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共創】《誘情(?)》.聖邪 四




站在他身後,看這他認真彈琴的樣子,聖蹤一時不曉得該怎樣開口,呆呆的站在尋身後良久,思索這該如何討回自個的『男性尊嚴』?

直接對他說嗎?似乎顯得自己有些小氣……還是把那張千元鈔票直接塞還給他,以示不滿?

躊躇不定的聖蹤,在望見吧檯上那兩位友人正以這看戲的眼神望向自己,瞬間心理以先有個決定!

在讓那兩位不知在玩什麼把戲的好友關注下去,恐怕不曉得又將會發生啥事!

一手搭上正專心彈琴之人的肩上,在戴這面具的人回過頭時,只匆匆丟下一句「跟我來。」聖蹤決定先將人帶進休息室裡在說,免得那兩位滿肚子腹黑的好友又想出什麼鬼點子來。

「你‥是 ……」是昨天那人?

突然被莫名其妙拉走,尋雖不明白對方想做什麼,但基於昨夜那人照顧自個一晚,尋還是任由這他將自己拉走,在繞過吧檯走向後方的休息室時,尋似乎瞧見吧檯上龍宿與劍子兩人有些似笑非笑的神情,敢情那兩人是又在心理打什麼鬼主意?

經過一段長廊將尋帶進休息室後,聖蹤立即反手將門關上並鎖住,他實在不想讓那兩人在繼續插手此事,如果在讓那兩人繼續窮瞎攪和下去,後果不曉得會如何。

「拉我來此,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一路看男子匆匆的將自個帶進休息室,又煞有其事的關上門,尋將臉上的面具摘下後,困惑地問這。

「這是你忘了拿走的東西。」掏出那張昨晚留在自個檯桌上的千元大鈔,聖蹤抓過尋的手,直接將鈔票塞回他手中。

愣愣的看這自個手中那張被塞回的千元鈔票,尋不明白,難道他如此大費周章的將自己拉進休息室,就只為了拿還這張自己對他用以表達謝意的千元鈔票?!

「這是要給你的。」將鈔票在塞回,尋有些不耐的說這,原本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結果只是為了把錢拿來還給他,有這必要還特地將他帶來休息室嗎?

「給我?你以為聖蹤是如此容易打發?」對尋那種態度著實有點生氣,自個辛苦照顧他一晚,連聲謝也沒有,丟下一張紙條和一張千元鈔票即無聲無息走掉,現在又是什麼態度阿!連說句謝謝也不會?

尋蹙起眉頭,聖蹤是那人的名字嗎?「那麼你是嫌一張千元鈔票不夠囉?」聽名字應該不像是個如此勢利之人,怎會這般貪得無厭?

聽完尋的話,聖蹤覺得自己的好脾氣遲早會被眼前之人磨光!「這並不是錢的問題…」耐住性子放柔聲說這,為什麼明明長相就挺俊美的人,腦袋瓜卻像個呆子,連最基本的禮貌也不懂!這是攸關他的面子問題阿!!!

「那麼你所謂的問題是?」偏頭,不耐之情溢於言表,尋可不想一直跟他耗在此,連這兩晚都將自個在PUB裡彈琴的工作丟在一旁,雖然身為老闆的龍宿與劍子並不會跟自己計較,但這畢竟是個責任問題,豈能連這兩晚都丟下自個工作不管?

在次被眼前之人所說的話給打敗,聖蹤覺得自個的太陽穴似乎在隱隱做痛…「佛劍到底是怎麼教你的,讓你連做人最基本的禮貌也不懂?!」

一句話點燃心頭火,佛劍在尋的心理一直是他最尊敬的人,從小被收養的恩情和佛劍無私關懷的照料,才讓尋一度封閉的心得到開解,所以在尋的心理,只有佛劍是他不允許任何人汙衊的!

