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贈文]誘‧中卷‧ 豁然之境 by喵人喵語

「咦?」只聽見蜂鳴鳥叫,卻無半點人聲。「劍子先生不在呀?」

「是仙鳳嗎…」一聲虛弱的隔空傳音輕輕飄來。

「劍子先生?」

「有事?」

「主人請劍子先生移駕疏樓西風;主人親手燉煮千年血蓮,特請先生一嚐。」

「替吾感謝妳家主人的好意…今日身體微恙,改日再登門拜訪。」

「劍子先生病了?要不要緊?」仙鳳很是緊張。

「無事,修養兩日便可;妳回去吧。」

「是。」

************

回轉疏樓西風,穆仙鳳將此事一五一十稟明主人。

「喔?這可真是稀奇啊!」團扇輕搖,柔軟的儒家口音有著隱隱笑意。「若不前往探視,吾可枉為劍子仙跡的好友了呀!」

疏樓龍宿帶著剛剛燉煮的血蓮前往豁然之境。

**************

「好友,聽聞汝玉體微和,吾前來探視汝啦!」

一個熟悉的口音,一陣珠翠搖曳之聲、芳馥香氣襲來;龍宿提著血蓮直接進入了內室。

「好友,非禮勿入呀!你的守禮觀念真該加強…」劍子躺倚病榻,「吾的病容可不想讓外人看見。」

劍子顏色蒼白,一頭雪髮未綰,伸手放下了床榻前的睡帘;白色的紗帳分出了內外,劍子的身影隱約隱於其中。

「耶,怎麼說外人不外人的;憑汝吾這般交情,這不忒見外了?」

「就因為是知交,才不願好友瞧見;孔夫子所言:非禮勿視,吾可不能壞了你的名聲啊!」

「呵,那吾可要感謝汝了?」龍宿自顧自的往桌前坐下,「嘖嘖,汝這房間仍是一樣的…呃…簡單…」

「感謝好友的口下留情啊…」劍子笑了,「吾知曉你是想以“家徒四壁”形容吧?吾不會介意的…」

「寒酸小氣可由此得知…」團扇輕搖,「隔著簾幕說話還真是彆扭…」

「吾是為了吾的眼睛著想。」劍子正色說道。

「喔?」

「為了不讓極盡華麗的龍宿光彩所傷,寒酸小氣的吾只好這麼做了。」

「虧汝還是道教先天,竟也感染風寒、纏綿病榻;這要是傳了出去,恐怕淪為汝道門門生的笑柄。」

「難道你要逼吾殺人滅口?」

「殺人滅口?是指吾嗎?」龍宿輕笑,「呵呵,劍子此時若能逞兇,那吾是該恭喜汝病體痊癒?」

「好友若是來此與吾言語爭鋒,待吾身體痊癒再奉陪!」

「這不是下逐客令吧?」

「你覺得呢?」

「好吧好吧,吾是很識趣的;先將吾帶來的血蓮喝了,吾便回轉疏樓西風。」

「嗯。」

接過了龍宿手中盛著血蓮的碗,劍子慢慢的將它吃完。

「吾該怎麼回報好友呢?」

「千年血蓮?」龍宿笑說:「此物珍貴非常,恐怕不是寒酸的劍子可以回報的呀!」

「唉,吾就說不該吃龍宿大人的東西…」劍子嘆了一口氣,「人說“吃人嘴軟”可一點不假…」

「這麼說好像吾別有所圖?」

「吾確實是嗅到你別有所圖的味道。」

龍宿笑著以扇掀起了睡帘,接過劍子手上的空碗。

「既然汝想回報,那吾提一個條件如何?」

「千年血蓮換一個條件?」劍子輕笑,「就不知血蓮珍貴到什麼地步?」

「吾要…汝!」

看著眼前龍宿俊美無雙的面孔,美麗的淡色眼眸似要把人吞噬;劍子怔楞了一會,笑答:

「在疏樓西風看門灑掃,已有莫言歆、排憂解悶也有穆仙鳳;吾劍子仙跡既不會看門灑掃,也不懂排憂解悶…好友要吾做甚?」

「汝這麼說倒也是實情…那麼吾算汝便宜一點…」龍宿欺身靠近劍子臉龐,「吾就要汝一個吻…」

當四片唇瓣若有似無的觸碰,劍子一揚手,掌風輕推開龍宿數寸,捲起紗簾重新隔開兩人。

「好友說的條件怎麼都這樣奇怪?吾累了,請好友自便吧,恕吾不送。」

龍宿站起身,看著背過身的朦朧身影。

「好友好生修養,吾會再來探汝。」

「不敢勞動龍宿大駕。」

「哈哈哈,」龍宿將珠扇負於身後,大笑說:「那麼血蓮的報酬就讓汝先欠著吧!」






< !--END 新聞標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