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共創】《誘情(?)》.聖邪 二

燈滅,熄火,跑車停在一棟獨棟的日室平房前。

眸光巡視了下,屋裡似乎沒人?無妨!把人叫醒叫他自己進屋就行了吧?思此,聖蹤搖了搖尚閉著雙眼看樣子短時間是醒不過來的人,邊輕聲喚著:「喂!醒醒啊!到家了!喂?」

聖蹤也不知道自己聲音放那麼低做什麼,或許是那秀淨的臉龐上,除了泛著艷紅外,就剩那蹙得死緊的眉頭了,看得旁人就要跟著那憂慮的氣息一起屏著心神,怕稍一大聲,就要打散了那樣叫人噤聲卻又禁不住好奇探近的恬靜。

彷彿,連睡夢中都不得安寧。

「真搞不懂你…」當他回神時,佈著些許厚繭的手指已停在那糾結的眉上按撫,心下一驚急忙抽回,他是怎麼了?

嘆了口氣,罷了!就他一個人,應該是不會被看到他那近似輕薄的舉動(螢幕前的眾:我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趕快將這個麻煩給送進屋子比較妥當才是!遂打定主意,下車繞到車旁,將依然昏睡地不醒人事的邪影給攙扶起來,卻意外發現挨著胸膛的腰,是如此纖細……

他到底在幹麻啊?沒事那麼雞婆做什麼?倒是想到那個像是把珠寶盒穿在身上的傢伙那欠扁的笑容就是一陣無力。正想趕快了事之際,伸手晃了晃邪影,卻只得一聲嚶嚀,人就直往一旁倒去──

「哎!你…唉…」嘆了口氣:「得罪了!」(鶯:不然你是在說心酸的?人家都睡死了,你在跟誰得罪啊?)

上下其手(啥?)好一陣了,很好!什‧麼‧都‧沒‧有?不然這傢伙出門不帶鑰匙是怎麼回家的?翻牆?遁地?(夠了~~~你到底要演獨角戲到什麼時候?)看了下手表,都快凌晨了,這下怎麼辦?還是先安置好他吧!

也沒多少思考時間,當他發現懷中的人因晚風而愈發縮著身子,他牙一咬,將人打橫抱起上車,絕塵而去。

& & & & &

現在,他是咎由自取嗎?

坐在面對著床鋪的沙發椅,聖蹤撐著額望向床上那依舊未有甦醒狀態的邪影,狀若無奈地抄起桌上捏地稍皺的紙包,抽出了根煙點燃,看著飄渺煙霧後的,在那昏黃檯燈暈著的恬靜面龐柔和了起來,他的心,似乎也跟著那單薄的胸膛起伏而產生了一些變化,看著那樣睡得香甜叫人不忍喧擾。

「唔…?」一聲悶吭,是怎麼了?上前巡視,卻發現邪影那身上黑紗都給冷汗給浸濕了,睡著的人嚶嚀著,叨擾整張臉都揪緊著!

「做惡夢嗎?」聖蹤伸指撥開了汗濕貼服著的髮絲,輕輕撫觸著蹙地緊緊的眉頭和略嫌蒼白的唇,指下的觸感不停刺激著心神,卻聽著那細細地囈語:「…不要…不要走…為什麼不要我…為…為什麼…」

誰?難道邪影有著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去?(鶯:= 0 = 你真的很愛想像耶~~~)才一轉眼,便見邪影悠悠轉醒,突然心下一慌,活像怕被逮到剛剛那些個無理的舉動,忙道:「呃…這裡…這裡是我家…你、你喝醉了…我…我又找不到你鑰匙,所以….就把你帶回來了…」覷了邪影一眼,發現仍是無神狀態的恍惚狀,鬆了口氣之餘還不忘搖了搖像是在神遊的人:「醒醒…喂…醒醒…」

「嗯…唔…唔…」邪影回了神,卻是捂著唇要推開眼前的人,聖蹤一臉莫名,扣抓著那顫抖的肩頭,還尚未出聲,邪影一聲「哇…」就倒向那措手不及的懷中!

唉!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啊!

把兩人的衣物撤下洗好晾著,聖縱橫抱著依舊昏睡著的邪影踏出浴室,找來件襯衫給套上,第一次這樣服侍人還真是奇怪…此時電話響起,劃破了一室靜謐。

「如何?吾家的小邪影呢?不會被汝拆吃入肚了吧?」那方像是等著自己的回答,戲道。

聖蹤翻了翻白眼:「幹麻?」這傢伙,大半夜打來準沒安好心!

只聞那方傳來笑聲:「吾忘了告訴汝…他的鑰匙掉在店裡,要來拿嗎?」

「都半夜了!你要真好心就不會現在才講,存心鬧我笑話嗎?」真搞不懂為什麼就是有人這麼閒。

笑聲斷不去那叫人生氣的戲謔:「耶?這樣說就不對了…吾也是後知後覺啊…快說!汝該不會真把吾的人藏到汝家了吧?」

「誰害的啊?不把他帶回來,丟在那邊冷死嗎?」他有一點覺得被設計的感覺…

「呵呵呵…汝想太多了!吾是成人之美啊…怎麼樣?愈冷斂的人應是愈讓人想不到的熱情吧?」

「我不想跟你說話了!叫你旁邊那個過來聽電話!」

「喲?生氣了?」笑聲依舊不減,卻是換了另一的沉厚男聲:「怎麼?」

搖頭,果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寶!「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家的蒼蠅麻煩趕去睡好不好?你們吃飽閒著啊?」

「呵…這是打賭,所以我們才那麼晚打給你…」

挑眉:「打賭?不要跟我說就他剛剛講的那種渾話,我是那種人嗎?」還聽的到那方的笑聲:「吾贏了!吾贏了!我就說他沒那個膽子啦!」

「很好…你們真是吃飽閒著了!」掛了電話,看著那依然佔據著自己床位的邪影,突然輕嘆了口氣,自己惹回來的啊~~~

& & & & &

清晨,斜陽透著窗簾照進了室內,床上的人輕輕翻了個身,他知道,似乎是佔了人家的床,望向一旁那仍閉目休憩的人,檯桌上列著毛巾和水杯,看來似乎被他麻煩了整夜呢!他只是斂著眸。

從很久開始,就已經不曾喝的那麼醉了!昨晚…呵…大概是看到續緣和那痞子的樣子吧!那樣受人疼愛的樣子,著實是叫人羨慕。在那個快要被他遺忘的過去,也有一個小孩是很受著疼寵,可是因為什麼卻不見了?連小孩的笑容。

瞥眼望向那人,似乎有些熟悉,…不是在PUB看見時常和劍子聊天的人?這會兒怎會是在他家?換上了衣服,他頭也不回地走了,一如風拂不留下痕跡。

從來就不會有人期待他的存在,儘管這個陌生人也是。

& & & & & 

他會比牛郎廉價?這樣一張鈔票就要打發他?什麼叫禮貌是不知道呀?不告而別就留個「多謝」兩字?當他那麼好打發啊?(鶯:意思是長篇大論就可以? 聖:這是面子問題…)捏著檯桌上的紙條和千元大鈔,聖蹤的表情是棋逢敵手的讚賞,卻有些猙獰…很好!他徹底激起他的興趣了!

邪影是吧?今晚就好好會一會你!

&&&&&&&&
ps.被激起男人的自尊嗎?請收看下一章《自尊的戰爭》(狂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