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二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章一
 
.
 
 
 
當四無君抱著負平生一踏進府邸,立刻引來四周僕役瞪大的圓珠子與驚愕的抽氣聲,旋即便讓一塊大的駭人的乾布罩住,還有人伸出手試圖接過懷中面色蒼白到不能再蒼白的人兒,
 
不過被他拒絕了。
 
四無君踏著穩健的步伐邁向所居的廂房,身後倒不意外跟了一群既擔心又好奇的閒僕、慣性地自動忽略那些窸窸窣窣的喋喋不休,關上門,隔絕門外與門內的世界,他拉下身上已趨微溼的白布,細心地替負平生自頭至腳大致擦拭完畢,便兀自盯著負平生渙散的眸子好一陣子不知在思索些什麼。
 
約莫半刻時間,他將負平生壓上床榻坐好,換上一條全新的乾布覆在人兒髮上,逕自轉身走向位於屋角的長櫃,
 
回眸,再度打量了那人幾番。
 
無暇顧及自身那套半溼不乾的冰冷藍衣,
四無君先是從櫃子裡抽出一件素雅的白袍,轉過身比了比負平生之後,搖搖頭。
接著,他拿起一件淡淡鵝黃的長袍,對了對,再度搖頭。
衣裳疊好推至一旁,他拉出條白底紅邊的外掛,搖頭。
象牙白的內襯?嘆氣。
藍紫色的衣袍?喪氣。
 
四無君以極不優雅的姿勢蹲踞在地,不時望向負平生看上幾眼,原是發紫微顫的雙唇已是漸漸轉粉平息,算是值得欣慰的吧?!
 
只不過………那人怎麼還不回魂?
 
心的一處似乎有些失落的氣餒?
算了,這不重要……
 
努力奮戰於衣櫃中的服飾也近一刻鐘有,最終是拉出了件與自己身上紋路相仿的藍衣,那是一種帶有淺灰的藍,像是下過雨的大海,較自個兒身上的,要深、要沉,很美麗的顏色。
 
「不是吾要說,你也未免太瘦小了吧?」
打破兩人之間的沉默,四無君將衣裳塞到負平生手中,靜靜地望著臉色漸漸回復紅潤的他,然後舉起手在他的臉頰上輕輕拍打。
「吾已經找不到比這件再小的衣服了,對你可能還是大了點,將就一下吧。」
 
「你呢……?」雙頰上的刺麻總算是讓負平生回了那不知遊到哪去的神,他疑惑地眨了眨乾澀的黑眸,有些嘶啞地問。
 
 
「嗯……?」不解負平生所問為何,四無君的眸光緩緩流連於彼此之間,半晌,才想起自己仍是一身濕的現狀。
 
他是在擔心自己吧?心底有股陌生的暖流正悄悄的泛開、漣漪,「無妨。」
 
負平生膽怯又明顯帶著擔憂的短短二字問候,意外的讓四無君感到分外窩心地笑開了顏:「你在這兒換,吾很快便回來。」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紀,卻有哥哥與弟弟般地錯覺。
 
 
…謝謝你………。」揪緊懷中乾爽的布料,負平生微微地牽動唇角,音量不大,卻足以傳到對方耳裡。
 
 
他們都是獨子,一出生、便注定孤獨。
 
 
╳    ╳    ╳    ╳   ╳   ╳   ╳   ╳
 
 
甫踏進房內,入眼的即是負平生呆坐在梳妝檯前的樣子,人兒原是溼濡的長髮此時正……嗯,輕靈飄逸?好像不是這麼說,反正就是無風也能飛的那種,很新穎的造型………大概是吧。
吸飽水份的布巾披掛在肩上,換好的衣裳又濕了幾分,東摸西摸的不知是掉了什麼東西,焦急的姿態讓恢復元氣的臉龐更添了分色彩,沒多久,就見他整張小臉苦哈哈地皺在一塊兒、不甚情願的以手指順著長髮梳理已呈半乾的銀白,繼而有些氣悶的胡亂抓個幾把,抓沒幾下又甩起頭來,拽了一頭散亂。
 
就這麼好一會兒,梳妝檯前的人兒突地靜置,像個娃娃般動也不動。
 
也許是察覺到四無君的視線,負平生頓時偏過頭,
 
就是那一瞬,視線,交錯……
 
明亮的墨瞳眨呀眨,負平生一臉好不無辜,白皙的雙頰在幾秒對望後燦上一抹紅霞,像是不知所措、像是尋求協助。
 
不若往常般的精明堅毅,此時的負平生看起來是柔柔弱弱、慌然無助,這讓四無君一時之間閃了神,怔然。
 
「看看你,活像隻落水狗。」不自覺的莞爾,心理所想竟脫口的自然而然。
 
…………」撇過頭,負平生悶悶的抓著自己的髮,垂下的羽翦掩去墨色黑曈。
 
「生氣了?」四無君無謂的笑道。
好心情的他走到負平生的身後,輕柔挑起一繓銀白,放置掌心的柔順,一如身旁的人兒。
 
如此過度親暱的舉動讓負平生感到很不自在,他不安地扭捏了下,一雙手尷尬的不知該往哪擺放,「梳子……」
 
「嗯?」
 
「我要找梳子……」
 
原來,是這樣啊………
 
心裡有種異樣的感觸再發酵,今日的負平生,跟平常見到的,有很大的不同;不若往常的自信凜然、亦非平時予人的冷漠感覺,這讓他感到很新鮮,平時不甚接觸的兩人。 
 
「梳子,在盒子裡。」四無君比了比梳妝檯旁的小盒子。
 
「咦?」瞪大雙眼,剛剛怎麼沒發現到?
 
「需要吾幫你嗎?」挑眉一笑,負平生的反應,四無君全看在眼裡,自己對他可是大大改觀。
 
「不…不用,我自己來就好。」一抹赧色悄然爬升,負平生的視線更是低垂了,他迅速地取來木梳,在那人滿是笑意的注視下有些困難地梳理起來。
 
「真的是不一樣呢……」四無君低喃,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他一直都知道負平生這號人物的存在、聽過他許多優秀的傳聞、彼此更是學堂裡隱形的勁敵。負平生的位置在學堂的角落,自己則在夫子面前,對於負平生的事蹟他一向很感興趣,難得有人的成績能緊咬自己不放,自然是得多加注意了,尤其是那天聖主親臨的選秀,更是讓他對負平生多了幾分讚賞,只不過人兒身上散發的自信太過憂鬱寂然,他在他身上看到的,是一層褪之不去的朦朧薄霧,日益俱增的好奇心令他不斷策劃與他的接觸,但多是徒勞。
於是,當他在落著霪雨的這天見到渾身濕冷負平生時,除了訝異之外,還有一閃而逝的不快。
 
身為他四無君看中之人,怎可如此糟蹋自己?
 
「什麼?」
 
「不,沒什麼。」
 
記憶中的形象在實際接觸後是徹底顛覆,
或許,從明天開始,生活將會變得很有趣。
 
 
 
--------------------------------------------------------
 
拖了多久了?
反正不重要沒關係(汗)
 
結果也只寫出這種程度…|||||||
 
第三章………(遠目)
 
-----------------------------------------------------------
忘記貼天空了XDDDDD(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