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共創】《誘情(?)》.聖邪 序[作者:柳燁&心晴&焚鶯]


----------ˇ我是開始的分隔線ˇ-------------------------------------------

誘情(?)---------楔子

那是一個如同夜魅般的身影,每當午夜夢迴,便在夢裡相逢的模糊影像,那玄色的影子,不曾回身,而自己,則僅僅只能望著他的背影。
那是一種渴望,渴望那人能旋過身的情感,日益增長。卻又莫名的害怕,害怕自己會無法承受,但,又為何無法承受?
夢裡的他,雖然是背對著自己,卻仍能清楚地感受到四週散發著的濃濃恨意。
那恨意,夾雜著不捨、悲傷,與遺憾。
夢裡的自己,沉默的望著,看似守護他的背影,默默佇立,卻又像是無法靠近的哀悼……那是一種,幾近崩潰、恨不得殺了自己的悔恨!
那是一種…抑制著胸口、快要無法喘息的痛苦,比巨石壓落還要沉、比千刀萬剮,還要痛。

近在直呎的身影,伸手,卻是遙不可及,
充滿了無限哀傷的夢……


——那慟情逝意的心殤,糾纏了百年、千年,無止盡的撕扯著,卻是連自己也無從察覺的淒然。


╳    ╳    ╳    ╳   ╳   ╳   ╳   ╳


天空染著淺淺的灰黑,地面霓虹閃爍,檔去了月兒的柔柔銀光,掩蓋了星子的點點綻放。繁華熱鬧的城市,翻面過來,潛藏著無數的空虛,美麗的背後,往往抹煞了早已淡然的醜惡,這是世界運轉的定律,即使成千上萬呼喊著不公。
就像資優家庭也會出壞孩子(?)一般,天生反骨的人偏偏就是有,還非常幸運好巧不巧地湊合在一起,不但成了莫逆之交,還合開了間PUB——疏樓。

不同於一般裹著鮮豔糖衣的PUB,疏樓位於繁鬧市街的一小角,這裡沒有顯著的招牌、沒有霓虹燈的點綴,外觀更是一片素雅潔淨的白,要說是唯一相異的色調,大概就只有那掛在玻璃門上,狀似龍形的淡紫色門牌,以染著紅顏的行書刻劃著『疏樓』二字。
如此特殊的格調,總是被那紫衣者戲稱為"沒有特色的特色",他老早就想換去這過度獨特的外觀,可惜約定就是約定,至少白衣人說了,裡面留給他玩,不過問。
較為特殊、也是一般PUB多為採用的,是所有玻璃皆以不透光質料來增設氣氛、也可以算是一種隔離,樓內的人們可以掌控外部情況,外面的行人卻無法窺見其內。
疏樓淡雅的外觀,加上優良的隔音設備,外人眼裡看來,只會覺得這是間無趣的茶坊,為疏樓省去了不少瑣碎的麻煩。這是兩人之外的第三人所做的結論。

╳    ╳    ╳    ╳   ╳   ╳   ╳   ╳

『叮鈴—叮鈴——』
玻璃門被輕輕的推開,門把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聲響,一襲灰衣的人影舉步踏入,悠揚的琴聲同時傳至。

「七點整,聖蹤好友可真是準時。」鈴鈴聲漸歇,擦拭著吧台的男子抬頭,染著銀白的短髮整齊梳攏、純白的襯衫搭配玄色長褲是他一貫的特徵。噙著似笑非笑的弧度,有些刻意的,點出來人的名。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來人不以為意的聳聳肩,一如往常的迎向吧檯坐上熟悉的位置。從進門到就位,一切動作自然的像是在自家閒晃,唯一較是不同的…「怪了,那隻紫色蒼蠅,怎麼今天沒見到?」慵懶的托著下顎左看右看,最後定睛在眼前仍忙碌著的白影上,有些出神的輕輕問道:「劍子,你們吵架了嗎?」

道骨仙風。很難想像在這混濁雜亂的社會裡,居然還有人足以以此形容,更不用說是再適合不過了!他總是一派的豁然、飄邈的,不染凡塵。又有誰能想到,這樣的一個人,職業居然會是PUB的酒保?

