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旅程—緣起



蔚藍的天空襯著幾許白雲,南風輕輕吹拂,塑造雲彩幻變,遠處的東方染上絲絲霞色,正緩緩的擴散。
偶爾,成群結隊的鳥兒畫過天空,殘餘細細巧囀;偶爾,行經的飛機勾破雲彩,佈下雪白風道。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一如往常的悠閒......

下午四點,小學生的放學時間,天空已稍稍微幽,然而,打亂氣流協暢的卻不是小朋友們一如往常的喧鬧,而是喃喃自語的抱怨,和著夏日的低喃。

「煩死人了,大少爺的生活!」
書包單手勾在背後,無聊的踢著一路上無辜的小石子,乾淨的臉上雖帶著稚氣,卻散發著不同於同齡小孩的成熟氣息。這條路很偏僻,幾乎不會有什麼人會在此走動,完全提供了男孩想要的寧靜。

跟人人稱羨的專車接送比起來,一個人走路要令他覺得自在多了,至少...沒有綁手綁腳的感覺,至少,可以避開一堆惹人厭的無聊注目禮,因此,這條路順理成章的,成為他的最佳逃脫路徑。

「不會啊,像我就很快樂喔!」
朗朗的嗓音從男孩的後方傳來,男孩側過身,想看看究竟是誰,瞄了幾眼又旋即回到自己的步伐。

「喂喂!沒禮貌!看到團長不問聲好也該喊聲學長吧!!」說話的同時,他啪搭啪搭的跑到男孩的面前,阻斷男孩的去路。

「團長?」男孩瞇了瞇眼...似乎是有這麼回事。
眼前這自稱團長的傢伙有著一顆比海膽還海膽ˋ比刺蝟還刺蝟的針包頭,稚氣的臉上漾著大大的......白癡笑容,他偏頭想了想,印象中,似乎有這麼一號人物在社團理出沒...也確實有著這詭異的頭毛ˋ超級招牌式的御用傻笑以及......那個感覺就是會殘留一輩子的超級嬰兒肥......

「想起來了吧!」那人得意的笑著。

「原來是你啊,怪老頭。」印象中,這傢伙好像也是個少爺命,不過他家比較單純幸福,跟自己不同,亦黑亦白的家族,分崩離析,黑大人們努力的利用傳說中的士大夫精神以利益為己任,白大人們則努力的以阻止黑大人們的動作為己任,然後,皆在自以為沒有忽略小鬼們的情況下,正氣凜然的說一大堆冠冕堂皇ˋ自以為是的人生大道理。

「什麼啊!我不過才大你2歲!什麼怪老頭,我很正常!!你這個愛裝早熟的小鬼才奇怪勒!!」六年級和四年級。

......真的懂得什麼叫做早熟嗎......?

「正確來說,是四歲。」他謊報年齡加偷跑......
「靳宇!!」
「必嘴。」那傢伙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團員名冊?
繞過他,靳宇繼續邁開步伐。
「喂!」對方追了上去「你想不想知道我的名字阿?」
「吵死了......」
「什麼意思嘛!沒禮貌!!」
「囉唆!」


兩人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並肩走著,偶爾來點追逐戰運動運動,偶爾當巷打起來小試身手,但是誰也沒再開口,全憑那不知從哪萌生的詭異默契。
嘈雜的麻雀伴隨震耳的蟬鳴,加入陰晴不定的腳步聲ˋ呼吸聲,今年的夏天......很不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