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章一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章一
 
.
 
 
 
他困厄地眨動好似覆上一層水霧的眸子,然後像是看到什麼妖魔鬼怪似的迅速闔上,約略幾秒,又以極緩慢的速度小心翼翼地張開。
 
眼前之人跟少年看似差不多年紀,卻已散發出不凡的氣魄與強烈的存在感。
 
「吾就這麼像毒蛇猛獸?」
來人緊蹙著一對好看的劍眉,略帶稚氣的面容上實在沒什麼好臉色,似乎是很不滿少年的舉動,有種被打擊到自尊的感覺。
 
 
怎麼會是……他?
 
萬萬想不到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居然會是這個宛如天空般少年,他想開口,被凍的發紫的雙唇卻不住顫抖,氣虛的他,才赫然驚覺,自己竟然連一聲喉音都發不出,只能瞠大雙眼,對望。
 
…………」見少年沒答腔,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那人沒好氣的瞪著少年,而且還能明顯地感受到從他身上隱隱散發出的不悅。「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他也是沒有撐傘,就站在這兒陪自己淋雨嗎?
但是他好像很不高興?
為什麼……?
 
「你…我……」好不容易擠出一絲絲微弱,少年卻是不知該答些什麼,一手扶著牆,他想試著站起,奈何早已酸麻的雙腳就是不聽使喚。
 
「負平生。」
 
嘆氣般的語調在少年耳邊輕輕響起,旋即便感覺到一股力道將他整個人拉了起來,有些拿捏不當的力道讓負平生在起身後踉蹌了幾下,僵直的腰跟尚未恢復機能的雙腳更是讓他重心不穩地直直往那人的方向跌去。
 
千均一髮之際,他穩穩地接住了他,還十分大方地出借自己的胸膛讓他靠著平復喘息。
 
「謝謝你…四無……」
 
細如蚊蚋的話語自負平生凍的顫抖地唇齒間吐出,他低垂著眼眸,雖然是很感謝對方對他伸出的援手,但,就是不明白,為何是他?
 
直到觸碰上負平生全身上下無一不是冰冷濕透的身子,四無君這才大感不妙,他是不知道負平生在這兒蹲了多久,但依他的狀況,絕對有半個時辰以上!心中暗暗叫糟的當頭,四無君也同時將人攔腰抱起,直直往自己家中走去。
 
「四…四無君…,你要做什麼?!快點放我下來!」
毫無預警的騰空讓負平生嚇了一大跳,不習慣與人這般親密的接觸,雖然使不上力氣,負平生還是盡其所能地不斷掙扎。
 
「你安靜點!」懷中人兒的抗議舉動在四無君心中燃起一把無名火,他加重了臂上的力道,就是怕人一個不慎給摔了下去;尚未完全褪去童音的低斥透出幾許威嚴,倒也是讓負平生乖乖安份下來,見狀,四無君狀似滿意的鬆了眉頭,加速腳程往目的地前去。
 
 
╳    ╳    ╳    ╳   ╳   ╳   ╳   ╳
 
 
負平生現下就站在四無君的房裡,他換上一套四無君丟過來的乾淨衣裳,現在正拿著布替自己的長髮反覆擦拭揉乾。
手上忙著眼睛倒也沒閒著,眼前的一切讓他無暇分神思考四無君為何要幫助自己的原因,他好奇地轉動滴溜溜的眼珠子四處打量四無君的寢室,同樣屬於貴族,四無君跟自己的廂房卻是天壤之別的不同,這兒有強勁有力的字帖、飄邈悠遠地畫作、看的出是上好材質的桌椅、上等的瓷器與白玉裝飾,以及四無君一進門就強壓著他坐上的那張柔軟寬敞的床榻。
 
奢華卻不繁複的寢具、明亮寬敞的空間,同樣身為貴族,為什麼自己和他的待遇會差別那麼大?
 
負平生思索著,自己的房間並不大,一張桌子一張木板床,中間頂多幾個步行的距離,父親說這是為了讓他能專心唸書、心無旁鶩,而那張床則是為了磨鍊他的警覺性,只有在最困苦的環境才能造就出最不凡的人,這是父親對他的期許……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每個貴族孩子都是這樣,現在看來,他覺得自己像極了堅固又破爛的牢籠裡的鳥兒,每天規律的生活,讀書、習武、用膳,固定時間到了就寢,一大清早又被喚醒重複的一天,然而,就在那個消息宣佈後,自己的休息時間更是少的可憐,就連原有的殘餘自尊都被打壓的幾乎要消失殆盡,他不知道為什麼父親要這樣待他,他是家裡的獨子,一出生就注定孤獨,外界對他得天獨厚的出生環境煞是欽羨,每每有人對他投射敬慕的目光或示好的接近,他都只能回以無奈的苦笑,他一直不懂,身為貴族,到底有什麼好、有什麼值得人稱羨的?
 
但是在這裡,他第一次體會到其他孩子對於貴族孩子的欽慕……
他羨慕起四無君,這樣才是,真正得天獨厚的貴族子弟吧?!他想。
 
 
雙手無意識地不斷重覆揉搓的動作,回過神來,負平生才發現頭髮居然被自己搞的亂七八糟,他望著銅鏡中的自己,不覺愕然,想借用扁梳來梳理糾結的長髮,卻是遍尋不著,只好苦著臉用手指隨意撥髮梳弄,稍微整理後,又覺得好似有哪兒不對勁?
 
到底為什麼梳妝檯前會沒有梳子?!
 
或許是不曾如此簡便的整理頭髮吧!後天嚴厲的教育造就他一絲不苟的習性,這讓當下的負平生感到相當不踏實,他隨意撥弄了幾下後,對鏡中自己的儀容仍是不大滿意,最後乾脆自暴自棄似的胡亂甩動腦袋,任由銀白色的長髮在空中散亂飛舞,他是真切地希望當自己停下來後頭髮能乖乖地回歸平順並不再亂翹…………
 
 
 
 
-----------------------------
 
其實小負的異想天開就是柳每次頭髮亂七八糟時常做的事=____________=
至於下場……還是乖乖拿梳子吧(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