聞言,像是聽到什麼天方夜譚似的,被點名的人怔了怔,停下手邊的工作,疑惑的望著他「這是什麼怪理論?」當然,他們不是不會吵架,只是因為沒見到人就等於吵架…那他們倆跟另一位幾乎不曾露面的合夥人豈不天天打架了?「好友,回神吶。」

「哈,你以為呢?」乾笑了聲,聖蹤有些不自在的偏過頭,企圖掩去被抓包的尷尬。飄忽的視線,不經意的,瞥見一個猶如夜魅般的黑影。

少年身著一身的黑,鑲上銀邊的鬼魅面具覆蓋著他的臉,看不清面容、讀不出 
思緒,十指靈動的在與少年同色的演奏式鋼琴琴鍵上不斷遊走,舉手移指,輕靈優雅。單音、連音,基本的音律運用其中,看似輕柔,卻是或及或徐、時而婉轉綿遠、時而渾厚磅礡,流洩出一首首悅耳悠揚的曲子。
少年盤據在那黑暗的一角,除了繚繞不絕的琴音,便不再有其餘額外的動靜,要人不經意的忽略,或許是少年身上散發著的氣質太過強烈,總是覆著面具的容顏又叫人忍不住好奇,即使沉默寡言、一昧的彈著琴,依然是有許多熱切的目光往他身上投注。

到底是自疏樓創建之初就固定報到的人,卻也不曾見過少年面具底下的真實。

聖蹤不禁陷入沉思,好奇心油然而生,灰藍色的眸子幽幽地鎖著少年的一舉一動,即使那只是反覆著不斷彈奏的動作……

「龍宿說今天有家庭聚會,所以會晚點到。」劍子拿出玻璃杯,小心翼翼的一只一只輕輕澆過熱水,口吻平靜的道出昨晚從男人口中得知的消息,完全不把聖蹤早先的失神迴避放在心上。

…………

沒回應。

「好友?」輕輕柔柔的嗓音夾雜著不亞於方才的疑惑。

…………

又上哪神遊了?劍子好笑的看著聖蹤。「好友今日前來該不會只是為了發呆吧?」
語畢,劍子順著聖蹤的視線探去——『哦』的一聲,唇畔的弧度更加上揚了。

『叮鈴—叮鈴——鈴—』
風鈴再度敲響,這次顯得有些連貫雜亂,七點半,疏樓的客人漸漸的多了,雇用的服務生也開始忙碌起來,原本安靜閒適的空間驀地與悄悄上升的嘈雜交錯。

一道華麗華麗的身影也在此時順著人群推門而入、筆直地走向吧檯,充滿自信的琥珀色瞳眸偕同全身散發的風采,是令人別不開眼的瀟灑不羈、任性恣意。
男人停佇在吧檯前,敏銳的察覺到不同於以往的詭異氣氛,他望了望與自己默契絕佳的白衣友人,再順著友人的視線掃去,停在一個定點約莫三秒,最後回歸到身旁不知恍神多久的灰衣男子。眉一挑、唇一揚,男人優雅的舉起他自稱華麗無雙實際上也確實夠華麗無雙的衣袖中探出的大掌輕拍了拍神遊太虛之人的肩頭,獨特的口音同時吐出:「吾說聖蹤,汝再這樣看下去,怕是吾們家的邪影要喊罷工不幹啦。」

男人知道,那人並不喜愛人群,自然也不喜歡眾人過度追逐熱切的目光,因此戴上面具、要求於那一處幽暗。

…邪影。這是他的名字?


--------------------------------------------------------------------------------------------

斷在這種地方真的很莫名其妙~~~(被某晴毆飛)

短短的一篇,出生的過程可真是一拖再拖— —
先是碰上柳超級難得的無敵低潮期,後是XX事件= =|||
接下來是小電罷工懶散期...
加上二度卡文都卡在某聖蹤......(瞄)
最後莫名其妙的出來還斷在很詭異的地方(炸)
好啦= =
一切都是藉口
反正柳是無敵拖稿大王Orz
而且文筆不好…文好難生這樣(哭)
感謝各位不計眼睛瞎掉的危機看完這短短的….詭異楔子(汗)
喂喂~~~雞蛋不准扔Orz

至於那個題目旁邊的問號啊
那是因為咱們也搞不懂是誰誘拐誰啦(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