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賀文>秘密主義(上)_贈洋

事前提要:
這篇是『永眠睡美人』的番外篇
贈予洋洋的生日禮物 雖然晚了點……|||||
 
性質上沒在惡搞,因為涵義跟睡美人那篇不同,純逗人開心跟普通性質的文是不同的XD
基本上不需要看過本篇,但是既然是番外,有些東西自然是沿用下來
 
配對是『四東』、『沐負』,背景是天嶽學園
校長—四無君
校醫—煙花客
生物學家—沐流塵
圖書館管理員—負平生
導師—命世風流
雙護衛在此的角色是跟在四四身旁的小孩子,腹黑設定
 
上述某些人不會出場(炸),他們的份在本篇XD
其他出場人物幾乎為學生身分,負平生在本篇狀態是出差,
所以圖書館由沐流塵代管,東無君監督(?),番外方面,該回來的都回來了,所以一切回歸正常。
 
 
 
 
 
秘密主義
 
 
 
 
他是被那雙冷漠的眼神所吸引。
那雙灰藍色的、映照著自恃孤高的,冷眸。
 
 
 
夏天,悶熱異常,一群死小孩嚷嚷著要去游泳,結果在大鬧圖書館、惹火了管理員負平生後全部只能待在教室裡搧風吹電扇───
 
「只要看著小東無,就不會熱了說。」一個全身充滿綠色的某人在東無君面前晃阿晃之後雙眼死盯著東無君。
 
「為什麼?」做人要有求學精神…雖然好像不是很想知道答案……但冷香書客還是問了。
 
「因為小東無一身的灰藍,看起來就是很涼快啊!」很天真、也很蠢的回答。
 
「你那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理論啊,那武老一身白,看起來不就更涼?」白色會散熱,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吧?只是他還是不瞭解,為什麼身穿深色系的東無君會被說只要看著就會涼。
 
「武老頭哪裡涼了,你看他全身包的緊緊緊,衣服是白的,頭髮留的長長長也是白的,又不綁起來,活像辦喪人家!」
 
「那樣應該會讓你感到陰森森的非常涼爽才對吧………」沒有漏聽百朝臣對自己的評價,武咸尊十分沒好氣的撇他一眼。
 
「才不是呢…人家戴孝的麻紗跟麻衣,看起來就是好熱好熱,就像武老頭你一樣啊!」是的,那種飄來飄去的陰涼跟衣服披了好幾掛的視覺悶熱是不一樣的!至少,百朝臣是這麼認為。
 
「呸呸呸,小百,七月半的你在說什麼鬼話。」甫進教室就聽到這番詭異的論調,煙花客趕緊出聲打斷,就是不想這群閒人再繼續這個似乎有些不合時宜的話題。
 
「小花~我好熱嘛!」蛇啊蛇啊蛇到煙花客身旁,百朝臣手持涼扇一逕的搧風,身體力行的表現出他的燥熱。
 
「你不是拉北玄泣他們要去游泳?」在某人要黏上來之前趕緊退了一步,校醫室的冷氣壞了……煙花客也是萬不得已才離開他那本是涼到會冷的醫務室。
 
「對啊,你看,我還找了小冷跟武老還有歿鋒、風泣血……一堆人,我本來也有找命世風流,誰知道那個叛徒居然躲在教師辦公室吹冷氣還把門鎖的緊緊的小氣巴拉不讓我們進去,真是太過分了!所以我跑去找沐流塵,結果他不在實驗室,然後我就跑去找小負,小負跟我交情那麼好,他一定會跟我們去游泳的,誰知道…誰知道……圖書館的冷氣那麼涼,小負寧願待在那裡收拾他一個月以來出差不在的善後也不願跟我們出去玩,更過分的是──他居然把我們趕出來不讓我們在圖書館吹冷氣耶!你說過不過分、過不過分!」
 
一口氣唸完一大串的罪狀,還能臉不紅氣不喘,只是加速了手上涼扇的搖晃速度,有時候煙花客是真的覺得,百朝臣很厲害………只不過──
 
「──小百…命世是因為作業沒批完不想被人打擾、小沐不在實驗室就絕對是在圖書館…而小沐既然在圖書館,要把小負抓出來已經是很困難了,再加上小負現在八成是在趕一個月沒動工的進度、你又在他旁邊哇哇叫…才會被趕出來的吧。」
 
