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魂同人>落花----章八

「沖、沖田先生!」怎麼今天老是在沖田先生面前出糗啊?紅潮湧至雙頰,市村鐵之助百思不解的垂著腦袋瓜逕自走向案桌將泡好的茶放上。

土方歲三這時也側著起身來,不過卻是背對著沖田總司跟市村鐵之助,他從懷中掏出不離身的煙管,沒有點火,只是無聊的含著,然後下了一個萬年不變的結論:「冒冒失失。」


— —╬
市村鐵之助茶杯才剛離手,馬上就聽到新選組內部那位坊間流傳言表裡不一的魔鬼、披頭散髮的流氓——土方歲三,出自內心真心真意萬年不改的終極評語,瞬間有一種被大石頭砸扁的挫敗感,整個人被重擊在地。

「土方先生真是太過分了。」雖說是在替市村鐵之助打抱不平,然沖田總司的表情卻是一派的笑容優雅。
看在市村鐵之助的眼裡,實在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    ╳    ╳    ╳   ╳   ╳   ╳   ╳


「居然被趕出來了……」背對土方歲三房口緊閉的紙門,市村鐵之助自認倒楣的摸摸自己可愛的後腦杓,眼角還不忘瞄瞄身旁那個罪魁禍首。

同樣是背對著土方歲三的房門,沖田總司抱著柴造,臉上表情依然是笑咪咪的,跟市村鐵之助的苦瓜臉比起來,有著天壤之別的不同。

土方先生真是太小氣了,人家只不過是想看看土方先生在寫些什麼,多多觀摩、多多學習而已呀!

不過真是好險,沒讓土方先生發現豐玉發句集在人家手上。

「小鐵,去我那邊坐坐吧!」心念一轉,沖田總司轉頭對著發愣的人招招手,也不管人家搭不答應,踏著愉悅的步伐率先離去。




是夜,月兒柔柔的灑下銀白,伴隨著點點疏星,帶些絲絲的寒,夜風沁人心脾。
夜櫻飄飄,幾許夜蝶翩翩,隱約還可聽聞細細巧囀、唧唧蟲鳴。

屯所內部沖田總司房門前的和式長廊下,一大一小人影相併而坐,時而笑鬧喧囂、時而寂靜沉默,若是仔細聆聽,有時候還能聽到『噗嘰噗嘰』的抗議聲,雖然機率不大。

「小鐵,你瞧,屯所內的櫻花,很漂亮吧?」像是有點兒迷眩,沖田總司柔柔的問。

「如果是幾日前的盛開之景,才是最漂亮的呢!」櫻花飄零,總是帶些感傷。

「呵……」沖田總司低低的笑了,隨即道「傳說,櫻花樹下,埋葬了屍體唷。」飄遠的眼神,像是望著櫻樹、也像是望著遠山。

「我知道喔!」市村鐵之助高興的指著其中一棵櫻樹,並驕傲的道出自己打小聽聞的傳說:
「傳說,櫻花樹之所以會開的那麼漂亮,是因為在樹底下埋了屍體,樹根吸取了屍體的血液,轉換成自己本身的養分,才能夠開出……那麼漂亮的櫻花。」說到最後,市村鐵之助不免有些害怕,畢竟那麼美麗的櫻樹居然是以這種形式綻放,不管怎麼想都覺得有些怪怪。

「再美麗的櫻花,終究飄零,飄下這樣一片的花海…」頓了頓,沖田總司又道:
「回歸春泥、回歸大地,或許…就是在感謝、回饋施血者的給予吧!」讓身埋在樹下的人,看著汲取自己血液而耀眼的櫻花,飄落,而那紅艷,也終將回歸自身。

還有什麼是好留戀的呢?即使是壽命甚短的櫻花,都能毫不猶豫的舞落,即使凋零,也以最令人心疼、不捨,卻又流連忘返的姿態殞落,還有什麼,是比綻放過後的灑脫更令人印象深刻、難以忘懷?

「沖田先生怎麼突然提這個?」市村鐵之助不解的偏著頭,沖田先生突然提起這毛骨悚然的傳說,該不會只是為了嚇嚇自己吧?

「沒什麼…有感而發而已……」

有感而發,是感受到了什麼?又發自內心了什麼?
這場花雨,落的太美、太淒、太懾人,讓自己……在一天之內完全洩漏一切、也明瞭那人……

心心念念都是他,這段情感……該怎麼了斷呢?

還是像土方先生說的那樣,"這樣就好"?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畢竟這情感…並不是一天兩天,兩人都明白,那是日積月累的凝聚在心,像是細水長流般,想斷,也不易。


——埋入深深的回憶裡吧!讓那刻於骨、銘於心的情感,連同這場花雨,一同葬去,這樣,我才能微笑的——毫無破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