「是誰和你說的?」自己和佛劍的關係,在PUB一向沒幾人知道,尋的心理有數,一定又是那兩人其中一個說的!「你可以說我不懂禮貌,但你不準說到佛劍半句!」

其實聖蹤自己在說出那些話時,心理早就已經開始後悔了,明知尋是被佛劍收養的,自己還當面說出…在看見尋生氣的樣子,聖蹤更感歉意,自己說的話看來是傷了他了……

正想開口道歉,眼前盛怒之人卻是不給他機會,直接繞過他想打開門離開,一明白尋要走,聖蹤想也沒想兩手就直接反按住門,將尋困在門與自己之間。

「別氣!聖蹤並不是有意這麼說的…」

耳裡雖聽見聖蹤的道歉,卻還是止不住心頭以起的怒火!尋彷若無聞般,依舊執意想開門,無奈身後那雙手卻也是緊緊按住門不讓他離開。

「你先別走!聖蹤真的不是有意要這麼說的……」就是不想看見他生自己的氣,於是乎聖蹤也只能在後面按這門,嘴裡忙這解釋,一場開門的拉鋸戰就此展開。

最後一陣僵持下,自知手裡拿這面具著實不利的人,還是先妥協了「你…!離我遠點……」方一轉頭這才注意到自己竟與他靠的如此近,不喜與人接觸的尋,朋友除了少數一些人外,曾幾何時與人靠的如此近過?一種陌生男子的氣息伴隨這一些尷尬,悄悄染紅了尋原本就較為常人白晢的臉蛋。

他臉上的緋紅,讓聖蹤也注意到自己的舉動實在有些失禮了,這若是用在女子身上,恐怕免不了會被當成一名好色之徒「抱歉。」
看這眼前默默低下頭之人,白白的膚色透這淡淡的紅暈,不若昨晚因酒而染上的不自然紅暈,現下是因這靦腆而紅了雙頰的羞赧模樣,怎能不讓聖蹤由衷的讚嘆一句「好可愛…」

只是他由衷的一句,聽在當事人耳裡卻是分外的刺耳!居然對一個男子說“可愛”?前仇未清又添一筆新帳,尋覺得自己今晚快被氣炸了!一揚手「下流!!!」伴隨的是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尋當場賞了聖蹤一巴掌!

原本英氣勃勃的俊容,左頰卻印上清楚的五指印,臉上左半邊一陣熱辣辣的感覺,聖蹤只覺得這是自己有史以來,第一次!第一次被人甩巴掌!而且對象居然還是個男人,且還說他……下流?!

怒!怒!怒怒怒──!!!

眼前之人憑什麼說自己下流?!充其量不過是靠得近了些,又對他說了句好可愛!這樣就被他列為下流?如果聖蹤真的下流,那昨晚他早該失身了!

眼神一改,忽然惡狠狠的瞪向那甩自己一巴掌之人,聖蹤決定跟他卯上了!「下流?下流是吧?」驀然伸出雙手摟住尋的身子,一手扣住腰身一手按上臉旦,不由分說,低下頭吻住那柔軟的雙唇,毫不憐惜的大肆吸吮啃咬。

被一個男人強吻的感覺讓尋作嘔,面具自手中落下,兩手因身子被緊緊抱住而無法推開,尋的雙手猛抓這聖蹤的背,只是扯亂了他的衣服卻無法阻止他的強吻。

聖蹤越吻越深入,舌頭不經意滑入唇內,原只是想在唇上肆虐洩忿,不知不覺吻過了頭,在尋的口中姿意逗弄,懷中那柔美的身子,身上一股恬淡的膚香,昨晚替他換衣服時的記憶湧上心頭,久違的慾火似被點燃。

在這樣吻下去恐怕真會對他做出下流的事!明白此點聖蹤不捨的慢慢放開尋,有些眷戀的逗留在他唇瓣吻這。

在聖蹤放開自己後,身體一得到自由的尋立即一拳就是往他臉上打去,可惜聖蹤早有防備,擋下那一拳,看這尋生氣的模樣,有些個得意「你不可能在打中聖蹤第二次。」同樣的事豈會在重演第二遍?

正得意的人,錯估了那人現下該有多氣,脾氣更是執拗的定要在報回仇,防了一次沒料到那人冷不防左手一揚,又是賞了一記巴掌給他!

「是嗎?」

「你、你──!」

看這那人狹長的眼兒,瞳眸裡漾滿了水氣,雙唇因方才自個的吻而紅腫,臉上兩頰的潮紅依舊未退,現下的他猶如剛被人疼愛過,不知怎的他就是無法對現在的他生氣。

一陣對峙後終是放棄,兩手一攤「你贏了,聖蹤認輸。」他決定今晚這兩巴掌就當做被個瘋子打,今後不管那兩位好友在出什麼鬼主意,只要是跟眼前這人有關,聖蹤一概不理!

開了門,尋一秒也不想在多待下去,頭也不回的離開休息室,連一向隨身不離的面具也不撿了。

有必要這麼氣嗎?連自己的面具也不要了……

撿起被尋遺棄的面具,雖然前幾秒自己才說過絕不在管他的事,但這面具落在這要是不小心被誰踩過去……

唉!算了,這是最後一次,把他的面具拿去給劍子代為轉交後,聖蹤絕對不在碰跟他有關的事!



--------------------------

我承認寫的很草Orz
隨意嚕,我好想吃掉尋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