能心平氣和的在最短時間內總結出一切真相,還能正確翻譯百朝臣的胡言亂語神經質,這也是煙花客在這學園裡最令人敬佩的地方。
 
「游泳池在圖書館地下室,小負把我們趕出來了,宿舍旁的露天游泳池又被拿來養鯊魚跟企鵝,心靜,不能涼哪!」武咸尊哀怨的睨著煙花客,手上拿來當扇子用的筆記本看起來是快搧到沒力。
 
到底是誰把游泳池設在圖書館底下的啊?
這地點也未免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
還有……是誰答應讓小百在游泳池裡養寵物的?
可是又聽說那些是校長大人的寶貝寵物───
 
「是啊,尤其歿鋒一身黑,實在是越看越熱。」憤恨的瞪向某個霸佔電風扇黑烏鴉,風泣血很是不甘。
 
「又沒有人叫你看我,何況是我贏了,你們都不許有怨言!」坐在電風扇前翹著二郎腿,歿鋒可以說是現場最輕鬆、涼快的人了。
 
「哼,不過是運氣好了點,少在那邊倡狂。」冷哼一聲,北玄泣也滿是不甘心。
 
「喂……是你們自己猜拳猜輸的,還怪我!」電風扇的涼意降不了歿鋒攀升的火氣,他一怒之下突地站起,『框啷』一聲,連帶倒楣的桌椅落地。
 
「好了好了,你們這樣吵是有什麼用。」天氣悶熱,人心易躁,尤其歿鋒脾氣本就較為衝動,這樣搧風點火,容易出事的!
 
煙花客眼明手快的出聲阻止,本來以為醫務室冷氣壞了,想來教室偷搬電風扇,看情況這如意算盤是大大打錯,還讓他遇上一群熱壞的瘋子。
 
「小花,我好熱,你想想辦法啦!」手腕用力已趨極限,百朝臣只覺得手上的扇子都快被自己搧爛了,這個爛太陽,還不小一點是怎樣!
 
「辦法…是有啦………」環顧了下一群哀怨的傢伙,煙花客嚅囁地說出自己此行的預備目的地,瞬間集中一堆晶亮的渴望於一身。「呃…你們,別高興的太早喔。」
 
「小花,你有什麼辦法?」立刻揪住煙花客的衣領,百朝臣激動地前傾身子,氣勢滿分!
 
「唉,該說你們笨還是熱昏了,全學園冷氣絕對不斷線、又有足夠空間夠大家翻滾納涼的地方,哪裡找的到第二個啊!」霍出去了!反正要死,有那~麼多個替死鬼,誰怕誰啊!更何況──煙花客不懷好意的眼角眸光瞄向角落始終不發一語的東無君,一抹難以察覺的詭笑一閃而逝──
 
────有免死金牌在場呢!
 
 
 
 
總像是看透世態炎涼、飄邈冷情的漠視一切,
輕易地令人感到心疼,卻又似是隔了保護膜般的難以親近。
那孤絕又曖昧不清的灰藍地帶啊,是否只有仰望蒼穹的藍天,才能綻出令人欣喜的微笑?
 
 
 
耀目的光線折射出看似氣流的波動,風是平穩地吹著,吹不起涼意,只是夾雜陣陣熱氣,緩緩推送。
 
 
 
蟬聲唧唧,日正當頭。
 
 
 
「校長────」
一馬當先衝向堪稱全學園內冷氣24小時不斷線、又有足夠空間夠大家翻滾納涼、零食冷飲、甜點咖啡一應俱全素有天嶽學園高級便利店的校長室,人未到聲先至,免敲門、省通報,『砰』的巨響,可憐的門就這樣硬生生被撞了開。
 
ㄧ陣似乎屬於21度的清冷涼意襲來,使早已被艷陽折磨的昏昏欲睡的眾人瞬間精神奕奕。
 
「小百你真是沒禮貌。」悠悠踏入屬於校長勢力領地,煙花客神色自若推開檔在前方的礙眼傢伙,拉著東無君就是往室內那張柔軟誘人的大沙發走去,順手泡了兩杯調味咖啡,自動忽略某道自始至終皆盯著眾人的炯炯目光。
 
「小百,我要貝納頌,曼特寧口味的謝謝。」接著進入的是冷香書客,他拍了拍仍兀自發愣的百朝臣的肩,逕自往沙發的方向前進。
 
「我要喝冰鎮紅茶………」
「唉唷歿鋒,雀巢檸檬紅茶比較有feeling啦!小百,給歿鋒檸檬紅茶,薄荷口味的唷。」也不管歿鋒的意願,武咸尊雙手抵著歿鋒的背推動,目的地依舊是那張沙發。「差點忘了,我只要冰開水就好…」回頭,朝著百朝臣燦爛一笑,繼續推著似乎不怎麼想動的歿鋒。
 
