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共創】《誘情(?)》.聖邪 一






───── 正文開始 ─────

亮眼的水色藍突然闖入眼中,聖蹤看見疏樓服務生之一的少年走向彈琴之人,優美的琴音有些微頓住,水色服少年似乎正與他交談,到底在說什麼聖蹤聽不見,PUB內的聲音有些吵雜。

「好友,該回神了吧!」劍子將一杯調好的酒往吧檯上放,「聖蹤好友似乎對邪影很好奇?」眼神飄向後方華麗無雙的男子,兩人十足有默契的交換眼神,彼此的想法了然於心。華麗無雙的男子順勢搭這腔…「要是喜歡吾們家邪影,聖蹤可得快些下手吶!汝的對手可是不少哦……」拉長的尾音,故做無奈似的輕嘆了口氣結尾,但臉上表情,給人感覺十足玩世不恭。

聽完男子的話,聖蹤唇角微揚,拿過吧檯上那杯調好的酒,習慣性的搖晃,杯中淡藍色液體混這紅豔,喝下一口,冰涼的液體滑入唇內,甜美的滋味卻是飽含這醉人的濃烈酒意。
「他是不錯,但不適合聖蹤。」順手拍掉搭在自個肩上那位華麗無雙男子的手掌,聖蹤聳肩,不以為意的說這。

悠揚地琴音在這時突然停下,打斷了三人的話題,但PUB內的客人並未受到影響,依舊是做這自個的活動,吧檯上三人注意力很有志一同,轉向總是偏在一角的黑色身影,和今晚莫名湊上一塊的水色服少年。

只見兩人走向吧檯後方的休息室,應當是有什麼話想好好談吧?心理雖充滿疑問,好奇兩人的關係為何,但聖蹤臉上表情卻如往常一般,永遠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等兩人走遠後,劍子首先拉回注意力,轉向今晚話題主角聖蹤那,打趣道:「適不適合,好友未曾嘗試,又怎明白?」

╳    ╳    ╳    ╳   ╳   ╳   ╳   ╳

有別於PUB裡的吵雜,吧檯後的休息室隔音效果處理的很好,通常不到下班時間應該是空無一人,但今晚卻不若往常平靜,內中更充滿濃烈的酒味。

原本該是在外忙碌的服務生少年,與該是在PUB裡彈琴的人,聚在裡面喝酒,少年似乎受到什麼委屈,一雙慧黠的大眼漾滿水氣,坐在少年對面的,是一身黑色服飾的邪魅男子,旁邊放了一面全黑鑲著銀邊地詭異面具,桌上堆滿酒瓶,有些已喝光。

「天履哥,這樣好嗎?把工作丟下跑來這喝酒……」少年兩頰異樣紅潤,睜著無邪的大眼,問向原本應該是在外彈琴的男子。

男子唇上擒著抹誘人的微笑,細長眼兒半瞇這,感覺像是喝醉了,姿態也有些傭懶。「安心吧續緣,龍宿他們沒那麼小氣。」說完,眸子又乎爾睜開,眼神銳利的掃向前方。「反到是你,不是說心情不好要天履哥陪你喝酒。是不是姓洛的那小子欺負你?」
像是被說中心事,少年有些緊張的別過頭「不、不是……天履哥別亂猜!續緣只是心情有點不好而已……」聲音越說越小,絲毫無說服力,邪魅的男子只是淡淡回了句:「是嗎?」少年立刻像是心事被看穿,急這辯解「真的不關子商的事…」邊說邊將倒好的酒湊上唇邊,一口氣全喝下!

「咳咳、咳……」酒很烈,少年喝的太急被嗆著。
「續緣,你在說謊。」

原是想藉喝酒這動作讓自個看來平常點,這下反到弄巧成拙,被瞧出自己是在心虛,少年吶吶地說這「天履哥!其實子商沒錯,是續緣自己太一廂情願,子商…子商跟飛飛才是一對的…」

「誰‧說‧的──!?」

聲音是由門外傳進來,聽完少年的話,男子尚未發言已先被人搶白,由門口走進一名黑衣黑髮少年,直向這兩人的位置走去,眼神自始至終,都是看向水色服少年身上,有別於男子的黑,從門外走來的人,臉上帶這的是既輕鬆又兼帶少許痞樣的笑容,給人一種很隨性的親切感。

