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寒空.上

寒空.上
 
 
啪沙沙沙──
 
日暮黃昏,霞雲簇擁;緩緩沉落的太陽在潔白的浮雲渲染上一層又一層深淺不一的朱紅,時而伴點淡紫,好似一個天空的大熔爐。隨著時間的推移,暖風也漸漸沁出絲絲冷意,一陣突兀的黑影驀地劃過黃橙橙的天空,啪沙啪沙地振翅翱翔,其中還參雜了粗嘎地低啞叫聲迴盪擴散……
 
『烏鴉,是壞兆頭。』高山上,一名老者負手而立,俯瞰低飛群烏。
 
『烏鴉…是很邪惡的呢。』草原上,少女雙手搭著女孩的肩,雙眼澄澈地望著天空。
 
『不吉利啊…這不吉利啊,嘖!居然看到烏鴉了!』碎石子鋪滿的小徑上,男人背著一筐木柴,加快腳步地向前走去。
 
『手不能指烏鴉唷,會有報應的。』女人攔下懷中男孩正打算比向斜前方的手,柔柔地微笑。
 
不安、恐懼,隨著群烏過境,陰霾在人們的心頭……
 
 
牠們要飛到哪裡去呢?
 
女孩偏著頭,想問,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莫名地梗在喉頭,發不出來。
 
 
金黃黃的稻穗隨風搖曳,少女牽著女孩走過草原、穿越稻田,來到山裡;她們在一處兩旁充滿針葉林的石階前停下,並沿著石梯一階一階地緩步向上。
 
石階貌似永無止盡地不斷向上延伸,望不見盡頭。
 
觸目所及的皆是一片又一片似曾相識的針葉林;耳邊傳遞而來的,是不曾歇止的蟲聲鳥鳴,讓人有種置身原地徘徊、行不到出口的錯覺。
 
突然的,女孩停下腳步,黑靈靈地眼兒直直盯著前上方,啟唇輕喚身旁的少女。
 
「姊姊。」
 
少女依著女孩軟膩的童音抬眸。女孩睨著的那個點,有塊小小的紅影;繼續朝著前方走去,就會發現那塊紅影其實是個只要是通往神社的路上都會存在的鳥居。
 
她放開與女孩相連的掌,信步移自鳥居底下。
 
高聳巨大的暗紅色鳥居,斑斑駁駁有著脫落地痕跡,還有……在鳥居豎立的柱子上,像是細水涓流地鮮紅。
 
「一、二、三、四、五……、十三,好厲害呀,十三個呢!」
 
女孩不知何時跑到了少女的身旁,像是拍皮球玩時般地數著數兒,對著鳥居高處指指點點。
 
鳥居上,此時正垂掛著一顆顆鮮血淋漓的人頭,尚未流乾的鮮紅,順延兩旁暗紅色圓柱斑駁地痕跡蜿蜒而下,沒靠著支柱的,則落了一地的暗紅……
 
石階,彷彿就在這混合泥沙污穢的血液上,形成一道無形的門,一但踏足過去,便不知究竟通往何處;鳥居內、鳥居外,兩個世界。
 
然而就在鳥居的上頭、栓著人頭繩索的上頭………
 
「妹妹,媽媽說過,用手指著烏鴉,是會有報應的唷。」
 
少女依然清澈澄淨的雙眸,深深地望著…那一排幽鈍的深邃。
 
 
 
不要問咱在寫什麼
咱也不懂= =||||
 
就算看了下篇…恐怕也不會了解吧囧
阿列兄請查收- -+
咱把鐮刀做出來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