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序章

被遺忘的故事---千秋夢--序章
 
 
 
 
不過,我告訴你,
這全是夢中所見,是夢的故事。
          ────格林童話<強盜新郎>
             ──────Level 7
 
 
 
那是個下著雨的冬天,雨下的又綿又細,滲在刺骨的寒風中。雨水是冰冷的,墜至地面匯成的小水洼,泛起好幾個大小不一的同心圓,正在擴散的當頭又被落在同個水洼上的雨滴打亂了弧度。
 
──殘破不堪地漣漪在小範圍裡胡亂波動。
 
街上的人們交錯匆忙的奔走著,踩破了水洼濺出幾些水花,溼了下襬還不忘回頭咒罵幾聲,但這只是幾乎每個水洼都會出現的小小插曲,沒多久,人為的波痕就被落雨的旋律拍打回歸。
 
共生於世上的大自然,似乎才是這世界的主宰,前一秒他還晴空萬里,後一秒便落起如牛毛般的雨絲,他甚至影響部分人們的情緒,利用季節與天候,享受人們變幻莫測的心情,就連君主要出兵打仗也得徵得他的同意,無論是天時、還是地利。
 
──人在自然面前永遠邈小,他永遠讓你料不到。
 
雨下的雖然不大,但透過寒風吹襲也是凍人,人們不是緊拉衣裘就是挨著紙傘,就連平時隨隨便便都能看到的乞兒也都消失無蹤,大概是到哪兒避這寒流去了吧!
 
時間朝著既定的軌道慢慢推移、留連在外的人們也愈趨稀少,但總是會忍不住頻頻回頭,好奇地對某個地方望上一眼,再帶著各種臆測與疑惑離去。
 
那是一個攏著陰影的轉角,那裡沒什麼怪東西、也沒特別吸引人的裝飾或設計、更沒冒著凜風的小販在那兒擺攤;只有一個少年蹲坐在那兒,他雙手環抱著膝蓋,將頭深深地埋起,那身子骨看起來大約有十來歲吧!他縮瑟著小小的身軀,在那兒一待就是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多一點,他就那樣蜷著身子任由寒風肆虐細雨拂身,即使在這之間曾有好心人勸他回家、或是要送他回家,他都拒絕了。
像是使性子般,不言不聽。
也有人對他抱以輕蔑或異樣的眼光,但他空茫茫的曈眸始終注視地上落雨的旋律,未有任何反應。
 
他始終蹲坐在那兒凍地不住發抖,他知道走過的人們都在看他,但頂多一下子而已,大不了再加上一些碎碎私語,所以他不在意,事實上,他覺得再也沒什麼能讓他在意的了。自己的價值在哪裡?難道只是為了成天讀書讀書再讀書、練武練武再練武,然後好跟別人競爭比較、好讓父母到處炫耀?!
 
他真是受夠了!
 
所以,他逃了出來……但是,他能逃到哪兒呢?
 
再度拍掉一隻不知是真心還是不懷好意而伸出的手,少年仍是連頭都沒抬,繼續跟地面無語相對望。
望著被雨滴敲打的地面,神遊於過往的生活。剛開始,每天每天的挨罵與鞭打,總是父親一聲聲的不成器、母親一串串的無言淚,每每父親訓示過後,母親會抱著他,要他好好念書,不該老是跟學堂的孩子們到處亂跑亂玩、要他要成為有用的人,不要給爹娘丟臉,只因為,只因為他們家是貴族,丟不起這個臉,爹爹老是對自己大吼──我們家養不起沒出息的東西。
 
他生活在爹娘的情緒裡,那時的自己一直以為,他只要好好念書、習武,讓夫子跟師父稱讚,等到獲得真正肯定後,爹娘就會滿足──
 
直到那件消息宣佈後,那件本該是令人欣喜、帶給全家榮耀與肯定的消息宣佈後,他才知道……
 
一切,都沒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
 
 
所以,他逃開了,即使他知道,逃不掉。
 
 
思緒到此驀地打住,少年的身軀因突來地一陣寒風呼嘯而冷不防打了個冷顫,他試著眨動水濛濛地雙眼,這才發現──那人的影子怎麼還沒移開?
 
怎麼會有人被自己的惡劣態度揮開後還站在這兒陪他吹風的?
 
緩緩扭動僵凍的脖子,他有些艱難地抬頭,就是想看看是怎麼樣的一個傻子,居然白白浪費時間在這裡跟他耗?
 
好不容易對好焦距,定睛一看──
 
 
霎時,撞進一片與此時灰濛天空不同的藍天。
 
 
 
 
 
-----------------------------------------------------------------------------------------------------------
 
上帝保佑這篇不會斷頭-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