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三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章一
 
.
 
 
 
黑暗中的啼曉,喚醒人們庸碌的一天,
田野裡不再孤單的稻草人、市集漸漸的黑影穿梭;
直到天空泛起了魚肚白;人聲鼎沸,才正式降臨於早晨的市街。
 
學堂裡喧鬧聲依舊,不僅是因夫子的尚未來到;也因為一向早到的負平生,位子上仍是空空蕩蕩。接連著兩天了,不曾遲到不曾早退的標準乖寶寶、新世代的模範生負平生,居然連續兩天翹課?!這對學堂眾生而言可是件大轟動呢!
 
朝陽朝著既定軌道冉冉而升,直到觸目所及併射一片刺眼亮白,那愈漸強烈的熱度揮發才漸漸滲入人們脆弱的肌膚。
 
四無君微蹙著眉,炯炯目光鎖著正慢條斯理步入學堂的夫子,卻仍是不見那纖弱的身影。
 
負平生在搞什麼鬼?
 
暗自納悶,稚氣未退的秀美臉龐平靜無波地一如往常,
與身後一片情緒抑制的沉寂躁動顯得無風無雨。
 
震耳的鼓譟早在夫子踏入門檻的那一刻便悄然無聲,頃刻間靜默的空氣流露出浮躁壓抑的不安與緊張,直到夫子清了清嗓子,不慌不忙的道出一個方接到不久的消息時;學堂內,又是一陣譁然。
 
『負平生患了風寒,所以這兩天在家養病。』
 
夫子話語一出,學堂內的氣壓頓時緩和下來,繼而釋放出一股參雜同情、了然以及少許不屑的氣氛,僅僅四無君錯愕了一瞬,面容上的優雅也僵硬了一剎那,但也僅是那一剎那,不消半刻,腦中迴路又自動運轉起來。
 
昨個兒負平生缺席是因為他莫名奇妙的跑出去淋了一整天的雨,
然後正巧不巧被經過的他莫名奇妙地撿回家,
今天沒來是因為患了風寒…風寒……
是啊!像他那種不要命的淋法,再強健的人恐怕也要噴嚏鼻水一起來了,
又何況是看似纖弱的他?
 
心思稍轉,四無君的眉頭緊了又鬆、鬆了又緊。
 
他是笨蛋嗎?
居然沒想過淋了整天雨的人會生病?!
 
四無君不禁暗罵起自己,也有些自責自己的大意,送負平生回去的那晚,他明明有感覺身畔人似乎漸起的不自然體溫,只因為人兒笑著說沒事便不疑有他。
 
自己果真還是不夠成熟、思慮不夠完善,才會連這種簡單的小細節都忽略了去。
 
 
反覆檢討琢磨著,四無君尚不擅掩飾心思的唇角微微勾起自嘲的弧度,不自覺斂下的眼簾恰巧遮去眸中複雜的苦笑,沒有察覺夫子正興味地觀察自己兀自沉思的難得閃神………
 
 
╳    ╳    ╳    ╳   ╳   ╳   ╳   ╳
 
 
撐開沉重的眼皮,映入眼簾的,是華美飄逸的沙幔;輕輕柔柔,有一下沒一下地騷弄著他的臉龐,柔軟的床榻與厚實的被褥將他包裹的密密實實,熱氣在緊實的窄小空間裡反覆迴繞,再藉由連接著下巴的縫隙撲上臉頰,紅潤;整個人暖呼呼的。
 
這裡是哪裡?他記得……他回到家了呀!
可是,這不是他房間的景象。
 
一股乾澀哽在喉頭。
 
吃力的撐起身子,酸軟與暈眩無預警的同時襲上。負平生蒼白的手指緊揪華被,身後竄起的涼意讓他禁不住打了個冷顫;縮起身,想讓被褥也能罩到空涼的背後,強忍下身體與頭部的不適,他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
 
視線越過薄幔,桌子、椅子、櫃子、茶几、銅鏡…等,該有的都有了,
除卻那面看不出多大價值卻光潔不沾染一副就是讓人天天擦拭的銅鏡,
其他皆是一眼就能認出的高級木製品,木頭清香隱隱若有似無,
彷彿一認真感受就會消散似的,四周昂貴的擺飾突顯了這房間的價值。
 
這裡是……客房?
而且是專門為貴客準備的客房,為什麼?
 
