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贈文]誘‧下卷‧疏樓西風 by喵人喵語

「劍子先生,這是蔘湯,這是百年雪蛤精,這是瓊華玉露…」

「仙鳳,吾已痊癒;不用再送這些東西過來了。」

「請您還是將這些東西吃了吧!這是我家主人的心意…這些只是順便為您準備的。」

「順便?此話何意?」這娃兒似乎話中有話…

「嗯…就是…」穆仙鳳說得有些為難,「唉,其實這些東西是仙鳳為主人準備的,只是主人要我帶一半來給您…」

「嗯?妳家主人是怎樣?這麼說來,也好幾日沒看見他了…」

「主人染上風寒…已病了數日了。」

「怎麼吾風寒剛癒,又輪到他…」劍子微蹙起眉,轉念一想,「你家主人沒叫吾過去探病嗎?」

「沒有。主人說劍子先生也是病體,不該這般勞頓;囑咐我別說。」

「這樣啊…」劍子沉吟了一會兒,「妳先回吧,吾隨後就到。」

「是,謝謝劍子先生。」

*****************

劍子飄然的身影果然來到疏樓西風。

「劍子先生。」莫言歆恭敬的喚了一聲。

「吾來探視你家主人。」

「劍子先生!」仙鳳過來相迎。

「這是吾豁然之境栽種的“驅風薊”;」劍子拿出了一束藥草,「拿去熬煮兩個時辰;這對風寒病情會有所助益。」

「是。」

「你家主人不便見客吧?吾先走,請他多保重。」說完便要走。

「劍子先生請留步。」仙鳳趕緊擋住他的去路。

「還有事?」

「先生既然來了,就請前往探視主人嘛!」

「這樣會打擾到病人休養…」

「主人臥病在床已經很寂寞了;劍子先生若去陪他一個時辰,不,半個時辰也好,主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這…」

「不為主人也請劍子先生成全仙鳳與莫言歆的小小願望吧!我們都很希望主人早日康復。」

看見穆仙鳳期待請求的眼神,劍子暗暗嘆了一口氣;這叫人怎麼好拒絕呢?

「好吧,吾就去探他;帶路。」

「是。」

來過疏樓西風幾回,早已不計其數;跟著仙鳳踏進了後院,才發現他這可是第一次進入龍宿的居所。穿過長長的迴廊,來到一座畫樓前。

「主人便是在此處修養,先生請進。」穆仙鳳屈身告退,「仙鳳為主人熬煮“驅風薊”,待會兒再過來。」

「嗯。」

劍子步步走近畫樓。輕推開門,寂靜無聲。

「好友,吾來探你了;」劍子以不輕不重的聲音說:「若是不便見客,吾這就告辭!」

「慢!怎麼一來就要走?汝是逃命嗎?」一向明朗的聲音如今虛弱了幾分,口舌上卻仍是不肯落於下風,「請進吧!」

一扇精雕的木門開了一個縫。劍子輕推,一股濃郁香氣揉合著淡淡煙草味,撲面而來,如麝如蘭,薰人欲醉;再細看,房裡雕樑畫棟,每樣擺飾都是珍品。在最裡面擺放著一頂烏沉木所製的床,淡紫色的紗簾讓簾後身影變得朦朧。

「好友,你的病看來比吾嚴重許多…」

「是啊…」龍宿咳了數聲,「真不知是何原因呢?」

「想來是到宮燈幃去,回程淋了雨吧?」劍子隨便猜想。

「吾想也是…」輕聲一嘆,「汝不讓吾到豁然之境,吾便到日日到宮燈幃去排遣無聊;前幾日,吾故做瀟灑的淋雨散步回疏樓西風,隔日便頭痛欲裂,連下榻都難…」

「哈!堂堂儒門龍首竟也染上風寒?這要傳至全天下儒生耳中,豈不成為一大笑柄?」

「好友,汝可真是會回敬吾…」

龍宿起身,倚坐床前;一縷髮絲掉落於紗簾之外,閃耀著珍珠般的光澤。瞬間氣氛變得有些撩人,劍子別過了臉。一向將頭髮梳理整齊、一絲不茍的他,竟也有這般模樣?

