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該走了

2009.03.07(六)

龐大的醫療費用已經負擔不起,加上牠的身體過於虛弱,完全無法再作任何檢察,決定將貓接回來。
去帶牠的時候,牠輕輕的叫了一聲,一如往常般清脆甜膩。步履蹣跚的慢慢走向籠子口,輕輕拖動緊繫腳上流針的點滴管。
比起前一天,看起來似乎有精神多了,叫得出聲音,也能發出呼嚕嚕的聲音,然後就像從前一樣,微微傾斜著身體,輕輕的將頭靠在我的頭上,就這麼靠著。

靠著點滴在維持的生命,這是牠最後一次的撒嬌。

醫生說,吃得比前一天還少。

晚上的情況很不樂觀,雖然將牠包得緊緊,卻一度想掙脫,看牠想去哪,卻是歪歪倒倒的走了幾步路,原地趴下,怕牠失溫,於是又將貓重新包好,帶回身邊。

無進食。

半夜三、四點左右,再次嘔吐。


2009.03.08(日)

AM 10:30 走了

熬了大半夜不敢睡,終究還是不敵,耳邊因為一陣貓的哀叫驚醒,想移動牠,卻發現只要一移動,牠就會唉。
似乎是一直想嘔吐,卻沒有任何東西能再讓牠吐出來,持續了將近一個鐘頭,想嘔吐的動作,僅剩下陣陣呻吟。

然後,在我的懷中,瞳孔放大、無聲無息。

希望在牠有生之年能待在我身邊,
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長大。

這是,非非來的那一天,我許下的願望,
然而,牠已來不及大。

2005年那年,牠走的錯愕,令人猝不及防。餘下的,是滿滿十六年的回憶與如今淡化的身影。

2009年的今天,牠走的迅速,尚未認清事實卻已無語淚千行。

牠們都是生病走的。一個跟病魔纏鬥,一個隱忍苦撐。

我想,非非真的很痛苦,牠真的很痛、很痛,痛了這麼久,仍是笑著迎接家人。

還有......充滿活力與毅力的狗兒,縱使癱瘓仍努力不懈地想起身,那是我一輩子也忘卻不了的畫面。



印象中,非非似乎是三年前的三月帶回來的,日期也是差不多這段時間。

於是三年後,我仍舊,只有我。



連續下了好幾天的天氣,晴了。
你選了個好日子呢......

寶貝寶貝,痛了這麼久,一路好走。



2009.03.08 AM 10:5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