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贈文>非官方童話之~永眠的睡美人.四東(?)【二】_贈抹茶丸子

 
 
 
------ˇ正文開始ˇ--------------------------------------------------------------------
 
 
 
「好黑喔!真是奇怪的地方。」睜著大大的眼睛環顧四周黑壓壓的一片,不時疑惑地眨呀眨。不知道已經走了多久了說!有高低起伏的地形、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道路阿~怎麼會這樣嘛!

沙沙沙------ 沙沙沙-------… 喀喀喀--- 喀拉喀喀---- 咕嚕…嚕嚕… 呼嚕---

「聲音越來越接近了!還有微微的光透出來!出口耶!」心唸一動,感覺就像是在茫茫沙漠尋覓到綠洲般的加速往那兒光亮前進,由於身處於黑暗中太久突然接收到光線的刺激導致我無法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喲!這不是小東無嗎?』一抹模糊的粉綠色影子對著東無君招招手,話中充滿了笑意。

漸漸適應光源後,仔細一瞧「沐流塵!你怎麼會在這?阿……」話尚未說完,東無君便瞪大眼睛被眼前的景象駭住──

沐流塵穿著粉綠色短袖棒球衣、戴著粉綠色棒球帽掩飾他那凌亂的粉綠色雜草(?)睜著粉綠色的眼盼,悠哉地坐在粉綠色的日式坐墊。
一旁擺著粉綠色的小桌子、上頭放著粉綠色的英式華麗茶具組,桌子上頭、底下放滿一堆零食、棒球手套跟棒球。其中一塔書本上頭擺著一包打開過、新亮相的心型餅乾,手上提著一只茶杯裡頭的茶也是粉綠色的!身後的點點身上原本是黑色點點全變成粉綠色、正安詳的趴在一排粉綠坐墊上頭睡覺。
 
點點是負平生寄養在沐流塵那的奇異小雞,雖說是小雞,卻有哈士奇成犬那麼大。

原來打呼聲是點點發出來的,可是…「沐流塵!你應該知道圖書館不能吃東西。」東無君冷冷地瞪著眼前凌亂的景象、以及一臉無辜貌的沐流塵,沐流塵不是向來都有潔癖又沉穩內斂的嗎?到底是受了什麼樣的刺激?

沐流塵怔怔的望著東無君,悠悠的說『負平生又不在~~』說完後絲毫沒有半點罪惡感的拿起那包打開的餅乾吃了起來、接著繼續翻動一旁的書本 沙沙沙------ 沙沙沙-------…

「不是負平生不在就可以這樣吧!真是的。」東無君狠狠的給了沐流塵一記白眼,不是他要惹閒事,而是本身就有嚴重潔癖的自己,實在無法忍受眼前的凌亂景象,不佳的心情搭著火氣高漲,不自覺變顯露了出來。

『噢,親愛的小東無你的白眼給了我一記沉重的打擊』沐流塵雙手摀著著胸口,誇張的表演著謎樣的戲碼,甚至往後倒了半個身子。

「沐流塵,你是患了【期中考成績公佈打擊症候群】啦?」東無君沒啥好心情的拉了張坐墊坐在小桌子前,自己倒了一杯粉綠色的茶細細品嚐起來。本來是想來找找書的,卻碰上這種情況,原本是想轉身就走,但是來都來了,馬上離開實在浪費上來的艱辛,再者……天曉得這種情況要怎麼回到地面啊!

聞言,沐流塵的臉色驀地刷白『不要跟我提我的英文啦~~』旋即抱著頭縮成一團、悶悶的說『我要暑修拉!上學期的英文好該死,我的暑假!我的暑假拉~~』只見沐流塵一個人自逕地在那裡打滾。噢!天啊,為什麼要叫一個中文系又有雲濤夢筆沐流塵之稱的文學高手學那什麼亂七八糟的外國語言!西蒙禔摩,都是你們害的啦!什麼促進文化交流、什麼要打開眼界放寬心胸!那是什麼鬼啦!

