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2004聖誕賀文—樹與盆栽的對話<完>

周圍的聖誕紅們無聊的和著音樂哼著歌。

一派的自若悠閒、一派的祥和寧靜,以致於完全沒有植物去注意到那些小小聖誕紅們發生了什麼 事。

直到悠揚的歌聲從教堂中裊裊而出,他們才驚覺,夜,更黑了。

月亮莫名地消失了,顯得星星是特別明亮,就像不久前閃著流星雨的夜晚般炫麗。

空氣飄散著絲絲的寒,雖不噬人,但在夜晚也夠刺骨。


——時間,在聖誕樹與聖誕紅之間輪轉,在漸漸消散的人群中倒數。


原本在廣場上嬉戲的孩子們被父母以聖誕老公公的禮物利誘下乖乖的回家了,散步或坐著閒聊的 老人家也笑呵呵的緩步離去,街上的商店暗了幾家,青年也漸漸稀疏。

廣場上依舊燈火通明,唱詩班的孩子似乎得唱過十二點。


是的,很晚、很晚了。


「吶,真的是平安夜了耶。」松柏望著天空靜靜的說,身上的家當依舊閃耀。

他真的、真的好希望能下雪喔!

「是啊,你可以試試看聖誕老公公到底有沒有來。」臉上是掛著微笑的,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帶著濃

濃的諷刺笑意。


時間越晚、夜更黑,這傢伙就越刺眼了。━_━a


——所謂的記仇啊,莫過於如此了。


「咦,聖誕老公公早就來過啦 ̄▽ ̄。」所以說好可惜好友他剛剛沒看到嘛>ˇ<ˇˇˇ。

「……。」不想理他。


沉默,再度的展開。這回,他們全心的聆聽,聆聽細細鳥鳴、聆聽蟲聲唧唧、聆聽幽幽琴音,聆 聽柔柔嗓音。


一首曲子完畢,鋼琴轉了個調,又一首優美詩歌飄逸,樹與盆栽隨風而起,任著北風輕撫、邀約 起舞葉聲颯颯,燈光效果更是一百分…是說,聖誕樹真是太閃了啊啊啊啊啊啊。


『平安夜』在最後一小節的琴音殞落後,立刻換上連綿柔和的『Who would send the baby』。

「聖誕快樂。」聖誕紅輕輕的說著。

隨後小小盆栽們也跟著唱詩班的孩子合聲了起來。

「聖誕快樂。」這是聖誕樹。在『耶誕鈴聲』這條曲子響起時說的。



——明年,我們還會是這種模式吧?永遠鬥不完的嘴、吵不完的架。



即使有人離去了,還是會有新的同伴出現。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總是有新的事物引誘著我們去挑戰、去習慣。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日子還是要照過。

記憶會模糊、會遺忘,回憶會美化、會消失,我們還是要珍惜當下、把握當下,直到某一天,我 們會笑著、笑的溫柔、笑的燦爛、笑的心酸、笑的悲傷。

我們會道盡過去的想法,會嘲笑過去的自己、諷刺過去的自己。

會笑著笑著就哭了,那是莫名的淚水,不悲傷、也不快樂。

沒有任何意義,那是平靜的心湖,激起的少少水花,只是在告訴我們,大家都變了,無論變的是

好是壞,都是成長。既然選擇了,就終生不悔,這是自己所選的路。

聖誕樹會倒下,也許是十年後、或二十年後。

聖誕紅會枯萎,也許是明天,或第二個明天。

但是至少,在屬於自己的日子,發光、發熱過。


——『聖誕快樂!』

歌聲飄邈中,他們是這麼說著。



—灑狗血的全文完 2004.12.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