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賀文>秘密主義(下)_贈洋

 
 
 
 
我們都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仰望同一片天空,
只不過一個是白日的湛藍、一個是夜晚的灰藍──
 
 
 
「很久很久以前……」
 
嗯?很久很久以前?
 
「租了一棟房子,那是一棟木造二層樓建築,房前有個小巧又整齊的庭院,家具和生活用品是一應俱全,根本不需要添購。」
 
『哦~一個人住一棟房子。』不知道是誰,發出了這樣的應和。
 
『一定是校長早早就打聽好幫你買好家具啦!』這句也不知道是誰說的。
 
反正東無君不是很在意。「聽說這房子的前一任主人已經死了。」頓了頓,滿意地看到大家錯愕的表情,他微笑繼續道:「看那些擺飾,可以判斷前一任主人是個女性,她熱愛照相,是個開朗、活潑、令所有人都感到舒適愉悅的女孩。」
 
可惜卻被強盜殺死,兇手至今下落不明。
 
前一任主人留下一隻白色小貓,對於小貓而言,牠就像主人依然在世一般的活的快樂自然,在偶然的情況下,那個女孩居然像是沒死一般的令人感受到強烈地存在感,她無所不在,卻是善良又善解人意……
 
『嘶-----那不就是幽靈了嗎?』這次說話的是百朝臣。
 
東無君沒理會他。
 
「兩『人』一貓的日子過的很愜意,除了自己,沒任何人知道這個秘密。」
 
『包括校長嗎?』武咸尊笑了笑。
 
「若是下雨了,那女孩會準備一套乾淨的衣物跟一杯熱咖啡……」
 
『好詭異…小東無,這跟校長有什麼關係啊?』幽靈耶!真的假的!歿鋒感到一陣雞皮疙瘩竄過全身。
 
「等一下…小東無,你確定這是你跟校長的戀愛史?」冷香書客偏著頭,「我怎麼覺得好熟悉=口=。」
 
對於冷香書客的反應,東無君只是神祕的一笑。
 
「小貓從原本的不理不睬,漸漸地開始黏人,後來,小貓失蹤了──」
 
兩個『人』擔心的尋找著,但她不能出門,應該說,她無法出門。
 
後來,小貓找到了,殺死女孩的兇手也藉由小貓找到了……
小貓死了,卻向不知道自己已死去一般,以形體快樂地生活著。
女孩離開了,滿足的離開了,小貓依舊以形體活蹦亂跳,似乎還認為,女孩未曾離開──
 
『停──!』此時,冷香書客出聲踩下煞車,『小東無,你在唬爛我們啊!』打從開始他就一直覺的怪怪的,於是他不斷思考、在腦海裡翻閱自己所聽過、見過的一切,最後終於讓他理出個頭緒來!
 
『對啊,小東無,校長勒?女孩離開後搬去跟你一起住了嗎?』北玄泣一臉茫然,不該是校長跟小東無的戀愛史嗎?怎麼校長到現在故事看來都要結束了還不出現。
 
「你們不是說要聽故事?」唇角四十五度上揚,東無君笑的有點奸詐,不…不只有點,是非常奸詐!
 
「小東無從頭到尾都在『講˙故˙事』啦!」冷香書客沒好氣的白了北玄泣一眼,「那是一篇叫做『形似小貓的幸福』的故事,說到這篇啊,我倒是要大大推荐────」
 
「小東無,你好奸詐!」任由冷香書客在旁碎碎念個沒完,百朝臣在一接收到事實後立刻跳起指著東無君的鼻頭直跳腳。
 
環視,這已經是東無君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環視眾人,視線的最後是落到懷中的女孩,他傾下身,將下巴輕放在絕燁的肩上,悠悠開口:「我從來就沒說過…裡面的主角是我呀……」
 
 
────好一個東無君!
 
 
「小東無,這不算啦。」
這是哀嚎嗎?應該算吧!至少風泣血的聲音聽起來頗像就是。
 
 
 
舒適的時光是不經意的一晃眼,艷陽已悄悄西移,原本的金黃燦上些許淡淡橘紅。
 
 
 
「小˙東˙無!」就在此時,百朝臣突然拉高分貝、扯開了嗓門。「我不管啦!都到這一步了,我想知道啦!」
就像是要不到糖吃的小孩,百朝臣長久以來積蓄的好奇心一次爆發,那是像洩洪、像巨雷、像核爆(?)。
 
「百˙朝˙臣!」
 
突來一道沉穩卻飽含不耐的低沉嗓音自不遠處冷冷響起,令百朝臣不假思索地大聲回應。同一時間,伴隨那道清冷男音而至的不明物體準確又結實地重擊百朝臣後掉落在地,發出『啪沙』的聲響。
 
