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寒空.下

寒空.下
 
 
「這次,又是為了什麼呢?」
 
少女潔白的洋裝在空中劃了一個荷葉般的圈,足尖輕點轉進了一地濁紅的鳥居,然而就在通過鳥居的那一刻開始,濃濃血腥腐敗的味道倏地刺鼻而來,少女卻似毫無所覺般地轉過身,仍舊目光澄澈地在素白的臉上拈起一朵微笑的花,向女孩伸出右手。
 
女孩先是偏了偏頭,眼看少女作勢就要轉身離去,也急急忙忙地跑上石階通過鳥居。
 
「姊姊,等等我!」
 
待兩人消失在石階的盡頭,一聲低沉粗啞倏地鳴叫而起,緊接著傳出啪沙啪沙的羽翼鼓動,原本站在鳥居上的烏鴉們在那聲叫響過後群起振翅飛往兩人消失的方向。
 
最後一隻烏鴉飛離,本是觸目驚心殷紅充斥的鳥居,瞬間變成看似年代悠遠,令人深感森冷詭譎卻又不失神聖莊嚴暗紅剝落地古老,而鳥居上頭,卻是連個繩索痕跡,甚至是方才淌流的色彩也無……
 
 
神社後山,一群烏鴉在山坡上排成弧形,中間橫躺著的,是死相相當悽慘的一小群烏鴉,細細數來,竟然有十三隻!?
 
少女牽著女孩的手站在離烏鴉們不遠的地方,只聞其中一只鴉站在一旁發出『啊-啊-』的低啞躁聲,而後便見兩隻、兩隻地烏鴉飛至躺有死鴨的位置,通力將死鴉銜起來送到附近的池塘裏,最後再由方才發出聲音的那只烏鴉帶領集體飛向池塘的上空,一邊盤旋、一邊哀鳴,數圈之後,各自散去。
 
那看似儀式的祭禮,像是在訴說著無法表達的悲慟、像是在為死去的同伴獻上最誠摯的憑悼、像是……
 
一種開端,或者一種結束?
 
那看了會令人毛骨悚然的金黃色的銳利的雙目,從中併射而出的,會是名喚復仇的東西,還是潛藏在深處叫看出的人們不忍再看的淒然?
 
 
「姊姊……」女孩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拉拉少女的衣袖,漆黑的雙瞳不解地看著少女,「他們…為什麼要這麼殘忍呢?」
 
少女輕輕地笑了,她沒有回答女孩的話,只是那澄澈的雙眼自始至終皆定定望著烏鴉散去的天空,不著痕跡的閃過一絲難以捉摸的波動,語氣略顯哀傷的道:「等你長大了,也許,就會知道答案了吧。」
 
這是需要…自己去探索的答案……
 
少女與女孩就這麼彼此依靠的佇立在原地良久、良久,久到連天色都全然暗下、暗到在毫無火光的山中再也看不到兩人的身影,僅餘陣陣冷風吹拂的寒空,以及不知何時飄流在風中的兩根黑的發亮的殘羽,融入在夜色之中……
 
 
-完-
 
 
寒空.後記:
 
其實一開始只是想寫神話中烏鴉的葬禮,以及烏鴉在很久以前曾經是報喜的鳥類、占卜的神聖靈鳥,而現在的烏鴉卻變成這般的……怪談-_-,
幾乎是受盡人們的恐懼及鄙視,
就連在聖經裏頭,烏鴉的出現也是代表神聖方或者罪惡方都有呢……
話說回來,其實咱很喜歡烏鴉XD
烏鴉算的上是最聰明的鳥類了~
 
這篇謎的地方就在…鳥居那邊,關鍵在這兩個女生,
原因咱不知道,任何一個原因都能左右後面發展的解釋= =|||
 
至於女孩所指的殘忍。。。
就要視情況而定了,
一種可能:
他們都是烏鴉,少女、女孩、老人、男人、女人、男孩……全部都是烏鴉,
設定上他們是一家人,所以說上篇剛開始的那些話都是在嘲弄。
如果說他們都是烏鴉,那麼鳥居上的十三個人頭,可能是死去的烏鴉,就是水葬的那十三隻,是一種憑悼。
 
殘忍的,是人類。
 
如果說他們都是人類,那麼鳥居上的人頭即是烏鴉像人類報復,替那十三只死鴨的復仇……少女一家人,則依舊是神社的主人,他們對這復仇已經司空見慣了,而烏鴉們,並不會攻擊這片土地的主人。
 
殘忍的,是人類與烏鴉。
 
最後一種可能,少女一家人是神魔之類的東西,既不是烏鴉、也不是人類,
那麼上篇的開頭是感嘆或是嘲弄就都有可能,
 
而殘忍的,依舊是人類與烏鴉。
 
至於鳥居的秘密。。。
 
結論是……這是一篇謎Orz
 
就連標題也是謎呀XDDDDD
一點關係也沒有(炸)
 
硬解釋的話…就是烏鴉的天空吧= =~
人類之於烏鴉,多半就是那般冷冷的、懼怕、不安,毫無溫度,
就像牠們遊走的寒空、悼念的淒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