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共創】《誘情(?)》.聖邪 五

「還鬧的不夠大嗎?」抬起被印上了兩個火紅掌印的臉看來是沒什麼說服力,龍宿毫不客氣地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汝是想對吾們的小尋兒做什麼啊?」饒負意味地挑了挑眉,訕笑著。

聖蹤也只能無言地看向靠過來的劍子,說真的,臉上的掌印到現在還熱燙著。

取來冰鎮毛巾,劍子打圓場道:「好了!龍宿,你就正經些吧!別鬧了!」

「正經?呵呵…」坐在高腳椅上,龍宿點著菸草到煙桿去,笑道:「現在不正經的人,是那個剛剛被打巴掌的人啊!」

劍子尚未說話,聖縱一手冰敷捂著發痛處,一面昵向那笑的怡然自得的人,面具一揚:「拿去!以後我也不想看到他了!」

「哎喲!男人胸襟怎麼那麼小啊!不就被打兩巴掌嗎?打回去不就好了?」呼出一口煙霧,龍宿的眼神活像看著一齣令他發笑的小劇一般,那樣事不關己卻又明明是始作俑者的樣子!

劍子忙道:「龍宿,別火上澆油了!」

聖蹤霍地起身,放下了濕冷毛巾,道:「面具不拿?那我拿去了!」很好!都是在看戲是吧?好龍宿,總帳記上你一筆了!

「慢走啊!」看著唰過去的身影,龍宿笑的魅然。劍子微蹙起了眉:「這樣好嗎?會不會太過火了?」

「哪會啊!我這是在幫他好不好?」放下了煙桿,噙著淡笑道:「畢竟這孩子孤獨太久了!總是得給他找個人家照應啊!」

劍子笑道:「是嗎?瞧你方才叫那聲『小尋兒』這麼親熱,吾還以為其實你才是想照顧他的人吧?」

眼神流轉,龍宿輕笑:「哟?吃醋了?」撐著下頷,手指稍稍撥了撥髮絲,倏地,指停,猛然一句驚叫:

「汝這該死的扇子男,居然拔了吾的髮飾???」

& & & & &

「啪」地一聲,邪影隻手撐在車頂,只是喘著氣。

為什麼?為什麼他的情緒還會有起伏?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心已經停止了跳動,他洩漏太多波動了!漆亮的車窗玻璃照著那稍嫌纖白的面容,眼睛承載地不過是因方才被侵犯而氣得迸出的溼熱,不是因為示弱!絕對!

閉了閉眼,正要開車門時,一隻掛滿了琳瑯滿目的掛飾的手壓回了車門,接著傳來一陣訕笑聲:「喲?美人兒,一晚多少啊?需不需要我們兄弟來給你安慰安慰啊?」為首的那人身後,也伴著竊笑聲。

邪影面無表情地回望三人,在為首那人輕挑欲輕薄而伸將過來的手指給扣住反轉,也不管那人的哀嚎求饒,使力一推,三人登時滑稽地跌成一團!

轉身就要踏進了車內,一個較俐落的混混隨即揚來一拳,邪影還未反應過來,一聲喝聲:「住手!你們在幹麻?」,正是追著邪影出來的聖蹤!(喲~~你終於出現啦?)

「少管閒事!」混混啐了聲,才要再續方才的逞兇勁道,卻被邪影輕鬆地側身閃過,細長鳳眸微眺欲過來幫忙的聖蹤一眼:「多事!」

輕輕的一聲,如冷冽泉水般叫人為之一凜!音調雖輕,卻是叫聖蹤聽的清楚,真搞不懂為什麼邪影總是要這樣扭曲他的意思?有些不悅地看著邪影,決定「暫時」不出手幫忙,免得又給他有一頓好數落。

才這麼打算而已,遂見一個剛爬起來的混混抽起了口袋裡的東西,一晃,是把閃亮的鋒刃!看尖端就要刺向邪影的背後,聖蹤趕忙奔向前,想也沒想一把摟過邪影的腰,一腳踢向後頭再接再厲撞過來的混混,孰料,才一停下來,「啪」地一聲,又是清脆響亮的一聲!

聖蹤瞪大眼睛,不明所以的樣子。(兔子心中OS:我又被打啦?QQ)

邪影只當他是趁機過來吃豆腐的,擰起了眉頭:「你在這邊胡鬧什麼?」話一出口,就見那撲向兩人的,持著兵器的混混!突然,話都堵在喉嚨般地怪異,難受的尷尬在兩人眼誰對擊之間回蕩……

「你…」才要喚回看樣子還在晃神的人,瑞士刀的鋒端已來到聖蹤背後,在邪影的驚聲中,忙拉過冷不猝防被劃了口傷痕的聖蹤,鮮血淋瀝地滲透了衣袖──

像是要躲去聖蹤抬起的凝視目光,邪影一拳一腳便趕跑了三名混混,不理會那近四撐場面的叫囂,他轉身面對聖蹤,有些難為情的:「你…你的傷……」

聖蹤這才向完全回過神來,轉身便走。

「喂!」邪影沒想到看樣子好像纏自己纏上癮(聖:誰?誰?)的人居然會這樣甘願(聖蹤:我是有尊嚴的…= = bb)地一叫就走?雖然是自己誤會,卻也是拉不太下臉來挽留他,但見聖縱越發不理他,於是急喊:「你要去哪?喂!」腳也追了上前去!

聖蹤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包紮啊!我還能做什麼?再待下去,真不知道你又要說我有什麼心思了!」

聞言,邪影有些愧然地低首:「我…你的傷…我會負責…」

「什麼?」這下又换聖蹤呆了那麼一下:「你不用勉強,我又不是一定要你負責!」

「可是你是因我才受傷…」瞥過眼,邪影窘得不知該說什麼,倒是聖蹤意會過來,挑了挑眉:「你真的想彌補?」

邪影像是想反駁,卻又在張口不知該說什麼,只好靜默著。

「嗯嗯!」聖蹤點了點頭,又問:「不會再扭曲我?」

抿著唇,邪影睇了聖蹤一眼,隨即搖頭。

「不會再隨便打我?」聖蹤又追問著。(鶯:= ___=你好煩喔~~~)

睜大眼,邪影才說出:「你!」那個看似在賣乖(聖:看!又再扭曲我了!)的人忙見好就收:「好吧!好吧!既然你真的過意不去,我讓你處理就是!」

堵到嘴邊的話,就這樣嚥了下去,邪影思索了下,安慰著自己:「不過是不想欠他人情罷了!」於是拉開了車門,發動了車子,卻發現聖蹤仍呆站在原地,搖下車窗,蹙著眉:「你幹麻?還不上車?」

「喔?喔…」這邪影…會不會轉的太快了些?前一秒不是還在猶豫嗎?上了車的靜謐空間,聖蹤依然在想這個問題,還有那道其實不很痛的傷口。

& & & & &
《後記》─

我發現兔子在我手中已經越來越淪於搞笑的形象了~~~實在不是我願意啊~~~(攤手)其實兔子蹤是扮豬吃老虎,明明就很想去小尋家,還拿喬啊~~~下一棒的柳啊~~加油吧~~~(狂笑ing)

縱:QQ你是對我有意見嗎?幹麻一直針對我?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