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寂寞的頻率---寂寞交響樂 by列斯

寂寞交響樂
 
 

「寂寞並不會殺死貓。」
女人說著,將熬煮了九十九隻貓的大鍋用力的攪了又攪。

「寂寞並不會害死黃金葛。」
男人說著,無意識地用指甲尖在心形葉片上留下深濃的半月刻痕。

「寂寞並不壞。」
女孩說著,低頭栽進文字之海,無視左手臂內側滿滿的刀傷。

「寂寞並不是毒。」
男孩說著,十指在鍵盤上如蝴蝶般翩翩飛舞,兩頰青白如病重。

「寂寞並不寂寞。」
我說著,孤獨的原點上從此除了我誰也不剩。

寂寞的人唱著寂寞的歌,寂寞的人跳著寂寞的舞。
寂寞的人看著寂了的山,寂寞的人說著單調的話。
寂寞的人漫無目的遊走,寂寞的人不斷尋找寂寞。

然而從沒發現寂寞正就近輕撫他的髮梢。

「孤獨是好事。」
她哭著,兩手緊抓勒死一切的紅繩。

「孤獨無害。」
他笑著,張開雙手擁抱焚燒後的一切灰燼。

「孤獨並不孤獨。」
他們這樣低喃,漸漸融入只有自己的風景畫。

為了自己留長的指甲刺傷自己,為了自己而畫的水彩糊成一片。
為了自己而買的書籍沾滿灰塵,為了自己而訂的書架歪斜傾倒。
為了自己而唱的歌曲乾澀單調,為了自己而建的堡壘崩毁碎落。

只有一人的遊樂場,旋轉木馬搖啊搖;
最後還是停了下來,燈光不再。

只有一人的對號列車,車廂晃啊晃;
最後還是停了下來,風景不再。

只有一人的腳踏車,車輪轉啊轉;
最後還是慢了下來,陽光不再。

只有一人的世界,孤獨流轉;
最後還是暗了下來,光明不再。

寂寞悄悄到來…
勒死了烹煮九十九隻貓的女人
刺殺了殘害黃金葛的可憐男人

女孩的屍體在文字之海,
蒼白失血-載浮載沉。

男孩的病體在血紅病院,
垂首靜默-只待審判。

寂寞的他們衰弱且無力哀嚎,盲目並了無希望
寂寞的我們孱弱且發顫懼寒,聾耳並雙手殘傷
顧著抱緊自己,一邊卻去尋找溫暖
縱使身軀欲墜、腳步顛簸

然而寂寞國度邊界無限,誰也無法逃脫
無法跳脫-即使是只剩一俱風乾枯骨的油彩畫

許多人起身,出發到陽光邊境
許多人消散,墜落到暗影深處
少許人閉眼,只是等待
等待造物主巧妙的一棋將命運打敗

將軍一聲如交響樂鐃鈸爆破
蹲臥原地的我猛然睜眼
蹲伏的其他人瞬間抬頭

終於,世界只剩我們
孤獨的群體、寂寞國的居民
一邊用殘廢的雙手互相探索,一邊側著聾耳傾聽

本該不存在,本當聽不見

發自體內、瞬間迸發的絢麗樂章
-寂寞交響樂。
-------------------------------


....咱也應運了一篇= =(茶)
可是格式不太像歌...orz

是說是時候該開個"寂寞資料夾"
咱要好生收錄這些寂寞

---準備迎接日出的,謎謎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