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賀文>秘密主義(中)_贈洋

 
 
 
 
沉穩恬靜的人兒啊……
你在等待著什麼。
 
 
 
「小東無~你就別再隱瞞了!大家都知道啦。」只是很好奇程度的進展而已>﹏<。
 
「小百,你這樣會嚇到小東無的。」煙花客不甚贊同的輕斥看似興奮的百朝臣,隨即轉頭面對東無君嫣然一笑:「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地點在哪?附近有沒有目擊者?目擊者是誰?校長對你說了什麼?你又回他什麼?還有………」
 
「赫!小花,你在審問人犯啊?」眉微挑,武咸尊考慮是否要將手上的杯水往煙花客那笑得有些刺眼的臉潑去。
 
煙花客沒說話,只是笑的更加燦爛,就是衝著武咸尊。
 
「唉唷,武老,你就讓小花問嘛,反正大家都很好奇呀。」說話的是北玄泣,他滿足地用吸管吸取壓克力杯裡的畢德麥雅,以一副事不關己的口吻道。
 
「吶……我也很好奇,你是怎麼跟校長勾撘上的?」歿鋒雙手抵著後腦杓將整個人塞進沙發靠背裡,懶懶的眸光悄悄飄到對面某個辦公桌上的人,一陣內心化的竊笑過後,再度回到漆著米白色的天花板。
 
「勾搭?小歿,你居然用『勾搭』這兩個字?!」原本被煙花客晾在一旁的百朝臣突然怪叫起來,「明明就是校長大人先來誘拐小東無的吧!」
 
「小百,說過幾次了,不要叫我小歿!」那樣亂沒魄力的!
 
狠狠瞪上百朝臣,歿鋒大有從沙發上跳起來相拼的氣勢。
 
「叫你小歿很可愛啊,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小歿。」
瞪什麼瞪,我的眼睛又沒比你小,而且大家都知道除了小東無以外,就是我的眼睛最大!要瞪又怎麼會輸你?哼哼,瞪回去= =++。
 
就是喜歡這樣稱呼他,百朝臣不甘示弱地回瞪歿鋒。
 
「百˙朝˙臣!」
 
有人火山要爆發了?
 
「小歿你叫我?」
 
不知死活的人仍是朝著火山灌瓦斯……
 
 
 
避暑的鳥兒在窗外的枝頭上吟唱著,彷彿整個世界都愉快地唱著歌。
 
 
 
「他們還真是吵。」冷香書客的眉頭糾成一個結,望著手上將近見底的瓶子,正認真思考是不是要讓百朝臣再去替他取一瓶貝納頌。
 
不過看這情況,大概是不用指望了,話說回來--
偷偷覷了眼依舊凜然、氣定神閑,只是從原本批改公文的動作換成閱讀書本的某人。
 
──校長果真是好定力呀!
 
但好像哪裡覺得怪怪的?
 
確定心中想法,坐在單人沙發上的冷香書客推了推身旁涼椅上的北玄泣。
 
「小冷,你要幹麻?」側首,北玄不甚在意地問道,注意力集中在快要打起來的某兩人跟極力勸阻的另某兩人身上。
 
「你叫風泣血看一下校長在幹麻。」不知怎地,他就是安不下心。
 
聞言,北玄泣好奇的轉向四無君的方向,「不就是在看書?」
 
「我想知道他是在看什麼書。」
 
「不過是看書嘛……」小冷還真奇怪。
 
「幫個忙,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在意校長看的是什麼書,就當是我職業病好了,拜託啦。」雙手合十,冷香書客也不懂自己再堅持個什麼。
 
「好啦好啦,我說阿風啊……」
 
 
 
 
潛藏在童話故事背後的是謊言與陰謀,
站在雲和山的彼端的你,
希望看到的,是怎樣的結局呢?
 
 
 
「書頁的右上側有書名,但是有些距離,我看的不是很清楚。」瞇起眼,風泣血有些困難地墊起腳尖,前傾的身子,呈現一種平坦的斜度。
 
「阿風,下次記得提醒我幫你帶放大鏡。」
 
「謝了阿北,這很難笑。」要不是礙於此番不變行動的姿勢,風泣血很想讓北玄泣嚐嚐他這肯定重重的『臨門一腳』。
 
「到底看到了沒?」見這兩個心不在焉的,冷香書客有些著急,他壓低聲量催促。
 
為什麼要刻意壓低?他也不知道。
 
「看到啦、看到啦,這什麼?眼…眼球……」由於距離關係而略小的印刷字讓風泣血不禁皺起眉來,他微偏頭,再度試著讀出書頁右上方應該是書名的字體,「眼……眼…球,眼球特………」卻顯得有些艱澀。
 
「眼球特別料理!」小小驚呼一聲,冷香書客憑著記憶搜索出一本曾經翻閱過的書籍。
 
「對對對,就是這個,真不愧是小冷!」喬正微感痠麻的軀體,風泣血不得不佩服冷香書客的博學多聞,他不過只唸了前三個字小冷就知道是什麼東西了呢!
 
