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旅程—歷程

潔白的海浪反覆拍打著金黃的沙灘,奏著細碎卻又厚實的獨特旋律,沙鷗盤旋,不時擺動那小小的頭盧,以精銳的視力尋找著浮游於海面的獵物,所定目標,身子一擺,以雷霆萬鈞之勢倏地由天空衝入海面,緊接著銜起一尾因不甘心而努力擺動身子,卻怎麼也逃不了的魚兒納入口中。鳥語紛紛,碧海晴空......

沙灘上,一幢歐式平房坐落於此,聆聽著風鈴不時敲響,人群往來之絡繹不絕,由此可知。

這是一家寵物咖啡廳,顧名思義,除了品飲餐點應有盡有,只要不是客人養的,店內預留,以及招牌御用之外,其餘看的到的ˋ摸的到的,包括店門口的小花貓ˋ櫃檯上的眼鏡蛇ˋ窗戶旁的小老鼠ˋ屋樑間的鳥兒ˋ造景魚缸裡的魚跟旁邊的烏龜,以及朽木裡的白蟻......等,只要意者出價,達成共識,客人滿意,老闆高興,隨即可以將之帶走,而這家咖啡廳,也收容了不少流浪至此的動物,並且清洗梳理的乾乾淨淨,全數成為店內產品。這裡......就是所謂的,寵物店。

被老闆收留,也有2年多了,終究是忍受不了家裡的明爭暗鬥,終究是忍受不了大人們的阿諛奉承,離家出走。

鈴──鈴──鈴───
風鈴奏出清脆的聲響,同一時間,老闆渾厚的招呼聲也隨之起舞。

收回神遊的思緒,梳理貓狗的動作也隨之停擺,繼而斂起了臉上的慵懶,轉換精明。

「老闆!」
突然,宏亮的叫喊像是碎裂花瓶掉落般的打破一室的悠閒,像是意識到什麼,聲音的主人旋即噤口。

撫了撫厭惡吵鬧的耳朵,將半長不短的黑褐髮隨意束成一個馬尾......是新的客人吧,不懂得店內要求的安靜和諧氣氛,至少...我是這麼想。

他背對著我,絲毫沒有找位置坐下的樣子,像是貓兒般的充滿了好奇心ˋ像是新生娃娃對四周的一切充滿的新奇,努力的想攬獲全部,一刻也停不下來的屏息張望著,是個小孩吧,那個身高......

「小弟......你到底要坐哪?」
似乎有點頭疼的跡象,他不坐下來我怎麼工作?

像是受到了刺激,他很迅速的回頭「什麼小弟!我已經21歲了耶!!」開罵......

哦......似乎還有點火冒三丈,這樣就生氣?有趣......不過,這人怎麼好像有點眼熟?

「嘎────!!」語畢,意外的他安靜了

我們就這樣不明所以大眼瞪小眼的僵持著,四周的水分子凝結著緊張,空氣中瀰漫著詭譎。

「靳宇......?」他試探性的輕喚。

挑了挑眉,我的訝異盡收眼底,怪了,這五短身材的小......不,大人,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咦咦!靳宇,真的是你耶!」
他興奮莫名的壂起腳尖,下一秒雙手已經扯緊我的衣領,逼迫我不得不傾身。

這時才開始正式的打量他,這聲音ˋ這怪頭ˋ這嬰兒肥ˋ這身高差距......「不是吧......」
怎麼...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就是!就是!!」
他的瞳眸睜的出奇的大,閃閃發光的程度要比剛製造出來的十元硬幣閃亮的多。

「我的天......」天啊,頭真的劇烈的痛了起來,反射性的將手掌平貼額頭,滑落五官,消失已久的記憶中浮現一個模糊的短小身影......冤家路窄,難道這是命嗎!?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耶!」他說。

為什麼,他完全沒有成長的跡象?
除了高了那麼一點點ˋ
曬黑了那麼一些些,
其餘的,根本完全沒變嘛!!小孩子的特權!?

「自從我畢業後,我們已經五年沒見面了耶!!」

我很明白的確信,他,一枚詭異的生物,一隻被我喚做老頭的沒威嚴鯊魚,現在狀態:興奮異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