「子商…」少年一看見由門外走進來的黑衣少年,眼眶原本已漾滿的水氣,終於不爭氣的滑落「你…不是在…陪飛飛買東西嗎?」些微哽咽的語氣,聽的出少年在說這句話時有多難過,眼眶裡的淚水也像是水龍頭被打開般,直直落下,看憐的模樣,讓黑衣少年忍不住一把就將人拉進懷裡,「你誤會我了…」柔情萬千的一句話,眼神一轉,驀然又恢復一貫的痞樣,轉向在一旁無事人般的男子身上,「續緣我借走啦!」說完,也不管男子答不答應,逕自就帶這人往門口走。

「阿!…我不要跟你走!!!」少年在說完這句話時,人也同時被帶出門外,只餘下滿室的寂靜,獨留男子一人默不作聲,感情的事還是要由兩人自己解決,旁人幫不上忙,更何況,現下的他只覺得頭暈,酒精的效力似乎開始發揮了。

細長的手指在太陽穴上搓揉這,努力抓回一絲清醒,將一向可說是與自個密不可分的面具牢牢戴上後,身子有些搖晃的撐在桌上爬起,一路顛顛倒倒的往門口方向走去,因酒醉的關係,使眼前的門看來有好多個,一陣暈眩,身子像斷了線的風箏倒下,恰好被剛進門的人接個正著。

「汝兩真是有緣。」獨特的口音混雜這笑意,一身華麗無雙的打扮,龍宿看這眼前把人接個正著的聖蹤,他原是想與聖蹤談談休息室內的設計是否有更新的必要,畢竟單調的裝飾實在不符合他龍宿華麗無雙的個性!沒想到兩人才一走進休息室,一個黑色身影就往聖蹤身上倒去。
當事人的聖蹤,對龍宿的調侃像是沒聽見,望了望倒在懷裡的人,輕描淡寫的回了句「他醉了。」

滿身酒味加上眼前桌面上一堆空酒瓶,雖是以面具遮住臉,但明眼人都能瞧出邪影已經醉了,更何況是他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不由的一個主意在腦海中形成…「看來,討論的問題要延後了。」略一停頓,華麗無雙的臉上掛滿了曖昧的笑,龍宿指了指聖蹤懷裡,那位已經醉的不省人事地人「勞煩聖蹤將他送回去。」

聽完龍宿的話,聖蹤輕挑了下眉「龍宿不是有位司機默言歆,可要他將人送回去。」
像是早猜中聖蹤的反應,龍宿不急不徐的回答「汝也知道PUB的工作不適合吾,所以默言歆會被吾叫進來幫忙。」這番話聽來是有理,要龍宿幫忙PUB的工作的確是不可能……

眼神倏忽轉向懷裡的人,像是在思索什麼,沉吟了會後,聖蹤以這一慣平淡的語氣,開口問道「送他回去是可以,但聖蹤該將人送回何處?」

「嗯,這到是龍宿疏忽了,聖蹤汝只要將人送回佛劍家即可。」
佛劍?!「他與佛劍…」是何關係?不知不覺就將心理想問的話說出口,雖然並沒完全說出,但也訝異自個聽見他與佛劍住在一塊時,胸口一股鬱悶感為何?

「欸!他只是佛劍的養子。」當然,華麗無雙的人也不會漏看了方才聖蹤那點異樣的反應。「汝似乎有些緊張?」

清楚自己失態,聖蹤也不多說什麼,將懷裡的人橫抱起,「是你多心了。」丟下這句話後,人也同時轉身離開。

「哦~!是吾多心嗎?」目送聖蹤的背影消失後,華麗無雙的人突然彎下身子,拾起地上遺落的一把銀亮鑰匙「吾若沒記錯,這…應該是邪影的鑰匙吧?」
佛劍去參加誦經大會,還有半個月才會回來,這陣子佛劍家的門應當是會上鎖,今晚寄居的素續緣也被洛子商帶走,恐怕不到天亮是不會回去…

「聖蹤阿聖蹤!汝居然沒發現如此重要的東西遺落?吾真是期待汝要是將人送回去後,才發現門無法打開,汝臉上的表情……哈!今晚真是令人期待的一夜吶。」



──────────

寫這樣,焚鶯鶯會不會難接壓,如果有需要修改在pm我,遇不到你們的某晴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