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刀魂同人>落花----終章

「沖田先生…你為什麼會開使用劍?又為了什麼要變強?」決心不再圍繞著那可怕的話題打轉,市村鐵之助提出他隱忍許久的問題。
「我是為了自己報仇…可是…即使有充分的理由…我也無法!」他助咬了咬下唇,下定決心似的脫口:「殺人!」

那令我…全身如火焚般的…感情……
令全身僵硬的絕望——

「……」無言,沖田總司轉頭看著市村鐵之助。

「你曾經告訴過我,為了使自己變強而全身瘀傷,甚至殺人…你究竟……是為了什麼?」如此強烈的執著,市村鐵之助無法了解,沖田先生,究竟是為了什麼?如此拼命的不斷訓練自己,即使是殺人,也毫不手軟。


『只能怪那個人運氣不好。』
『不是遇上假扮"正義浪人"的我,而是拔刀向新選組的沖田總司挑戰。』

『不能怪你,怪只怪…他自己運氣差!』
『如此而已。』

殺死一個人…竟然只有"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如此而已……當時沖田先生的這句話,語氣輕鬆的,令人不寒而慄。

那一次的對話,深深的震撼了市村鐵之助單純善良的心。

沖田總司看了看市村鐵之助,知道要是今天不給他個答案,這問題仍是會延續下去,也許是明天、或下一個明天,總有一天要回答,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

該來的總是會來。

輕輕嘆了一聲,有些無奈的搔搔頭,眸光再度飄向繽紛花雨,沖田總司緩緩道:
「我的回答也無法解決你的疑問。」語重心長的,「我幫不上你的忙。」
頓了一下,他歛下羽睫微笑著「為什麼要用劍、為什麼想變強?」
「我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由。」
「在別人眼中看來…自己的理由或許會很無聊、幼稚。」
「你不用操之過急,慢慢想……」
「不斷的去思索、尋找…否則——」


沖田總司話語尚未完盡,下一秒便被市村鐵之助的一記驚呼徹底打散。

「啊!辰哥!」

「真是的,人家正在跟你說正經話……」眼看某人已心不在焉,難得正經的人只好低低的唉怨著。

不遠處市村辰之助氣呼呼的迎面跑來,就定位之後!
「沖田先生!真是對不起,居然讓這小子這麼晚了還來煩你!」他不好意思的笑著道歉,空著的雙手順勢抓起自己親愛的弟弟。
「才不是!是沖田先生他!」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市村鐵之助還是不滿的揮舞雙手,抗議老哥的隨便冤枉。

「你還說,快跟人家道歉!」一口認定是弟弟跑來麻煩人,市村辰之助直接將市村鐵之助的頭壓低,兩人頓時形成九十度彎腰鞠躬態。

火的是兄弟檔各具因素的打鬧,惹的是在旁觀望的當事人笑聲連連「阿辰,你真的誤會了啦,是我請小鐵過來的。」
有餘性節目雖然好,但還是要適可而止,沒必要的誤會就讓他去吧!

「就是嘛!」一聽到有人聲援自己,市村鐵之助馬上盡全部力量掙脫頂上哥哥的控制,可惜他才自由沒多久,馬上又被市村辰之助拖著走。

「就算是這樣現在也已經很晚了,你不要在這邊刁擾人家,人家也是要休息的!沖田先生,我們先走了,晚安!再會!」

「沖田先生~~~再見~~~~~」縱使有千百個不願意,市村鐵之助仍是毫無反抗的餘地,就這樣被拖著離開……。

「阿辰、小鐵,明天見囉。」已經笑到彎身捧腹的人直挺正身,唇角弧度恢復完美的勾勒,沖田總司揮著手目送兩人離去。


熱鬧過後,趨於平靜。總是會帶點空虛,帶點無奈,偶爾,還會摻雜些許惆悵……


待他們遠離後,沖田總司臉上的笑意漸漸和緩。

——為了什麼———?
小鐵方才的問題……

「如果我說出來…」
「你一定會覺得可笑吧?土方先生……」

喃喃的,是承述給自己聽,也是心底久遠記憶的思索。


╳    ╳    ╳    ╳   ╳   ╳   ╳   ╳


那夜,落花依舊。灑落漫天花語,舖下一地的闇紅。淡淡馨香徘徊在空氣中,和著灰曚的夜色、傾囊而出的銀色月光,帶點悵然、卻又是銀灰色的詩意。
那夜,他獨坐在長廊下,兀自凝視那散著淡香的翩然,卻是思慮澄澈,點綴人兒微揚笑靨。
那夜,碎瓣旋落翻飛,舞過他的身、舞落在他的髮上、肩上、斜跪坐的膝上,人兒卻是豪不在意的任由花兒輕撫,沾染滿身櫻香,落了淚。


——從今而後,你是你、我是我,我們仍然是最佳的戰友、最了解彼此的搭檔,只是那多餘的情,將收斂。——







——山巔之月,矜持坐姿。——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在這花月之夜。


——懷擁天地的人——


你是否也和我同樣做著相同的事呢?懷抱屬於彼此即將葬去的情,享受這綿密而悠遠的……寂寞。


——有著簡單的寂寞……——







——花開,是為了等待落地的剎那;花落,則是為了將那繽紛嵌進你的心底。




─END─





.....咱討厭奇摩的字數限制=____________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