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贈文>───染塵(上).臥銀_贈 煙雨月瞳

 
 
───染塵
 
 
 
 
 
千萬年江山如畫,看冬去、春歸───
 
 
林間嫩芽初長,叢中或是含苞、或是怒綻。薰風送暖,吹響枝葉沙沙,蝶兒輕舞、鳥兒巧囀,水邊芳草萋萋、水波粼粼。洛水邊,一道人影倚石而坐,白裘披掛,不合季節的裝扮,襯著頂上看似茸毛的銀白雙耳,身後竄出的白尾顯得有些意興闌珊地垂掛,有一下、沒一下地甩著,偶爾用力甩上石地,捲起淡淡塵煙。
 
大力將手邊酒壺內的液體送入口中,幾絲未能入口的晶亮自唇邊緩緩淌下,美酒佳釀,可惜飲者無心。揮袖拂去唇邊殘存,握有酒壺的右手順勢一甩,釃酒臨江、豪情邁意。尚未引盡的酒液自壺內飛灑而出,在太陽的照射下,閃出耀眼的弧度──落水,洛水,擾亂了堪稱規律地流動,激起一陣小小漣漪,很快的,一切又被川流不息的流水取代,無聲無息、回歸最初,
 
流光,依舊閃耀動人。
 
 
──千萬條江河入海,與日月,同輝。
 
 
顯然地,酒壺的主人正煩悶著,心緒紊亂,糾結的眉映著面容上的情緒──惱人與不耐!
晴空、微風、洛水、綠樹、蟲鳴、鳥叫,外界眼觀耳聞的一切,均比不上現下眼內的混亂、心裡的雜亂,空氣好似凝結停滯,靜默的空間,僅存心音紛擾……
 
驀地,一道溫文輕柔地嗓音竄入腦海:「銀狐大俠,要變天了還不打算回來嗎?」
 
──心識傳音!
 
「哼,我憑什麼要回你那。」嘴巴上是這麼說,某隻狐貍的唇畔卻是上揚幾分。
 
「哎呀,我也沒阻止你回飛銀蒼澗哪!」
 
涼涼的語氣傳入腦海,讓某當事人不爽到極點。
 
「要你管。」語氣是極度不滿,開始移動的腳步卻不是往他的飛銀蒼澗,而是有著那人的秋山谷的方向。
 
「這可是關心你耶。」那頭傳來的聲音似乎帶點哀怨,頓了一下「我已煮好佳釀等著大俠你來敘敘,你可不能不賣面子喔。」帶著笑意而隱含其中的意思便是:你非來不可。
 
「哼!」這回,回給遠方那人的,僅剩一個單音節。
 
銀狐的腳步是慢的,他發誓,若是平常的自己絕對會嫌棄這樣的步伐,但是他們彼此太過熟悉、太過瞭解,熟悉到他不用猜也知道、知道那人要與他談的是什麼,那是他,不願、也不想去觸碰的問題,一但接觸了…此情此景,過往的悠閒,便不復存在,到時的他們,還能像現下一樣隨時碰面嗎?
 
答案,兩人皆清楚,只是不言破。
 
 
╳    ╳    ╳    ╳   ╳   ╳   ╳   ╳
 
 
一星期前,飛銀蒼澗。
 
 
『臥江子,我不要你入世!』隨著話語的落下,本因來人而搖晃的白尾瞬間將在空中,並慢慢地垂下……
 
『銀狐,時機差不多了。』傲刀城的局勢漸明、天外南海的隱憂也正漸漸浮上檯面、傲刀青麟似乎也已有所覺悟……該是他出面的時機了!
 
『哼!』轉身,不願面對那總是吸引他全部目光的素雅身影,雖然知道,他等待這天很久、很久了,但……他還是不希望那清新的綠影從自己的視線內消失、為別人繁忙──
 
「唉……」臥江子輕輕一嘆,不是不明白銀狐的顧慮,只是他天天觀測天象,默默關心天外南海的狀況也有好一段時間,他在等、一直在等,也看時機就要到來,唯一放不下的,僅只這位多年友人。
 
 
╳    ╳    ╳    ╳   ╳   ╳   ╳   ╳
 
 
「銀狐。」思緒在見到踏入秋山谷的銀白身影時瞬時止住,前一刻還肅穆的面容立即換上笑顏:「你來晚了。」
 
「不用你管。」不悅地撇撇嘴,來人逕自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傲刀青麟來過了。」沒頭沒腦的冒出這麼一句,臥江子溫和的眼直視銀狐,帶點黑褐的琥珀色眸子緊緊地鎖著、端詳著對方的一切反應。
 
「那又如何。」再飲一杯,語氣裡染著濃濃的不悅,他不想和臥江子談論這些,這樣只會讓他感覺兩人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遠。
 
俊雅面容上的笑意未減,銀狐的反應完全在他的預料之內。
這廂是喝著悶酒煩心、那廂是擒著微笑悠然。
 
「蟄伏秋山待楓紅,青臨洛水無雲彩;麒麟降世多磨難,江郎願使盡長才。」一橫不離身的翠綠葉扇,溫潤嗓音緩緩念著詩號,而後搖曳生姿。
 
屬於他秋山臨楓臥江子的詩號,字字透露著,等待已久的時機。
 
「這種東西我聽不懂」──就算懂,也不承認!未盡的話語隨著再次飲盡的黃湯,吞下。
 
為何你如此堅持?
我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你,
什麼天外南海的安危、什麼淑世理想,根本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傲刀天下無論怎麼改朝換代、天外南海不管是換哪一族做主,皆與我們無關,
憑那些傢伙,壓根兒動不了我們!
為什麼你寧願放棄現在的生活,也要至自己於水深火熱的危險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