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超生之比翼鳥-赤羽

 2015.03.18,下午老闆進公司開會前十分鐘,鳥弟飛回來了~~~
歡呼灑花轉圈圈~家裡的第一隻非四分娃啊~~
當初好猶豫到底要接青翼還是赤羽,結果阿玳接了青,
從此用鳥哥鳥弟喊他們倆O_O
由於青翼是阿玳的,於是扔在公司等明日寄出XD
第一次接AS的孩子,官箱處理得還不錯,比龍魂的好太多了(龍魂的某體開箱文待完妝再寫>_<)


恩...,跟上次買武器是同一個箱子(記得武器還綁得好好的好可愛)

 

開箱後是官服,從十月等到現在看膩了所以放旁邊(喂),然後有官髮跟小禮物


官髮一樣看膩了,暫時先扔旁邊



AS的睡袋,再次聲明,比龍魂的會刮身體的厚空氣包好太多了>_<!!!!!!!至少不用煩惱兒子睡哪了QAQ


安全帶綁得很好,出生卡忘記拿出來拍


千呼萬喚始出乃~鳥弟頭!!!其實,好像跟官妝不太一樣?沒有那麼艷麗?色彩也沒那麼漂亮,反而有種少年的FU,色調幾乎都是棕色的,嗯......跟那個看到膩想洗白重上的妝不太相同



乖喔~小受受來一張




耳朵的用色好像也不太一樣......我的小紅鳥變成小棕鳥了


這體妝真是讓我膽戰心驚,感覺好像很容易摸髒糊掉Orz...話說接回來才發現色差有多大,官方那鮮豔俐落的彩度回來粉嫩粉嫩的,根本就是未成年的小黃毛嘛XDDDD
好吧,官設故事裡也說了未成年的毛是黃的(攤手)



背羽的部分一直讓我覺得好像好好吃...



來張手爪爪~手爪爪好難穿衣服Orz



繼續脫,此時發生一個意外,鳥弟的臉,突然......




!?
!?
!?
還在地上滾了三圈!!!!三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口=!!!!!!!!!!!!!!
這是多麼的驚恐啊為什麼臉會突然掉下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崩潰)
鼻子都扁了T血T
實在是太驚悚了T____T


腳爪爪,褲子難穿.....................



爪子超可愛的跟喵喵的爪爪超像的啊~!!!!有一股想拿指甲剪剪爪爪的衝動(你住手>口<)



整裝之衣服好難穿,由於線太緊根本不想拆爪導致穿很久QQ
因為家裡兒子們都裸體(?)於是沒人出來迎接鳥弟....
其實也有點擔心兒子們能不能接受這隻鳥,畢竟鏡子跟觀觀認識那麼久了還一起住過一段時間,兩隻還一起百鬼夜行(?)過而11有自己的爸(?)雖然都不在身邊,但還是無法確定他們倆跟鳥弟會不會和諧,希望完妝後的老三可以接受鳥弟,反正你倆都山海經走出來的(合掌)


正面來一張之好少年的鳥弟啊~~~~~



少年鳥弟的煩惱之我家也有憂鬱小生(並不是設定不是這樣的)


說好的總受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抱頭)


當年鏡子變成攻,鳥弟你爭氣點啊Q血Q(背景太亂手動馬賽克)


真喜歡這套衣服(離題),我家鳥弟需要一之攻(握拳),我不會讓你變成攻的孩子囧!!!



補上官方設定

“聽說日前刺客來襲之日,炎帝陛下養的那只赤羽逃走了。”
“宰相大人此言差矣,當日那雀兒是陛下讓它走的。”
“華將軍何以見得啊。”
“那赤羽雖已在屋脊之上,若是陛下有意,不過區區雀鳥,下官還是能手到擒來。
”起身對著面前男子一鞠,“下官現在是禦前帶刀侍衛,至於將軍一稱大人且莫要再折煞下官了。”

傳 說炎帝宮中偏殿飼有一異鳥此鳥只一翼可展,只一目可視,似鳧般大小,
一身鵝黃的羽毛纖長尾羽乃帝王金紅之色,且周身皆有深淺相雜的雲狀斑紋,
平日拖著柔亮 似錦的長尾在巨大的籠中輕盈嫋娜地跳走時很是令人憐愛,
然而炎帝喜愛它的主因乃是夜幕降臨之後赤羽開始鳴叫之時,
不同於普通禽鳥的聲音赤羽的歌聲婉轉悠揚 帶著不知名異域的曲調,
在夜半時分總是能讓帝王憶起年少時那短暫的幸福時光……

