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贈文>───染塵(下).臥銀_贈 煙雨月瞳

 
『就像你愛尋求刺激一樣。』那一天,臥江子給了他這麼一句,賭的他啞口無言。
 
「銀狐,這是我的理想。」你一直都明白的不是?
歛去臉上的笑容,臥江子走到銀狐身邊,無奈的將手放到獨自生悶氣的人兒肩上,輕輕使力,讓他靠向自己。
 
「我知道。」喃喃的輕語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他知道、他知道臥江子的理想、知道他的等待,但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傲刀青麟那傢伙來個幾次說幾句話就能把臥江子帶出秋山谷!
 
若是可以,天曉得他有多想毀去這一片等待的楓紅。
天殺的傲刀城、去他的時機!
 
「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悶著的音量雖小,卻足以傳進臥江子的耳裡,「所以…你願意陪我嗎?」
 
「我為什麼要幫你。」推開身旁的人,生性不羈的他,不想被功名繁錄所綁住,但身後的長尾仍是因臥江子的邀請而微微洩了心事小幅搖晃著。
 
「哎呀,好友,你怎麼這麼無情。」擺動的葉扇一指,臥江子故作痛心地望著多年友人,心細的他自然是注意到某隻狐狸的反應,哀怨地唇角悄悄勾起一抹弧度。
 
銀狐啊銀狐,好歹你也是我撿回來的,百年來你從不孝順就算了,居然還不顧我的死活,唉唉唉,怎麼會帶回一隻不肖狐狸呢。
 
「……………」沉默、沉默、再沉默,滿是無言的某隻狐狸,在狠狠地瞪了某個老是故技重施的傢伙後,還是無言……
 
「三件事。」沉默了半晌,冷硬的聲音像是從緊咬著牙齒併出般,倏地冒出。
 
「啥?」這隻狐狸再說狐狸語嗎?怎麼熊熊聽不懂?
 
「我只答應幫你辦三件事!你動腦、我動武,你只要搞好你的帷幄運籌、要相殺我替你去!夠刺激的我才接、若是不夠刺激我就先砍了你!」一口氣唸完一串稱的上激動的回答,這大概是銀狐生平開口那麼長的一次吧!
 
惜字如金,用在他身上並不為過。
 
「哇,銀狐大俠,你今天的話比吾還多耶!來來來,喝點水喘口氣,小心別嗆到。」打趣地看著氣喘吁吁的人兒,臥江子十分好心的倒了杯茶水,換來的,自然是那料想中怒瞪一記,唷唷唷,那眼底的怒火好可怕呀~
 
「臥.江.子!」
 
「哈,放心吧,吾會好好利用這三次機會的。」笑語轉眼溫柔,伸手一撈,銀狐的身子已穩穩落在臥江子的懷中,快的令人不及提防。
 
「哼!」
 
又是相同的冷哼,然,僵硬的氣氛,已趨緩和。
 
 
 
 
 
 
 
經過了長久的戰亂,天外南海四族之戰、傲刀城的兄弟之亂,檯面上的鬥爭、暗地裡的陰謀,在臥江子一幫人以及中原苦境眾人的努力下,漸漸地,還了天外南海一片平靜,殊不知,結束,亦是開端………
 
 
──千萬年雲煙過眼,誰能夠常勝不輸。
 
 
傲刀天下盛世再開、臥江子位居軍師惟幄運籌,銀狐應臥江子之要,來到了中原苦境,尋求刺激、也幫助正道取回萬毒珠。
 
於是,冥界天嶽、邪能境、鬼樓、妖刀界、亂世梟雄、一代霸主,數不盡的英雄好漢、歎不完的忠臣謀士,紅塵滾滾、滾滾紅塵,悲歡離合俠骨柔情、天倫俱喪、友情永逝,江湖及血路,仍奮不顧身……撲火飛蛾,
 
萬里,征途…晃眼,即雲煙。
 
玄空島現,三先天出,江湖紛亂,陰謀現形,邪帝、武癡,傳人鬥傳人,黑暗降世,人心齊聚。
 
 
江胡無淚、兒女情長,數英雄英雄無數──
 
 
『臥江子就是蘇揚。』
 
『葉口月人的背叛者!』
 
『裁決叛徒,並吊在城門警惕眾人!』
 
 
葉口月人圍攻,臥江子命喪玄空島,心識傳音再也了無訊息,那是那晚…灰藍夜空中,一閃而逝的紅色流星的惡訊。
 
 
╳    ╳    ╳    ╳   ╳   ╳   ╳   ╳
 
曾經,在冰河天川,有個綠色的人影,撿回了一隻全身雪白的毛球,他們共渡了幾十個寒暑、秋山谷,賞楓;落水邊,垂釣,逍遙暢飲,卻終究敵不過命運,糾纏半世、孤寂半世…………
 
