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魂同人>落花----章三

沖田總司漾著淡紫的眸光注視著土方歲三的陰暗,突然有點懊惱自己哪壺不提開哪壺,殊不知那人的心思早已轉移到自己身上。

沉默悄悄的蔓延,花雨依舊。

土方歲三斂了斂心神,失神的瞳眸好不容易找回了焦距,映入眼簾的影像卻是那人不知何時皺在一起的小臉。

他伸手揉揉總司柔軟的秀髮,愛憐的輕嘆。

「你不用擔心那麼多,身體顧好比較重要。」

總司的身子幾乎可以說是一天比一天要糟,他很擔心,也很害怕…很害怕哪一天,總司會像母上那樣……痛苦不已的姿態…倒在血泊裡,再也醒不來。

他挽回不了總司的純真、挽回不了他的健康,這些都是…

成為『鬼之子』的代價啊……。

即便如此,他還是希望自己能為總司做些什麼,他已經,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尤其是眼前這個,幾乎是讓自己養大的人。

「土方先生……」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呀!可不可以請你…別再把我當成孩子般看待了?
看著土方歲三的關懷,沖田總司只是感到一陣的心酸。

你還是…不懂嗎?我要的…早已不只是這樣了……

他微笑著,秀麗絕輪的白皙臉龐漾著一如往常的溫柔,卻又帶了點不易察覺的苦澀,隱藏於眼底深層的悲痛,亦是那麼微乎其微的要人忽略。

土方歲三向來就不是粗枝大葉的人,對於隊上事務更是敏銳,更不用說是隊士的異狀了。自然地,也察覺了那總是揚著溫柔的笑顏,有些奇怪。
明明就是那般的微笑,總司時時刻刻掛著的,現下,卻又有些古怪,他說不上那怪是在哪,但就是覺得不對勁。

「沒事吧?」沉著臉,他不安的問。

「我沒事的。」被察覺異樣的人有些心虛的笑了笑,隨即對著對方那難看到連鬼都會被嚇到的臉色撒嬌道:「土方先生,你不要哪麼嚴肅嘛~人要常笑!才不會提早老化呀~」

沒事嗎?真的可以沒事嗎?天曉得我是多麼得希望、多麼希望讓你知道我的心意。但是我不可以、我不能說,只因為…我害怕自己那像不定時炸彈的生命…隨時會引爆……

土方先生啊…我是不是可以自私的,讓你自己來發現呢?
讓你自己來發現,我如此貪圖著你的溫柔的原因,僅有如此…
才能稍微壓下我那不斷湧至的愧疚。

聞言,土方歲三好看的劍眉卻是蹙的死緊。很是不滿人兒將自己的關心轉成玩笑般看待,卻沒發現,那飄忽不已的心傷。

「欸~皺眉也不好,會生皺紋的!」

「總司!!」

「唉呀!生氣了氣了~」

「總司!唉…我該拿你怎麼辦。」將柴造回歸伊人懷抱,土方歲三搖首嘆息。低低的,充滿了無奈。

「……」沖田總司不語,也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注視著眼前的深色身影。

又是這種眼神,這種…專屬於自己的溺愛神情,他是高興的、應該要高興的,但是…這眼神,十幾年來,始終如一啊!
突地,他有一種好想哭、好想哭的衝動。無奈,那名喚為"淚水"的東西,早就在好幾年前,遺落在某個地方……

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土方歲三伸出空著的雙手,靜靜的,看著那花飄至自己的掌心,一個傾斜——回歸大地。


就是那一刻,花兒落地的瞬間,沖田總司像是懂了似得笑了。
那笑,幾乎可以跟偽裝畫上等線。

屬於他的面具…不能破裂、不能破裂!

「我先回去休息囉!」掛著最熟悉的弧度,將肩上的大氅折攏了交還,沖田總司鎮定的迴過身,優雅的邁開步伐。

是的,他懂了。土方歲三無言的舉動,讓他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土方先生不是不懂呵,就是因為土方先生懂,才會如此的對待自己啊……
他們之間,不是不說那字,是不能說啊!
綁住彼此的東西,太沉重、太沉重了。
沉重到他們無法擁有選擇的機會,沉重到連自由,都是無法說出口的禁忌。

他是懂了,也知道土方先生一值都懂。
多年以來的不安,總算是平復了,
只是…那碎了一地的心……該怎麼拼湊起來呢?他少了好幾塊啊!

殘缺不齊的配件…只能拼出……殘破不堪圖案。

沖田總司,其實並不堅強、一點也不堅強,
只是不明白而已…就像自己的病一樣……
即使明白了,這也是一件"不可以說出來的事"。

是吧!土方先生?



——潛在心底最深沉的悲啊…掙扎著多年的痛,像是細繩般的糾結纏繞。
髮長長、思長長,藍紫色的幽光反映著心——千瘡百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