“去•見•一•只•鳥?少俠您敢再有追求點不?雖說是炎帝鐘愛的雀鳥,聽傳言所說形貌也很是相似
,可是它在宮中夜夜鳴叫,見過此鳥的文武百官也不在少數,怎麼看也不過凡鳥而已,
青翼少俠切不要急功近利喲~”
被喚青翼的男子身材頎長,一身青色華錦點綴著暗金羽翼飾物好不華麗,雖面容俊朗可惜毫無表情。
聽女孩那般調侃他倒也不惱, “無妨,真偽一見便知。”說罷摸了摸女孩長著白色耳朵的腦袋,
“羅華把地圖給我吧,乖。”
梳理著被摸亂的頭發大歎一口氣“拿去拿去!哎,真是怕你了~”。
被羅華隨意丟過去的是一張羊皮卷,
里面巨細靡遺的畫著皇宮內的大小通路連各種花園小徑都沒放過,大到宮人排布,
侍衛換班的時間間隔。小至哪宮哪院哪時候會出來散散寵兒一類的淘澄細碎都寫了出來。
青翼細細看完後把地圖置於身側的蠟燭上點燃燒了,
羅華抖了抖頭頂的耳朵看著自己的心血被付之一炬也無甚反應,只是托腮看著他的側臉
“不能飛,不是還能滑翔的嘛~要不要搞的那麼麻煩。”
“我這樣去見他,也方便他這樣見我。”隨著一陣冽風拂過青翼就消失在了屋子里,
饒是羅華那般的好眼力也只看到些許青色的羽毛隨風中一揚而過。

…………………………………………………………………………………………

出乎意料的,青翼到了夜晚視力居然差得人神共憤,讓羅華哭笑不得。
站在宮牆外別無他法的羅華只好很義氣的叼他進去。到了偏殿過窗兩人化了人形輕巧落地。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有貓啊!!!”
“你們是誰?從哪里進來的!那只貓你,你,你是來吃我的嗎!”
看著籠中金紅色的比翼鳥驚恐的上躥下跳,羅華很是無語,先不說她不吃生的,
真要是朋友的同族她也吃不下口啊。
回頭看兩眼身邊的青翼依舊一臉的波瀾不驚且也完全沒有打算解釋情況的樣子不由無力起來。
“這孩子沒問題吧?怎麼看也不過凡鳥而已。”
她見的異族雖不算多,但見她怕成這樣的,他還是第一只。
青翼無言的盯著赤羽看了一會兒,化作一只流光浮羽的青色大鳥,跳到赤羽面前,
隔著籠子蹭了蹭他的脖頸,柔聲道:“閉上眼睛,去感受風,領會世間萬物的初始,
將精神凝聚起來想象自己本來該有的樣子,你並非凡鳥而是比翼鳥一族之赤羽,
天生有人的形態,你能做到的。”

不 知過了多久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赤羽感覺到視線的感覺變的和平常不一樣了,
原本巨大的金玲瓏,驟然感覺變得小了許多,全身的羽毛變成了錦緞的衣袍,
腳底 傳來地板微涼的觸感和突然改變的平衡感讓他有點措手不及,跌坐在地上,
看著自己五指的雙手他有點不敢相信原來自己是‘人’嗎?
“比翼鳥本體乃是一翼一目的形態加之鳥族的習性多是單腳站立。第一次化成人形,
平衡是很難掌握了,不過我們並非凡胎你很快就會習慣了。”

……………………………………………………………………………………

“你說我是你妻子!你腦子沒壞吧!我可是雄性啊!”
羅華也饒有興趣,“是啊~是啊~之前沒聽說你有斷袖的愛好啊。”
“原來你是斷袖啊~”赤羽不由的雙手護胸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青翼。
青翼像是習慣了一樣完全沒有搭理兩人,此時已變回人形的他坐在地上與同是人形的赤羽對視,
人形的赤羽一頭豔麗的火紅長發,嫩黃的衣袍系色紅色羽片的衣帶,不知是否是不習慣人形,
衣領微敞配上一張單純的面孔帶著別樣的嫵媚。
“比翼鳥一族的幼鳥都不分性別,成年進化以後才會不同。幼時絨羽皆是淡黃。
須進化重生,成鳥才會羽分青,赤二色。”說完順勢摸了摸赤羽的頸側,淡淡的笑了。