「嗚哇───好痛好痛好痛好痛,什麼鬼啦!」雙手抱頭,百朝臣禁不住慘叫出聲,轉身瞪上那天外飛來的『凶器』,發現那是一本書,抬頭,淚眼汪汪,「校長大人,好痛的耶!」
 
含淚,模樣委屈可憐至極。
 
「你太吵了。」
 
冷冷一哼,不怒而威的冷情讓百朝臣乖乖閉上嘴,卻是不甘願的回過身,淚聲俱下的控訴:「嗚────小東無,你看啦,校長大人好無情好無情,你不要跟他在一起啦~~~~」
 
想當然爾,他的背後自然接到一記冷瞪。
 
冷香書客竊笑在心裡,注意力則是集中在那本『凶器』之上,書因為飛行的原故、雖然那是很漂亮的平滑飆來,但是經過某個被擊中的人導致失事墜機落地後,呈現的是令愛書者皆不忍的書頁攤開朝下模樣,說不定還不小心去折到了呢!只見他慢條斯里的揀起那本書,小心地將折角攤平合起書本,便朝印刷有書名的封面看去…………
 
他無言,無言了短短十秒───
 
「校長!」那是一道驚天動地的慘叫 ̄▽ ̄
「你怎麼可以拿模仿犯來當武器K人!雖然它有三點五公分是相當好用的凶器,但是你怎麼能用模仿犯?是模仿犯耶!你拿來丟小百?你居然拿模仿犯來丟小百?!真是太浪費了!」
 
發現被當成『凶器』的東西是自己的愛書之一,即使那應該只是圖書館的出借物,冷香書客還是忍不住喋喋不休起來。
 
「小冷,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吸吸鼻子,後腦還在隱隱發疼,百朝臣本來因為冷香書客的開口支援而感動,卻再下一瞬間立刻破碎,先前的感動頓時消失無蹤。
 
「是這樣嗎?真是不好意思喔。」寶貝的拍掉書上塵埃,冷香書客隨及敷衍笑道。
 
真是一˙點˙誠˙意也沒有=__________________=#
 
 
 
 
風中交相傳遞的,是彼此熟悉的氣息;
隔著黎明黃昏的阻礙,是黑夜與白晝。
 
 
 
空氣波動的流暢有凝滯的跡象,似乎有什麼在蠢蠢欲動?
喧囂的氣氛隱隱浮動著一股沉悶,像是積怨已久的幽靈飄蕩?!
煙花客跟冷香書客不約而同的往低氣壓旋繞中心望去───
「……嚇,各位,我很遺憾的說了。」雙眼注視那無形氣旋,煙花客壓低音量緊緊道:「我建議我們最好在一分鐘之內撤退……」
 
聞言,武咸尊不假思索地皺眉:「但是外頭還是很熱耶。」
 
反對票。
 
「颱風要來了。」輕輕將模仿犯擱置在桌上,冷香書客面色凝重,一本正經地說。
 
「小冷~新聞明明就說是明晚啊!」狐疑的猛然抬頭,卻不慎牽動後腦傷痛,百朝臣怪叫過後,一臉莫名地望著兩位好友。
 
「誰跟你說這個了,走啦走啦。」拉住百朝臣的手臂,煙花客二話不說人拖著就走,回頭不忘把黏在東無君身上的絕燁給抱起來。
 
「你們要離開了?」身上頓時少了重量與體溫,東無君還來不及適應,便跟著要起身。
 
「小東無你坐好。」跟在煙花客後面的冷香書客見狀立刻將東無君壓回沙發上。
 
待北玄泣跟風泣血相繼對著前人離開,煙花客的聲音從門的另一邊傳來:
「啊,小殁~記得把天之翼牽出來。」
 
「我說過不要叫我小殁!」
 
換來的是一陣狂吼……
 
「走了啦小殁!」看樣子大家都決定要離開了,那呆在這裡還有什麼意思?
 
沒理會殁鋒的抗議,武咸尊牽起天之翼丟下某人就要離開。
 
「喂!」真是的!牙一咬,殁鋒還能怎麼辦?只能無奈地摸摸鼻子垂頭喪氣的跟在後面。
 
不解地看著友人一個個的離開,內心霎時湧上一股不安,他們前腳一走,東無君後腳就要跟上,卻在走到門邊時被煙花客給推了回來!
 
「………小東無,你乖乖待在這,我們去去就回來──」
 
 
────騙鬼。
 
 
「幹什麼?」心中的納悶不斷攀升,東無君傻愣愣的站在門前,怔愣看著門對著自己被迅速闔上,他還是站在原地……依稀聽見他們的下個目標是圖書館…擋箭牌是天之翼與絕燁………
 
 
 
『……………………………………………………』
 
 
 
─────────被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