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每一個人都有苦苦守候的堅持,這就是骨氣。

 
今天截水月的片段截到劍蹤24集,一般來講,因為水月的片斷大都在腦海已經成行了,所以沒看到想要的片段都是直接跳過,連快轉都沒快轉,像是24集裡就完全沒有柳要的片段,但還是在後面停下來了,因為小蝴蝶那陣子的表現實在是有趣的緊,可以說是怎麼都看不膩XD
從六醜去找小蝴蝶那邊開始慢慢看,直至畫面跳到一劍封禪被黑暗之間求刑那時開始快轉,轉到一半突然間發現一句很面善的話…於是開始往後跳……
左看右看,結論是,雖然不一樣,可是還真像XDDD(被毆)
 
一劍封禪說:「人的生命中,都有苦苦守護的堅持;我的堅持,就是骨氣與自我。」
 
阿吞說:「他曾經講過『每一個人都有苦苦守候的堅持,這就是骨氣』---這是在吾殘留的印象之中唯一同意的一句話。
 
於是柳想到的,是始終追逐自己的一劍封禪,縱使他不知曉自己便是吞佛童子,但是仍隱隱有所感覺,只是不願正視,他知道,只要殺了吞佛自己便能自由,多少年來皆是如此,再怎麼說,只是太過於執著於一個點,於是不願深究為何只要殺了吞佛自己便能自由?人邪自始至終一直在逃避,這也是一劍封禪這人格的殘缺之一吧?殺誡既然是封印魔性的聖劍,為什麼人邪依舊噬殺?而不像劍邪那樣堅持不拔劍?劍邪是因為人邪還在江湖所以不肯退隱,那麼人邪又為何執意於找尋不到的吞佛不肯退隱?思考,也思不個所以然來。
吞佛,才是這個身體真正原始的主人,縱使是一劍封禪,無形之中,還是有被沉睡的吞佛的意念所支配,好吧,這可以解釋為他執意要殺吞佛的原因(眾踹)。
 
離題了….拉回來………= =bbbb
 
吞佛說:『這是在吾殘留的印象之中唯一同意的一句話。』,那麼,吞佛殘留的記憶,是不是也有可能交錯到一劍封禪潛意識的記憶呢?
畢竟這話的相似度太過巧合,話,是一蓮托生說的,一蓮托生在劍邪孕化之前就已經死了,所以劍邪不可能知道這話,一劍封禪更是不可能,他恐怕連一蓮托生的骨骸都沒見過吧?
而吞佛對於敵人所認同的話,是否能深刻到連一劍封禪都感應的到?
柳認為不無可能,畢竟讓吞吞認同的話太少了= =+
 
 
以上只是截片截到被人邪的話愣到不知不覺碎碎唸出的鬼東西Orz
今天預計的進度只到24集,柳可以繼續怠惰發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