「你這才知道為何吾的病容不願讓人看見了吧?」劍子想要轉移話題。

「吾還是不明白呀!」

「嗯?」

「吾放下睡簾的原因,是不想讓汝為難…」

「與吾有關?」

「人說病容憔悴,而吾的容貌卻無憔悴之貌…」

「喔?」

「吾怕汝劍子仙跡會嫉妒吾的麗質天生。」

「容貌外表只是皮相,吾不會在意;吾比較擔心的是好友的體質是否異於常人。」

「被汝這麼一說,吾有點擔心呢…」龍宿的手伸出簾外,欲請劍子診脈。「可否請好友為吾診斷一番?」

劍子坐到床前,按上龍宿的手腕。

「咦?脈搏怎麼跳動得這樣厲害?」劍子雪眉輕蹙。

「好友為吾擔心嗎?」

一陣清風揚起睡簾,風停、簾落,將劍子籠於睡簾之內;眼前景色綺麗無比:紫色長髮披散柔軟的床榻之上,枕單被褥全都是柔軟光滑的絲緞,以金銀繡線刺上龍飛鳳舞,華美非凡;而龍宿俊美無雙的面容就在眼前。

「呵…」龍宿輕笑一聲,「汝的表情似是沒見過別人的寢房?」

「是沒有…」劍子觀望了一番,「你讓吾開了眼界…」

仔細一看病中的龍宿臉色紅潤,的確異於常人。

「許是虛火上升,遲遲無法消除;才熬得你纏綿病榻數日,臉色泛紅,頭疼欲裂。」劍子站起身,「為了回報你的血蓮,吾從豁然之境帶來“驅風薊”,已吩咐仙鳳熬煮;喝了之後應該可以改善病情。」

「哈!豁然之境中滿山遍野的雜草如何與吾珍貴的千年血蓮相較?」龍宿握住劍子的手;「若是吾要討回汝欠吾的呢?」

劍子雪眉一挑。

「病中的你,又能如何?」

「吾疏樓龍宿最討厭挑釁的語氣…」就在一瞬間,劍子已躺在柔軟的被榻上,讓龍宿壓在身下,動作快得不可思議,「好友怎能不知?」

「吾劍子仙跡最討厭被人壓在身下…」一個翻身,上下位置立即反轉,「這好友知是不知呢?」

「呵呵,」龍宿輕輕摜住劍子的雪髮,將他往下拉,兩人的臉只在分寸之間;「汝可真會計較…這又有什麼關係呢?還吾吧!」

「嗯?」

「自然是汝欠吾千年血蓮的報酬…」

輕一使力,再將劍子的頭髮往下拉,四唇相接,瞬間點燃情慾之火;只見紗帳中的人影交纏,漸漸地,逸出細碎的情慾之聲…

========U//////U========

「主人、劍子先生,仙鳳送藥湯來了。」

「進來吧!」

「是。」

推開房門,龍宿正斜倚床頭,抽著水煙。

「主人,您病體未癒,怎可抽煙呢?」仙鳳輕皺了眉頭。

「汝這娃兒,真是越來越嘮叨了…」龍宿笑說。

「主人,您的氣色好很多了呢,」穆仙鳳欣喜的說:「果然請劍子先生來看您是對的…咦?劍子先生人呢?」

「他已回豁然之境去了。」

「怎麼這麼快?我與莫言歆沒看見劍子先生離開啊…」

「劍子先生要走,連吾也留不住啊!」

「先生的性子有這麼急麼?」穆仙鳳歪頭細想。思考間,龍宿已將藥湯飲盡。

「仙鳳,汝先下去吧!」

「是。」

龍宿淡色眼眸微瞇,嘴角輕揚。

「呵呵,」他呼出一口煙,輕笑道:「汝這可是欲蓋彌彰呀,好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