「嗄阿,誰叫你要被當、掉、勒!」東無君淡淡的一笑,只是那笑意並沒有到達眼底,喝了口茶又說「沐流塵,這茶還不錯,怎麼弄的?」
 
雖說粉綠色的…嗯…有點怪,不過不難喝。

『嗚嗯…太過分了啦!沐流塵』從一堆書裡頭抽出了張衛生紙(?)擦拭著,猛然閃過一抹邪惡的笑容…?!

似乎是看到了什麼,東無君疑惑地瞄了眼再仔細觀察眼前之人「你剛剛有笑嗎?」。

沐流塵抬起他那【旋然欲泣】可憐兮兮的垮臉、頗不高興地望著東無君『你把我傷成這樣我怎麼笑啦!哼!』說完就撇過頭,捧著他那包新亮相的心型餅乾背對著東無君吃了起來。就是耍任信。

「……」是我看錯嗎?說的也是啦…那個模樣怎麼可能會笑?可不是嗎?「不過這茶真的很好喝耶。」沉默地思忖了一陣子、東無君自顧自地喃喃自語著

『哼哼哼哼哼~~』
 
就在東無君打算隨意拾本書堆中的書本來拜讀時沐流塵,瞬間站了起來,嘴角還殘留著餅乾上的糖粉、右手套著棒球手套,開心的大聲宣佈『棒球我愛你~』

「?」這傢伙是什麼時候迷上棒球的=口=!!
東無君一臉錯愕的盯著此刻棒球選手模樣又突然起身的沐流塵。(不過這傢伙是穿著粉綠色的球衣就是了)

剎那間沐流塵四周忽地開起了一朵朵粉綠色的小花,並從他那粉綠色的眼盼中萌發出閃亮的神聖光輝『自從我看了寶島連載的【野球長打王】之後(以下省略)』。

像是看透東無君的疑問,某個全身上下閃著粉綠色光芒連萌出的光輝皆為螢光綠的傳說中的雲濤夢筆沐流塵快樂地自行道出原因。

「這樣啊!」沒打算問出口的、也沒什麼興趣知道原因,不過既然人家都自己說出來了,不表示點東西似乎有違情理。東無君繼續替自己倒杯茶後涼涼地開口:「那你到底在圖書館做什麼?把這裡搞的亂七八糟的。」

『嗄?這個阿,我在看童話故事啊!』某罪魁禍首一臉陽光燦爛地笑著。

東無君停下手邊的事,愣愣的望著那笑的過度燦爛到有些礙眼的沐流塵「那為什麼突然要看?你平常不是只看十萬個為什麼?」
 
難得的多話難得的疑問,並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且總有一股不安又怪怪的感覺。

『因為要參考參考阿!』開心的哼著歌,沐流塵不假思索地道出。

「你該不會又發明了什麼怪東西吧?阿……….奇怪的茶!」

『oh!no!這次的茶很正常!放心放心。』沐流塵開心的硬是拉起東無君跳起華爾華茲。

「正常…」東無君很不配合地站在原地,任某人自己快樂地跳著。他發明的東西哪一次正常了?

『Oh!To , dear.I forgot to tell you ! The game beginning------』

「嗯?」不解的看著突然說起英文的沐流塵,就在東無君還摸不著頭緒時,灰藍色的眸子突然飄見沐流塵嘴角輕輕的牽起,出現了剛剛自己以為看錯的邪魅笑容。

茫然之際突地瞬間眼前一黑,東無君赫地發現自己什麼都看不到了!喂!沐流塵!我還沒問你啊,你到底又搞了什麼東西?喂、喂!

『嘻嘻,親愛的小東無ˇ遊戲開始了呢!』諾大的圖書館內,迴盪著充滿邪氣的笑聲『從前從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