「那是什麼東西啊?」北玄泣道出心中疑問。
 
「是一本書。」冷香書客很肯定地對他微笑點頭。
 
「廢話……」
 
「是一本,很奇妙的書,內容在介紹食物。」
 
『食物?』
 
「是啊,是特別料理呢……像是蟑螂、壁虎、蚯蚓……等之類的昆蟲、鳥獸的廖哩,還有不同的烹煮方式唷。」冷香書客輕鬆的談論這本書,語氣之鬆散宛如詢問今日天氣如何般的悠閒。
 
「……我只聽過有人吃螞蟻、蛇、還有一些怪蟲。」光想就令人感到作嘔,風泣血發誓一輩子絕對不吃那些鬼東西!
 
「啊,還有『B餐』跟『A餐』呢!你們想知道嗎?」不待兩人回答,冷香書客便神秘兮兮的繼續道:「『B餐』呢…是由人肉跟人的臟器、腸子來做變化的烹調,『A餐』則是人的指頭唷,是自己的指頭呢!」
 
冷香書客刻意壓低調子並放緩的速度,讓仔細聆聽的北玄泣不覺倒吸一口氣。
 
「當然,最吸引人的,自然是那道『眼球特別料理』囉,噢~書裡頭還有個儀式,是什麼樣的呢…我想想──」
 
「夠了小冷,你認為校長幹麻看這種書?」不讓冷香書客有思考的餘地,已感到頭皮發麻的北玄泣立刻拋出問題,阻止冷香書客。
 
「不知道。」看似無謂地聳聳肩,「或許是想把我們都做成料理吧………」
 
冷香書客很認真的說。
 
「小冷!」
 
「嗄?我開玩笑的啦。」被同時的兩聲低喝制止,冷香書客迅速回神笑道。
 
 
 
不知道是誰打開了電視,螢幕左方的直條即時新聞正跑動著──XX颱風將在明晚登陸。
 
 
 
「難怪天氣這麼悶熱,原來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啊…。」煙花客低頭沉吟了一會兒,「小百、小歿,吵完了沒?」
 
「還沒!還有,不要叫我小歿!」
 
「可是小歿,我們的校長先生好像快抓狂了耶……」
 
「武咸尊,不准叫我小歿!」
 
「真有趣,我也來叫叫看,欸~小歿!」
 
「冷香書客,你找死啊!」
 
「謝了,我還想活。」攤回舒適的沙發,冷香書客小心翼翼觀察著四無君的舉動,以便隨時準備跑路。
 
「小歿你真龜毛,這麼方便好聽又好記的名字你幹麻嫌棄它!名字會傷心的耶!」百朝臣相當有耐心的持續『規勸』歿鋒接受這所謂方便好聽又好記的簡稱。
 
「我˙不˙要。」哼的一聲撇過頭,歿鋒決定不再看他,免得自己真的把持不住衝起來砍人。
 
冷眼旁觀這一片嘈雜,東無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你們實在是……」
 
「小東無,你終於要說你跟校長大人的姦情的嗎?!」一聽到東無君出聲,百朝臣立刻雙眼發亮的硬是要湊近,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打斷了別人的話。
 
「呃…我……」
 
「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眼睛閃爍異常光芒,百朝臣幾乎是趴在桌子上,聚精會神地盯穩東無君。
 
「小百………」
 
「你忘記了是嗎?真可惜!」素白的臉上霎時盛滿惋惜。
 
「唉,算了。」好像有點兒挫敗?東無君很不想這樣繼續下去。
 
「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說啦說啦小東無~。」
百朝臣迅速換上的神采飛揚,有那麼一瞬間,讓他以為方才的惋惜沮喪都是錯覺!但是也只有那麼一瞬間,因為在自己的停頓遲疑下,百朝臣的臉色又頓時垮了些。
 
「唔……」帶著為難的神情來回掃了兩次,只見眾人皆凝神秉氣,就是在等待下文,這種情況,若自己再不表示些什麼,是不是就有點過意不去了?
 
放下手上的咖啡杯,東無君轉而輕撫絕燁細軟的長髮,
像是知道有故事可以聽,小天之翼也從桌子的另一邊跑來,雙手雙腳爬上沙發,硬是在東無君與歿鋒之間擠出一個位子坐好。
 
看看身邊突然冒出來的天之翼,並再度環視在場的所有人──所有人,包括不遠處翻著書頁的那人。
 
那人的眉頭似乎是動了一下?
 
 
呵……
 
 
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泛在唇邊,東無君緩緩地開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