「醒了嗎?」迷茫的同時,一道輕柔的嗓音飄進他的耳裡。
 
「母親?」不確定的喚了喚,負平生將視線移向聲音來源。
 
那是一個美麗的少婦,長長的墨色長髮用一只精緻的簪子盤起部分,其餘任其垂落;一雙狹長溫柔的鳳眼嵌著一對翡翠色澤的綠眸,柔美纖細的體態輕盈,若不是身上那些價值不菲的典雅飾品、以及一頭秀麗的烏黑亮髮,少婦就宛如空氣般的存在、透明的幾乎要消失般,感覺不出太多氣息,就是那樣柔軟地噙著一抹微笑、帶點惑人,令人忍不住地想去寵愛、疼惜、納入懷中好好的保護。
 
「你失蹤了整整一天,你爹很生氣呢。」少婦將手覆上負平生的額頭,確定已然退燒之後,輕柔地道。
 
她憐惜她的獨生子,這個眼睛像她、身體像她、個性像她……除了眼珠子與頭髮的顏色是承襲他爹,其餘的無一不像。
 
包括那……纖弱外表之下那顆堅強固執的心。
 
乍聽父親二字,負平生的眸子立即黯淡下,低喃著:「對不起……。」
垂下頭,早在踏入府邸的那一刻,他就有挨打的心理準備了。
 
見狀,少婦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將手掌移至負平生的髮,來回輕柔撫摸,良久,才緩緩開口:
「只是沒想到,你居然會被四無府的少主帶回來,讓我們很是驚訝。」
在迎上負平生疑惑的詢問眼神後緩緩開口:「四無府的少主說,你讓他給帶回家切磋較量,說是難得有個好對手讓他激賞,一不小心就過了頭忘了時辰,來不及到學堂去,只好很不好意思的將你帶回四無府招待……」頓了頓,「他還說都是他的大意,才會連向夫子報備這回事兒都給忘了。」
 
少婦美眸半斂,白皙的臉龐漾著柔和,唇角劃著漠然的淡笑,雖然是她依慣的風格,卻總是給人一種距離感,令人捉摸不清。
 
「呵……懂得反省自己的過失,又能迅速找出癥結所在,怪不得……果真是個難得的人才。」
 
負平生歪著腦袋細聽母親的喃喃自語,感覺的出,母親很喜歡四無君。
 
「生兒……」
輕喚了聲孩兒,少婦在負平生尚未反應過來時坐上床榻邊緣側身擁住。
 
…娘?」話題轉的太快,負平生不明所以依在母親懷中,暗自嗅著自少婦衣內散發出的淡淡芬芳。
 
「吾兒……娘不要你…受任何傷害,誰也不許…欺你、負你、讓你心傷、惹你哭泣…………」
似是看出了什麼,少婦緊緊擁著懷中的孩子,堅毅的話語自輕啟的紅脣一字一句緩慢吐出;像是誓言般,在靜謐的空間裡不斷流轉、擴散,延伸至所有的默然……
繚繞的令人,難以忘懷。
 
 
╳    ╳    ╳    ╳   ╳   ╳   ╳   ╳
 
 
「退燒了嗎?」少婦甫出房門,一道沉穩的男音便自頂上響起。
 
抬頭,嫣然一笑。
 
「這麼關心何不自己去看看?」
 
她知道,男人從頭到尾都站在門口,自始至終。
 
「他不會希望看到吾。」蹙眉。
 
「都是你自己在說。」呵呵輕笑,少婦心情甚好的轉身離去。
 
男人聞之一頓,隨即跟上腳步。
「方才聽你對生兒說的話,莫非…又看見什麼了?」
 
聽出男人話中潛藏的不安,少婦停下腳步,偏著頭靜靜思考。
 
昨晚,看到四無君帶著孩兒回歸的那一瞬。
 
內心猛地跳了下,恐懼愈發滋長,
當下冒出的想法便是:他們會是怎麼樣的關係?
 
她是欣賞四無君的,
欣賞他的沉著、欣賞他的穩重、欣賞他的才能、欣賞他的氣度、欣賞他的年紀輕輕便具備的不凡氣勢與風範。
他太與眾不同了,出色的要人忌妒、卻又心服口服,
生兒若與他交好,絕對會有不凡的成就,
無論從哪個方向思量,就都是生兒與他彼此切磋、磨練的絕佳契機。
 
但她就是不懂;心裡那一股,對四無君靠近生兒的排斥感?
 
到底是為什麼?
 
少婦思的深了,久到身旁的男人都蹙起了眉。
 
「順其自然吧。」也許是知曉少婦的心思展轉,男子亦無意追究,僅是無奈輕嘆。
 
不願打攪,也許,只是時機未至。
 
 
美眸輕飄對上男子的,沁出了笑意的翡翠色:「真不願去看看他?」
 
「是他不願意見到吾……」
 
作父親的,何時如此膽怯過了?
 
「你又知道了?」見話題再度回到原點,少婦邁開步伐逕自離去,男子的反應,似是意料之內。
 
只是……多少會有些感觸吧?
……希望不要留下遺憾才好
 
 
夜幕低垂,暗星隱隱浮動,唯獨東北方的一碇耀眼,掩去餘下的鋒芒;
風聲颯颯,惹得庭院月桂澀澀,衝散淡淡瀰漫的桂香,徒留若有似無的飄邈……
 
迴廊踏足的跫音不絕,男子無言望著少婦逐漸消失的背影,素來淡漠的黑眸染上一絲複雜的神色,銀白色的髮絲沐浴在月光下飛舞張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