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賀文>十八歲的天空之~在地星深淵呼喊熊熊_ 贈夏依(二)

「這將是華麗的一戰。」特殊的儒家口音響起,紫衣人華麗不減風采優雅的手一擺,幽壑蛟龍順勢而起!

殺生斬業的佛牒,靜川怒吼的紫龍,當世名劍雙雙交鋒!佛中雷影、江水泓光,來往間是五行相生!眼中的殺,心中的怒,交會間更是無所披靡!

佛雷斬業、紫龍捲怒濤,絕招雙生,雙劍交鋒!剎那間,天上風雲變,波動的雲影中,一道白影急馳而來!

「住手啊!」

一聲住手,古塵出鞘,三口古世名鋒匯聚,頓時風雲變、天地盪,驚爆的劍流,傳出輕輕的碎裂聲…紫龍所襄珍珠散離,回歸闢商原貌!

「你果真是兇手!」殺生斬業的佛者,心死。
「為什麼真的是你?!」痛心、心痛,都不足以形容來人此時此刻的心情。
「劍中真相破!無奈。」沒有任何辯解,華麗的人並不否認,開口的,是令人碎心斷腸的——決裂。

碎了一地的心,滅了百年的情…疏樓龍宿,劍子仙跡……

三教先天各退一步,再呈蓄勢待發之勢!
「———————————!」再來呢?莊嚴的佛者說了什麼?
「————————!」華麗的儒門龍首,說了什麼?
「——,———————!」道貌岸然的道者,又說了什麼?

「他是我的好友,由我親手斬斷吧。」無奈,道者的口吻,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劍子,汝何必呢?」心疼,是華麗的龍首所不忍的,只是……
「你更是何苦呢?」道者唇角困難地牽起一抹苦澀的微笑。

「事以至此,出劍吧!」不見一絲悔恨,儒門龍首斂去所有情感。

光華散盡的紫龍、華麗偽裝的背後,是令人無法置信的真相…痛撤心扉。

最好的知己、最強的敵手,劍子仙跡、疏樓龍宿眼神交會,不再是談天闊地的笑語、不再是煮酒論心的豪情,只剩殺為求生而殺的紫龍、為救生而斬的古塵!無需輕喝的開端,頂峰的劍者,心知最佳的時機,劍端流影,惡戰再開。


╳    ╳    ╳    ╳   ╳   ╳   ╳   ╳

煙雨濛濛,一襲素潔白衣的道者佇立於豁然之境,雲霧氤氳,更是添增道者的虛幻飄邈。他是一如往常的仙風道骨、一如往常的冰清皓白、一如往常的超然脫俗、一如場長的,不染凡塵。然,雪白的濃眉卻是不如以往的深鎖、糾結著,連閉闔的羽睫,都似乎正輕輕的顫抖。

後來還有什麼呢?他不記得了。
亦或許,只是不願去面對吧!什麼時候,自己也開始逃避了?道者自嘲。
彼此之間,究竟只能如此嗎?我們之間…難道非要走到這一步?
他不能瞭解,也不知道該如何瞭解,
終究…他還是不懂龍宿的,是吧?
這情誼…豈真能說斷就斷…說斷就斷……

「龍宿…你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何可以如此輕易地………

時間,彷彿又回到了那一刻,那個讓自己絕望心傷的一刻。


╳    ╳    ╳    ╳   ╳   ╳   ╳   ╳


紫龍纏繞綿綿難脫身、古塵揮影渾然蓋天地,細密如深海無邊、又翻巨濤之劍;開閤若天地洶湧、瞬間靜止又捲狂雲之劍,
快、是快地越犀利無情的冷;穩、是穩地沉著混沌自然的定,他為穩若無間滔的劍而驚;他為快若光陰箭的劍而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