 
心識傳音,疑惑,為何臥江子毫無回訊?
一股不安油然而生,更是確定了急急呼喚的必要性,擔心化為行動,紅狐刀在手,一舉殺上玄空島───
 
浴血戰將,銀狐孤身一人,濺了血、失了心,金色的美麗瞳眸僅存瘋狂,擺在他眼前的,是刻有『臥江子』之名的墓碑,那是曾是葉口月人執守"蘇揚"的好友洺雙所建,一人對上大軍,零式刀法、不再零,靜不下的心、嗜血之狂,是哀働、是悲憤、是茫然、是心死──
 
戰將不斷湧出,刀法揮霍銀光赫赫,退了一批又一批,體力極限又強撐,那沾染鮮血的雙手啊,是敵人的、也是自己的,不願倒下,是為了要將那人帶離,他要帶著他的屍身,回到擁有彼此記憶的秋山谷,他已經,不想再失去了,即使,僅剩屍體。
 
銀狐的舉動,洺雙看在眼裡,是不忍、是敬佩,更是欽羨好友得此朋友,不辭一切、致死方休,是私心作祟吧!是不願好友屍身遭受責罰的鞭撻吧!在其他執守出手之時,他混淆視聽的一掌,將銀狐,震離玄空島。
 
 
殺紅了眼、狂了心,在銀狐眼裡,他只看到墓碑,一心一意,只想拖出臥江子,他知道,自己最終的極限,就要到了…縱然一奔,伸長了手、軟化了眸,他知道,四周發出的掌氣,絕對絕對足以要了他的命,仍是執意向前…臥江子!
 
再前進一點、只要再一吋──
臥江子啊,你還有話沒對我說明白阿!
 
突來一道脫離軌道的掌氣,打散了即將會面的兩人,即將觸碰到彼此的、染著鮮紅血液的雪白手套………咫呎,天涯────
 
 
 
 
 
 
夜口月人與中原之戰的最後,銀狐曾經單挑過九幽,他失敗了,過往的自負頓時消弭,最淒楚的,是報仇的失敗。他拖著臥江子的棺材,一步、一步,血染全身,一步、一步,傷口惡化,一步、一步……慢慢的、慢慢的──
 
可悲的中原阿,他不斷的失去,王隱、柳無色、臥江……
 
頹喪的背影,失了昔日丰采,空洞的雙眸,不再金芒閃耀,他困難又堅毅的走著,是了,他仍是要復仇、他要安葬臥江、他要提升自己,他要跟臥江子,永遠的,相守──
 
永遠、永遠,到一個沒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只有他們兩人,只有他們倆。
 
 
╳    ╳    ╳    ╳   ╳   ╳   ╳   ╳
 
 
 
『銀狐,等吾責任已了、報了主公的知遇之恩,我們就一起退隱吧!』
 
『哼,我不認為有那麼一天。』
 
『哎呀呀,我就這麼沒信用?』
 
『你的信用早已破滅。』
 
『耶~怎麼這麼說!好友,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你要我怎麼相信你?』
 
『嗯…………,那,就來個俗氣點的約定吧!』
 
 
 
那日,楓紅片片飄落,染了一片的秋山楓紅,綴了點點美麗銀光,綠竹的清新飄逸,是臥江子身上獨特的輕柔,那香,沾上了銀白的身,兩唇相抵,在這楓紅、血紅詩意的誓言之吻…………
 
 
即使如此,你卻仍是,騙了我,臥江子──
 
 
即使再有情、即使不負心,即使共渡了幾百個、幾千個黎明晨昏、即使是諸葛孔明,亦算不出,自己的死期。
 
 
 
 
 
毀了葉口月人建造的墳,苦境是苦,臥江子,你的歸屬,不該在此──
 
 
 
-全文完-
 
 
 
 
終於寫完了=__________=
因為天空上不去,所以暫時貼家族
因為是賀文,所以有拿捏一下…沒有那麼悲ˇ
這樣可以吧煙煙ˇˇˇ
咱很努力讓它變成幸福的悲文了 呼呵呵ˇˇˇˇ
不過自己看完後的心得是───
 
怎麼寫的這麼奇怪阿=口=!!!
 
不過。。。算了(撇頭)
說真的,咱很盡量沒寫的很像悲文
不過後面好像有點草。。。。(默)
反正,銀狐是悲哀的,他所有的朋友都死了,怎麼覺得跟某人有點像。。。
注定代衰刻死身邊所有人=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