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共創】《誘情(?)》.聖邪 六

 
 
舒適的香檳色銀翼轎車,在灰黑的柏油路上暢行無阻著,一路上沒有太多的紅綠燈,短短的路程對車內的兩人而言卻是顯得無比漫長、不安彆扭的神情在彼此臉上皆可尋得幾分,縱使搖下車窗似乎也沒多少成效。邪影的時速始終是由七十起跳,車內詭譎的氣氛讓他無法定下心神地四處超車,副座的聖蹤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強壓下內心想罵人的衝動、並極力忽略他們行駛的所在地──市區。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
 
「尋──呃,邪影。」沒經思考便脫口而出的名兒在接到一記冷瞪後自動改過,「我傷口還痛著呢……」可不可以麻煩你稍稍開慢一點、稍稍遵守一下交通規則一點……台灣的法律要變天了嗎?現在的大學生都這樣開車?
 
「……」
 
車內,悄然無聲。
 
「邪影……?」不信邪的再度探問,聖蹤突然感到有些頭疼,現在…到底是誰想彌補誰?
 
「對不起。」良久,細微的男音飄進坐於副駕駛的聖蹤耳中,那聲音是悶悶的、似乎經過一番掙扎而脫口,卻不難聽出其中帶有的歉意。
 
聖蹤莞爾,這傢伙……其實還頗可愛的嘛!只是倔強了點、孤僻了些。
 
車子在市區裡不知轉了幾個彎,也不知邪影又闖了幾個紅燈,最後,出現在聖蹤眼前的,是上次與他有一面之緣卻無緣進入的日式平房。
 
熄火,兩人下了車,『喀嚓』的清脆聲響,是鑰匙轉動的聲音。
脫了鞋,聖蹤小心翼翼的踩上那看似高級木材所舖成的地板,細細打量著入眼所見的ㄧ切,如此的謹慎專注,除了本身身為設計師的專業觀察品嚐外,就只剩一個原因──這是某位大師的家。
 
──其實他也是很擔心害怕的哪………
 
帶領聖蹤進入客廳後,邪影便將人丟在一旁也不招呼的逕自從電視櫃旁的小抽屜裡取出醫葯箱,旋過身,便見聖蹤那專注非常的神情,一瞬間,竟讓他有些怦然的怔愣、以及稍稍滲入的莫名雜思。
甩掉一堆奇怪的唸頭,邪影一把拉住仍處於神遊狀態的某人,相當粗魯的將人往軟墊上塞。
 
「你的傷──」血還在流,方才在車上兩人只顧著忙尷尬,居然誰也沒想到該先止血。輕柔地挽起聖蹤滲血的長袖,小心翼翼的以紙巾將血跡擦拭,傷口雖然沒有想像中的嚴重,卻是有了ㄧ道說淺不淺說深不深刀痕,以及周圍點點深紫淡紫的瘀青。
 
邪影先是取出雙氧水,皺眉──這個很痛的。
隨後拿出酒精──這個還是很痛。
優碘──好像放的有點久,過期了怎麼辦?
面蘇利打姆──刀傷能擦這個嗎?
 
紗布與棉花被丟至一旁,連捲好的繃帶都散亂著,此時此刻,邪影突然特別想念那可愛清秀的素續緣………
 
──死洛子商,他最好是快把人給帶回來!
 
聖蹤疑惑地看著藥拿一拿卻突然停下動作的邪影,有些困惑的抬頭,恰巧對上那雙魅人的琥珀雙眸,俊美無儔的容貌就在自己的眼前放大,幾繓烏絲垂落微染霞紅的雙頰,溫潤的鼻息撲灑,嫣紅唇瓣吞吐的緩緩氣息,竟讓聖蹤自個兒也亂了步調,心底似乎有著什麼被觸了動,完全忘了叫人與傷痛。
 
溫柔的氣氛旂旎蕩漾,彌漫充斥於二人四周卻不被察覺。
 
兩人就這樣一呆一愣,僵持了不知多久,讓甫進門來到客廳尋人的素續緣看了好笑又好氣卻也多了幾分訝異,聖蹤臂上的血跡未乾,尋又拿著一堆藥在發楞,而那應該要喊痛的人也不知在呆個什麼,但真正要人驚訝的是──向來獨來獨往的尋,居然會帶別人來家裡,這人似乎是劍子先生他們的朋友,跟尋搭在一起……其實還頗賞心悅目的。不是他要這樣亂想,而是看一直以來都只對自己好的尋居然突然帶個生人來家裡,這要他怎麼不想歪?
 
──或許……他該找個時間向PUB那票人打聽打聽才是!
 
 
 
 
 
 
拖了好久。。。
拖到柳都覺得自己再也寫不出東西了。。。
事實上真的寫不出什麼
寫一篇文,Word給柳當10次。。。
又重新開機一次
害的柳幾乎寫一點存一點 就怕一個當掉全部掛掉T_T
中間"邪影"二字幾乎是完全打不出來
只能複製貼上是怎樣。。。Orz
 
 
以上(逃)話說這集真是便宜了某蹤=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