……………………………………………………………………

鑒於自己夜行視力差的驚人這一事實,青翼只好致信好友尋求幫助,
可是等了兩日來的卻是兩只小狐狸,正是好友的兩個小徒弟。
“師傅說劫持你未來老婆這麼高端洋氣的事情他不能參加深表遺憾,所以就讓我倆來替他。”
“赤羽現在還算是雄性。”
“不是幼生嗎?說不定哪天就變成母的了~你看織羽都變成帝女雀了~”
“織羽那個是雙重性格還能來回換呢,比翼鳥這個種族公母也能來回換嗎?”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
“有刺客,保護皇上。”

華 熙此時已經辭去將軍一職,但礙於炎帝的挽留,便留在宮中擔任禦前的帶刀侍衛一職,
青翼來襲之時正在帝側。只見青翼一頭長發,高高紮起馬尾,手執長刀緩步走 入人群,
那是一把充滿異域風情的長刀,華熙曾在苗疆一帶見過,不由的細細觀察起此刀,
那刀長三尺八寸、刀柄一尺二寸,是一把兼具了刀和槍兩種兵器優勢的苗 刀,
不過此刀與尋常苗刀又略有不同。刀刃面不出是什麼材質卻透著青色微光,
而且比他見過的苗刀都寬了不少。記得有種叫‘薄羽斬月’的祭祀刀,
比起戰場所見 更似祭祀用的。祭祀刀劍重奢華而輕實用,比普通兵器更加花哨重實。
如真是如此執長刀遊走在眾人之中,卻依舊戰勢不減氣息不亂,
看來這個青翼也不只單是個穿 越宮牆的輕功高手。擋在炎帝身前的華熙嘴角不自覺的鉤了起來。
“這位少俠好身手,又使得神兵利器。如此身手不報效國家卻做起了刺客著實是可惜了。”
墨昭見華熙對此人有招降之意,忽覺得有些不痛快,“何須與這等宵小之輩多言。
”說罷便提劍朝青翼斬去 。
青 翼並不理會,反手繞刀擋開墨昭的攻勢,就這圓轉,一個回身反擊。
青色刀刃眼看即將砍下墨昭的手臂,只聽‘噹’一聲一柄暗金色長槍擋在了他身前,
墨昭不由回 頭看去,這頭還沒轉過去,後領卻被人往後一扯幾個踉蹌退到了炎帝身側。
只聽後來之人聲音輕柔和緩,好似閑聊卻帶著不小的煞氣。
“看這刀是‘薄羽斬月’在下這柄長槍可巧正叫做‘逐日’。”
見青翼往後跳開,華熙微微一笑,槍頭一轉蹬地向前一幾跳突猛擊笑道,
“不知這日月爭輝到底是哪方造詣更高一籌。”

‘斬 月’形貌接近苗疆祭祀用的刀具,正如華熙所想是把不輕的兵器。
如此長度和重量青翼卻依舊甩的疾速淩曆,揮刀瞬間刀隨人轉,勢如破竹這功力可見一般。
華熙雖 能招招化解,卻步步後退,‘斬月’青刃一揮一個突刺朝華熙面門刺來眾人皆是緊張非常,
心不由的都懸到了嗓子眼兒,只見華熙毫不動容長槍點地,縱身躍起,
腳 尖輕點‘斬月’竟然借著一股巧勁,一個旋身打橫一腳踢向青翼的脖頸。
比翼鳥畢竟是以速度見長的種族,本能的抬另一手格擋卻依舊被這借力一腳踢得老遠,
回身 揮刀做腰斬之勢卻不想華熙早有動作,一個輕巧旋身挑槍一掃,
只見青翼臉頰血花飛濺,那一槍掃去竟是生生要了他一只眼睛。
饒是活過百年的青翼畢竟是異獸,平 日只是沐日月星辰活在世外幻境,
踏入人間不足半載,對上華熙這種曾曆經百戰的人中蒼狼還是稍欠了點火候。

忽 然青翼收刃,彈指間‘斬月’頓時消失不見了,還沒等華熙反應過來。
便踏牆躍上了偏殿的屋簷,從偏殿頂越過圍牆直奔禦花園而去。
見此這般輕巧的身形,詭異進 攻急戰宛若幽靈的手法的青翼,一旦竄入花園山石之間,
那便是他的天下他的戰場,任何人對之,只為祖上魚肉,盡情宰割。
華熙暗覺不妙,連招幾位身手也算利索 的侍衛齊跳上了屋脊,打算攔住青翼的去路。
…………………………………………………………………………

