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贈文]誘‧龍劍遺補篇 by喵人喵語

「吾劍子仙跡最討厭被人壓在身下…」一個翻身,上下位置立即反轉,「好友知是不知呢?」

「呵呵,」龍宿輕輕摜住劍子的雪髮,將他往下拉,兩人的臉只在分寸之間;「汝可真會計較…誰上誰下又有什麼關係呢?還吾吧!」

「嗯?」

「自然是汝欠吾千年血蓮的報酬…」

輕一使力,再將劍子的頭髮往下拉,四唇相接,劍子睜大了雙眼;想要起身,卻被龍宿緊緊糾纏。

「龍…」正想說些什麼,柔軟甜美、卻富有侵略性的舌已闖進他的口腔中,肆無忌憚的挑逗他的唇舌;濃郁芳馥的香氣包圍住全身的感官,令人心醉神迷。

一陣長吻之後,劍子大大的喘著氣。

「你這是做甚?」劍子正想發作,卻見龍宿原本泛紅的臉,此時又更增紅兩分,眼中似有兩簇火焰跳動。

「汝的冷淡…讓吾好痛苦…」柔軟虛弱的聲音讓劍子怒氣削減,輕嘆了一聲。

他怎會不知?龍宿熱切的眼神,已這樣注視著自己多久了?他的病或許也有幾分是為了自己吧?

突然,似有什麼東西包圍住下身,慾望瞬間膨脹。

「這是?」劍子大駭,「快放手!」

「這可不行,」龍宿輕咬他的耳垂,「這一刻,吾已等得太久、太久了…」這聲音這眼神可沒有剛才的虛弱無力。

「你…」

在方才被吻得腦中一片空白之際,身上已被脫至半裸,想掙扎起身,卻被壓制住,動彈不得。尤其下腹傳來的灼熱感,竟讓他全身酸軟,無法反抗。

龍宿的吻在他身上留下了芳香的氣味與痕跡,綿綿密密往下腹而去。一陣溫暖潮濕裹住下身慾望,從未有過的感官刺激讓他不禁一顫。

「嗯…」不自覺的呻吟,讓他自己嚇了一跳;尋回僅剩的理智,劍子無力的出聲制止:「住手…」

「耶,別掃興…正是要汝嚐到最高、最美的極至快感…」

龍宿拿出一個精巧小盒,一開盒蓋滿室花香,舒緩了劍子焦躁緊張的情緒。

「這是吾心煩時所用的“薔薇雪花膏”;此物珍貴非常,但為了不讓汝受傷,吾可以慷慨使用…」

沾起白色的雪花膏,龍宿的手指竟直探他身後!

「住手、住手…」

「別亂動啊!」龍宿哄著說:「交給吾吧,這樣掙扎汝會受傷的…」

前所未有的屈辱感讓劍子咬緊了唇,眼前一片模糊。只覺身後甬道被闖進,雪花膏的滑膩讓入侵物的進出由艱澀變得順滑,由疼痛變得灼熱;一股奇妙感受油然而生,慾望感受越來越強。

龍宿送上了吻,已被刺激得神智逐漸渙散的劍子自然的回吻他;劍子未曾有過的熱情讓龍宿驚喜,趁機更進一步。

「聽吾說…吾將進入汝的身體,請忍耐…」

「唔…你說…進入什麼…?」還未理解龍宿的話意,下身撕裂般的痛楚,讓他倒抽了一口氣。「你…你對吾…做了什麼?」

「放鬆,吾只是隨著身體的想望…」

「你怎能…」一咬牙,雪睫一閉,眼角屈辱的淚水滑落。

「汝想讓吾心疼欲死嗎?」龍宿吻去他的眼淚。

「哼,若你會心疼,又怎會如此對吾?」頭一偏,躲過龍宿又想印上來的嘴唇。

「汝若不聽吾解釋,吾只好身體力行讓汝明白,疼痛只是極樂的開端…」

「少廢話,要怎麼做就快做,只要你快離開…吾的身體…」劍子失去了一貫的修養,對自己被龍宿如此擺佈十分懊惱。

「既得到汝的應允,吾就無所顧忌了…」吻了他的臉龐,「吾保證,汝決不會後悔的!」

進退之間,痛楚已逐漸麻痺,取而代之的是再度翻騰的快感,不由自主的回應龍宿的動作;呼吸已亂,輕輕的喘息與呻吟,更增添了床帳之內淫糜的氣氛。

越來越快的律動,說明了兩人即將到達最高峰。

「與吾一起…到達最極樂的境地…」

「嗯…」

一聲低吟之後,動作倏停,同時崩潰在無邊無際的空白之中…

****************

龍宿起身點上煙,斜倚床頭;淡淡煙霧與煙草味道充斥了床帳之內。將手掌伸入散亂在床榻上的白色髮絲中,突然呵呵輕笑。

「你這是在示威?」將臉埋在枕上的劍子出聲說道。

「不不,汝誤會啦!吾只是掩飾不住心中的欣喜啊!」龍宿俯身,親吻了劍子的肩膀。「這麼久的時間,汝一直都是吾的夢想;如今美夢成真,要吾怎能掩飾得了?」

「你是真病嗎?」劍子起了身,柔順髮絲由龍宿手中溜走。

「當然是真病…」龍宿由身後抱住劍子,輕輕在他耳邊說著:「為汝而病的成分大些…」

「明白來說,你是計誘吾囉?」

「耶,這麼說就冤枉吾了;吾可是病人呢!」

劍子下了床榻,拾起了散落榻下的衣裳披在身上。

「吾怎一點也不覺得你在病中?」

「面對吾所心儀的人,病也自然好了泰半。」

「嗯…」劍子若有所思,隨口回了一句。

這樣不專心的態度惹動龍宿的怒氣,俊眉一挑,將劍子拉進床帳內。

「真是無禮!在吾面前,不准汝想著別人!」

「喔?這麼說的話,沒在你面前吾就可以想著別人了?」劍子冷冷輕笑。

「汝…」方才的怒意全都洩了氣,龍宿嘆了一聲。「汝非得這樣折磨吾嗎?」

「這還不足以回敬你方才對吾的作為…」

「請原諒吾,吾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太想要汝…吾的心…全繫於汝身…」

「能讓高傲的龍宿說出這樣的話,真是吾的榮幸。」

劍子的冷漠的容顏像似冰雪消融,笑容猶似和煦春陽,龍宿的心不禁為之震動。

「汝…」

「如果吾怕你,吾會羊入虎口嗎?如果吾要拒絕你,你能得逞嗎?如果吾真要與你計較,你能這般擺佈吾嗎?」劍子穿好衣服,將雪髮攏在身後;「龍宿啊龍宿,是你計誘吾,還是你落入吾的算計中呢?」

「劍子…?」

「吾想確定汝對吾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愫…」劍子回過身,露出了純真無害的笑容,「這一局…是吾贏了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