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魂同人>落花----章一

——花開,是為了等待落地的剎那。


那天,櫻花謝了。灑落漫天花語,舖下一地的櫻紅。淡淡馨香徘徊在空氣中,和風細細呢喃,帶點悵然、卻又是粉色的詩意。
那天,他佇立在櫻花樹下,兀自凝視那散著淡香的翩然,卻是千思萬緒,纏著人兒百轉千迴。
那天,碎瓣旋落翻飛,舞過他的身、舞落在他的髮上、肩上,人兒卻是豪不在意的任由花兒輕撫,沾染滿身櫻香,失了神。


╳    ╳    ╳    ╳   ╳   ╳   ╳   ╳


一名男子獨自呆立在一顆櫻樹下,他身著一件稍嫌寬大的潔白浴衣,藍紫色的長髮泛著淺色的流光柔順的平躺在人兒身後,並在末梢繫了個小結。他望著櫻樹,卻沒望進櫻樹,唇角勾著看似微笑、又是有些怪異的弧度,單手無意識的對著懷中的粉橘豬捏啊捏,對於那顆圓軟包子的抗議完全無動於衷。



土方歲三走近人兒,一看就是一幅美人望春……對不起,是呆望落英圖。要不是聽煩了某個不盡責小姓囉哩八唆的碎碎唸、外加不少隊士經過自個兒房門口時的交談:
『副長~沖田先生的樣子好奇怪喔!』
『沖田先生是怎麼了?一直杵在那不動,叫也叫不應。』
『副長!沖田他怪怪的啦!』
『左之助你太大聲了啦。』
以及…
『阿歲~總司他不理我啦~~』
…某個哭的亂沒形象的局長。

諸如此類的干擾逼得他不得不放下手邊正進行的風花雪月…欸,別亂想,所謂風花雪月,自然是指文人雅士那一套。
親自出來看看這似乎是站有一段時間的人。

是說,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開始傷春悲秋了起來?

……。

不,不可能,這完全沒有文學造詣的人,他寧願相信他是發呆到渾然忘我。


——粉色的落英紛飛,持續不斷的飄旋著。就像是我的心,觸不到歸宿而起起伏伏。


時序已經進入暮春了,天氣雖不算寒冷,但仍透露著涼涼的水氣。

他到底站了多久?

土方歲三摶著眉,縱使有滿腹的疑問卻仍是不失溫柔的輕輕拍去附著於人兒身上的花瓣,並為他披上自己的玄色大氅。只是……那被動手動腳的人,似乎完全沒注意到,依舊呆呆望著眼前的櫻樹。

「咳…。」乾咳幾聲,土方歲三試圖喚回人兒渙散的意識。

「……。」沒反應。

「總司?」輕輕一喚,語氣雖柔,仍是含有凜然的肅穆,足以令人不寒而慄。

「……。」還是沒反應。

「……。」

人的耐心有限,尤其是當你正興致昂然做著自己最喜愛的事情卻被打擾的莫名其妙之時。

決定,是最後一次。「總司…。」

壓低的沉重嗓音,是某人耐心潰堤的邊緣,只因眼前那麗人的——痴呆貌!

⊙◇⊙!!!

突來的電流通過全身,沖田總司纖直的身子沒由來得一震,肩上的大氅險些要落地。反射性的拉上那差點滑下的柔軟布料,卻在認出那布料的擁有者時怔愣了下。

「嗄?嗄嗄?!土方先生!」短路的線路總算是接通了神經,某人的知覺終於開始運作。


看來這招相當奏效。


「你在這裡做什麼?」順手接過難得在總司手中慘遭虐待的粉橘豬仔,因這等小事還被打擾既而挖出來解決的土方歲三老大不高興的對著豬仔揉啊揉。

「我在學土方兄你吟風弄月呀!啊啊~不要欺負柴造!」某人很順口的接下,完全選擇性遺忘方才自己對豬仔施展的酷刑、自動忽略來人下意識的白眼。

「吟風弄月?」土方歲三當下一愣,眼神古怪的看著沖田總司。

總司是怎麼…莫非……?!

「好啊,總司!東西交出來!!」翻臉翻的比翻書快,土方歲三一貫持有的沉著穩重瞬間消失的蕩然無存,繼而轉成熊熊的怒火翻騰。

吟.風.弄.月?!好個吟風弄月!
還在想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跟他出口成章,懷疑的態度讓他馬上想起上次那件鬧的不小的風波。然事後其他隊士只要一看到他就會莫名其妙散發出那種閃亮亮的崇拜眼神更是令他全身上下感到不自在,至今想起,仍是會雞皮哥搭掉滿地。


……追根究底,都是這傢伙的錯!

只不過…他真的懂得什麼是『吟風弄月』嗎?━_━|||

「呃…阿哈哈……」被發現了!!沖田總司尷尬的陪著笑臉。可惡!土方先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精明!
(嵐:土方先生不是本來就很精明嗎= =a)

想辦法想辦法…
沖田總司!你要是想看到明天的太陽就趕快想出一個話題來帶過。
他在心裡告誡自己。

只見沖田總司漂亮的眸子機伶的轉呀轉、東飄飄西晃晃。
半晌,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開口:
「土方先生,我是在想…藤堂兄最近好像有點怪怪的呢。」趕緊呼攏過去,現下最重要的,就是轉移土方先生的注意力!

「嗯?」

大魚上鉤了 ̄▽ ̄。

「以往藤堂兄就是最討厭出差了,每每有類似的工作都馬上逃的遠遠的,但是……」但是這次卻是立刻自願出差。

「……我知道。」土方歲三沉下氣,墨色的瞳眸顯得更是凝重。不可否認,山南的死,帶給內部很大的動搖,尤其是對於那三人的打擊……。

所有的人都怨,怨山南的死、怨自己的無情。
那無法說明的真相,自己只能默默的背負著,一併接收所有人的譴責、怨懟與傷痛。

彌補啊…何嘗沒想過呢?

只是,到如今,他還能彌補什麼?還能留下什麼?
是自己過於自負、是自己過於改變,才會讓山南…死了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