下 面的人看不見屋頂上的戰況只聽見衣抉獵獵作響,刀劍碰撞的金鳴之聲,
間或還有人從屋頂上被擊落下來,可見上面戰事激烈凶險非常。
只聽‘嘩啦’一聲偏殿屋頂 被一個重擊打穿了個大洞,剩下的幾人一同摔落到了殿內金玲瓏之上。
聽著外面激烈的打鬥本來就很緊張的雀鳥赤羽嚇得一口水噎在那里,
不停的翻著白眼捶著自己 的胸口,咳的差點一口氣憋過去,就駕鶴西歸了。
赤羽好不容易緩過來一抹怨埋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青翼,
見他和華熙打得不可開交也不擔心反倒開始喝起彩來。
“看刀,哎呀真是的這麼遠砍不到的啦,華將軍的是長槍一寸長一寸強啊!”
“你倒是躲啊,哎喲,行不行啊。”
“會不會打架啊!”
不 理會籠內赤羽嘰嘰喳喳的鳴叫跳鬧,青翼舉刀就朝華熙砍去,
華熙一個側滾翻身手中長槍順勢立起驚險的化解了青翼的攻勢,青翼見狀後躍欲再做攻勢,
不知是否因 為之前被華熙去了一眼失血之故踉蹌了一步,
墨昭本就有心參戰,卻因貴為王爺被眾侍衛擋在了身後難免有些憋屈,
見此大好時機突入殿內手起刀落將青翼握刀之手 齊肩砍下。
青翼吃痛跪倒在地,血沿著腰腹流了一地,猛的一把長劍穿胸而過,青翼瞪大了一雙眼睛,
不可置信的看著鮮血順著胸口劍刃奔流而下,抽劍一甩,血花 四濺,終於仰面倒在地上不再動彈,
血在地上肆意的蔓延開去,此番情景不用誰人去查看也可知道,此人是死的徹徹底底了。

墨昭一把將抓住殺死刺客之人的衣襟吼道“你殺他作甚?!人死了怎查他幕後之人?這事你……”
看到那人竟是華熙不由的把‘你擔當得起嗎?’這六個字咽了下去。
將隨手撿來的劍一扔輕巧的掰開墨昭的手,華熙有條不紊的整著衣領眼也沒抬的回道
“那人一路打來挖眼,斷臂,都沒吭一聲,不是個啞巴也是個死士。大人留他何用?”微一躬身,
“墨昭大人,以臣之愚見不能為陛下所用之人,自然也不能待到他日為他人所用。大人以為如何呢?”

墨 昭還沒來得急反駁就覺得腦袋一沉,有什麼東西踩著他的頭躍了起來,
抬頭一看竟是炎帝養的赤羽,原來剛剛的混戰中眾人砸壞了金玲瓏,
華熙躲刀的時候那一刀又 偏巧砍到了縛住赤羽的鏈子。
現在那解開束縛的鳥兒好似是驚嚇過度,鳴叫著到處又蹦又跳,
還不等炎帝發話幾個機靈的宮人,侍女就上前去撲赤羽。
可是畢竟是帝 王的寵物誰也不敢怠慢,要是傷到哪里他們有幾個腦袋都不夠。
眾人一邊追著去撲,一邊又小心的避著。
場面一片混亂,氛圍輕松的仿佛剛剛的一場血戰不存在似 的。
在眾人的驚呼中,只見那只赤羽強撲著翅膀踉踉蹌蹌的撲棱上了宮牆,
眾人皆知這赤羽一翼一目,且不會飛行,
此時它在高高的宮牆頂上左顧右盼一副上得去下 不來的的傻樣子,
讓炎帝不由的失笑,“來人,去把那傻孩子給朕弄下來。”
就在宮人們將梯子搬來的時候,不知從何處飛來了一只羽帶流光的青色大鳥, 停落在赤羽身側,
兩鳥互相依偎似愛侶之狀,奉命去接赤羽之宮人看著這對仿若仙境畫壁中出來的美麗鳥兒竟是呆住了,
抬腳險些踩空,屋頂鳥兒收到驚嚇展開羽 翼,
本應不會飛行的赤羽在青色大鳥的扶持之下竟也揮起羽翼,就在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