「喂……」很想瞪卻瞪不到身後人,歿鋒發出抗議般的無力感。
 
「喂…………」這回,發出抗議的是百朝臣。
 
「小百,我要梅子綠茶──!」一、二、三、四、五,瞇著眼,看著那已被佔滿的L型沙發,風泣血只能飲恨地選擇沙發旁的涼椅。
 
「我說………」
 
「哇哇,好樣的你們,煙花客你這心機重的傢伙!」居然搶第一霸佔沙發,還拉著東無君護身!咬牙切齒的不甘,放眼望去尋不到任何椅子,北玄泣無奈的往風泣血身旁的牆邊倚上,「小百,給我畢德麥雅。」
 
「你們?!」現在是什麼情況?一個一個安穩落座,自己卻得去校長室內室的冰箱幫他們拿喝的?天理、這世上還有天理嗎?!他們居然這樣對待俊美如斯、智勇雙全、才華洋溢、聰明絕頂的自己,真是太過分、太過分了啦!
 
直直嘀咕抱怨,百朝臣瞠著大大的雙眼,不滿地在眾人身上來回狠狠瞪上兩、三次,心裏雖是忿忿不平,卻依然是挪動了雙腳,小心翼翼地繞過趴在地上幫小天之翼綁辮子的小絕燁、心虛迴避校長四無君投射過來的殺人目光,看似成功地閃進辦公桌旁的內室───
 
之後,擅自悠哉在校長室內七嘴八舌納涼的傢伙們似乎是聽到了什麼東西滾落的聲音?還有百朝臣驚天動地的慘叫?
 
「………………………………………」
 
沒多久,便見他雙手抱著一堆方才遭受欽點的冷飲而出──
 
 
 
冷氣是涼爽的,校長室是舒適的。
 
 
一干人等嘰嘰喳喳的天南地北大亂聊,從北無君的性別之謎聊到西無君那長長的鬢髮可以打幾個蝴蝶結、還有南無君到天地門去摸魚以及東無君的感情歸屬……咦,東無君的感情歸屬?
 
 
────誰說八卦是女人的權力?
 
 
驀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獨自品嚐咖啡的東無君身上,就連已經不堪其擾到想要殺人的小天之翼與小絕燁都將好奇的眸光投注到始終安靜的人兒,突來的沉默令東無君不安的抬起頭,入眼的,便是這般詭異的情景──
 
「……赫,你們幹麻全看著我?」怪不自在,讓東無君下意識的瞄了眼那個從頭到尾都被當成隱形人徹底忽略的某個坐在高級書桌前依舊震筆疾書的藍色身影。
 
順著東無君餘光望去,眾人十分難得有默契地『哦──』了一聲,一副瞭然於心的樣子,隨後又性味十足的盯著東無君猛瞧。
 
「你們那是什麼表情?」秀眉微蹙,東無君迅速收歛心神,低垂雙眸輕輕啜飲手上捧著的咖啡,對於大夥兒的態度很是不予置評。
 
 
────似乎是隱瞞著什麼?
 
 
「東無哥哥,你跟校長大人的事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公開啊?」小小的絕燁留有一頭閃亮亮的金黃秀髮,她手腳並用地爬上東無君的大腿上坐好,微微側身,漂亮的大眼眨呀眨,軟嫩的童音甜甜地道出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只是向來沒人有膽敢這麼問出來。
 
四無君與東無君雙方往來的曖昧早已不是學園裡的新聞,只是當事人皆不曾有所表態,就連詢問理應最清楚兩人關係的沐流塵與負平生,前者會四兩撥千金的將話題帶過、後者則是在談論時大打太極並轉移目標,結論就是,這對地下化的曖昧不清,天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浮上檯面?
 
童言無忌、童言無忌,至少藉由絕燁開口,絕對沒有人會挨罵。
 
「咳…咳咳……」完全沒料到絕燁開口便是如此敏感的話題,東無君在震驚之餘不慎讓咖啡給嗆了一下。
 
「東無哥哥,你沒事吧?」秀麗的小臉寫著明顯的擔憂,小絕燁十分貼心地伸手至東無君的背後輕輕拍打。
 
「沒、沒事。」謝絕身上孩童的關心,東無君開始懷疑到底是誰將八卦的能力授予這麼小的一個孩子?
 
心知四無君沒那閒工夫教育小孩,也知道天之翼與絕燁是一天換一個人在帶,犀利的眸光頓時掃向身邊友人,只見這些人不是傻笑就是逃避,當然,他是絕對不會將沐流塵排除在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