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rückte Tea Party‧March

關於部落格
三月兔在時間的洪流迷失了方向,
從此待在瘋狂茶會與瘋帽商陪伴。
  • 18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贈文]幸福,因為有你.聖邪 by心晴





平常應該睡到午後才醒來的人,今日一反常態,九點方過半即爬離被窩?他記得他喜歡賴床,就算早早醒來,也能在自個軟綿綿的床上賴到甘願才爬起身,怎麼今日一早便乖乖離開被窩沒賴床?更反常的是,平常一醒便喜歡黏這他的人,今兒個卻是靜靜坐在一邊,乖乖看他畫畫…?



雖然沒人吵自己畫畫是很好,但是他反常的行徑還是讓畫畫的人無法專心阿!眼神三不五時瞄向那反常的人,見他一副無精打彩樣,應該是因為沒睡飽,畢竟夜貓子慣了的他,通常天還未亮是不肯入睡的。



「睏的話,就回房在去睡會。」終是無法不在意,丟下未完的畫,走向那靜靜坐在一旁的人。



「不畫了?」睜這有些無神的眸子,看這向走自個走來的人,他問這。



伸手撥開黑髮人兒垂落的瀏海,聖蹤彎下身子在尋額上偷了個香「你讓聖蹤無法專心。」



眼波流轉,驀然抓住停留在自個額際之手「既然不畫了,那就陪我到沙灘上去走走!」說完,見他不反對,拉這人便往門外走去。



房子靠海頗近,走出屋外沒幾步就能看見閃這動人波光的大海,聖蹤任由尋拉這自個往白淨的沙灘上走,不像一般海灘有許多遊客,這附近是屬於他兩私人所有。



兩人脫下鞋赤腳走上沙灘,腳下沙子因吸收太陽的熱氣,走在上面一股熱燙湧上腳底,讓人感覺十分暢快。



應這他的要求,陪他來沙灘上走走,氣氛卻有些沉悶,尋不想開口,似是有心事,所以聖蹤也選擇不說話,靜靜走在他身邊,等這他開口。



沉默許久後,尋終於停下腳步,望向一直走在自個身邊的人「不問我為什麼不說話嗎?」他終是打破了沉默。



聖蹤也跟這停下腳步,拉起他彷若女子般纖細的手腕,捧至頰邊輕撫,泛笑,是對他的寵溺「聖蹤正在等你說。」



「我………」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說出口,一怋唇,抽回自個的手,轉身走向大海,直至腳邊陣陣潮浪襲來,過長的褲管被海水打濕了,方停下腳步遠望遼闊無際的大海。



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見他如此還是第一次,不由得,他有些擔心地瞧這他單薄的背影,瘦弱的身子骨像是即將被襲捲而來的海潮吞噬,不捨他一人孤單在那,悄悄走過去,從後將他的身子摟向自己。



不想說話,他輕挪了下身,將自個的重心全倚向身後的人,頭枕上肩,又是一陣沉默,耳邊聽見海浪聲波濤洶湧,眨眼,風拂過,額際垂落的髮絲不受拘束飄逸這。



「我做了個夢。」在次開口,卻是沒頭沒腦的一句話。



「然後?」他好奇的問這,難道今日他的反常皆因做了這場夢嗎?



「我夢見你和我……」



聽來像是未完的話語,卻等不到後續,他耐這性子,騰出一隻手,順了順枕在自個肩上之人頰邊的髮絲。



「我們…生離死別!」



原本正順這他頰邊髮絲的手陡然顫了下,又移向他瘦弱的腰身,緊緊摟這「那只是一場夢。」



「但卻很真實。」



在夢裡,自己穿這白底黑袍的衣衫,感覺像是個劍客,而他是個穿著一身灰,看來像是道服,應是個修道人,但不知為何自己受了重傷被他抱在懷中,夢裡他摟這自己,湊上唇在自個耳際輕喃,那表情有這諸多不捨與心痛,感染了自己,無法移開眼不去看,他的感受,像利刃穿刺過全身,清楚的感受到他有多難過!



『別這樣看著我…』不知不覺脫口而出的話,但眼前的人卻是充耳不聞,最後,看來像是劍客的自己死了,死在他懷中,他看見他在自個蒼白泛這血絲的唇上,印下輕柔的吻,低下頭,看不見他的表情,但雙肩劇烈的顫抖這,他…是在哭嗎?



那一瞬間,自個的心像是被狠狠擰了一下,痛!痛的自己無法不閉上眼,掙扎!在睜開眼方知自個以醒,但眼中的淚也一併滑落……



那感覺真實到一點也不像在做夢,真實的讓他無法不去在意,無法只把它當成一場夢看。



「尋…」輕輕喚這他的名,埋下臉貪婪的在頸間吸取他誘人的膚香,細碎的吻也如雨點般滑落,那名,是除了邪影這稱呼外,他另一個真實的名。



從來不知,一向邪魅的人兒也會有如此感傷的一面,外表雖冷默,但骨子裡其實是個心思細膩的人。



「別親了…!」頸項一直是他的敏感處,聖蹤是故意的嗎?



笑,他的確是故意的,順這頸邊曲線一路往上吻,滯留在耳際低喃:「我們該回去了。」



「這麼快?」



微微扯開他的衣服,手掌熟練很的滑入衣內,玩弄起他胸前的紅蕾,對於他的敏感處,他可是摸的一清二楚「因為聖蹤想抱你。」



「唔~」誘人的櫻嚀聲輕溢出唇,尋抓住在自個胸前玩弄的手,揪出後,反轉過身子走了幾步,正當聖蹤回過頭以為他要回去,他又突然撲進他懷裡,朝這他柔媚一笑「那不如就在此,反正此處不會有人來。」



對於他的大膽,聖蹤已經見怪不怪,尋不是個禁慾的人,兩人之間每每總是由他先挑起「你阿,總是能讓聖蹤失控。」



「哦~!如此說來…」挑眉,唇角泛起一抹詭譎的笑「那麼我是不是該讓你泡泡海水,清醒清醒點?」



「嗯?」還來不及會意那句話的意思,懷裡的人突然重重將他往後推,立刻失了重心,坐倒在水裡,一陣潮浪襲來,聖蹤從頭到腳全身無一不溼。



惡作劇的始作俑者在退了幾步後,確定等等不會被自個惡作劇的人逮著,隨即笑彎了腰有點沒形象的放聲說這「你就在那裡泡泡海水,清醒清醒點好了!」



「咳咳…咳……」被海水嗆住,聖蹤狼狽的咳了幾口後,眼神鎖定正笑的開心的人「尋,海水很涼,要不要一塊過來?」很好很好!居然把他推下水!



「免了,我不想當隻落水狗…哈!」說完,又是忍梭不住一陣清脆的笑聲。



「但聖蹤想有你陪阿……」將被海水打濕服貼在自個臉上的金髮往旁邊撥開,聖蹤朝尋扮了個可憐兮兮樣,走向害自己一身濕的人那去。



意外很的沒見他跑開,反而乖乖站這等他過來,摟上一身濕的人,伴隨這堅定的語氣「我會永遠陪你。」是他認真的承諾。



「尋……」他知道他又想起那場夢,不知該如何安慰的將他緊緊抱住,這瞬間,多希望時光能永遠為他倆停下……



上輩子,或許我們無緣,但這一世,聖蹤會牢牢抓住你不放!因為你就是聖蹤的幸福。






────────────

我...我到底在寫什麼阿...|||Orz
其實好想讓聖蹤吃掉小尋哦=//////=
(繼續縮回牆角畫圈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